涞水县张秀芝老人多次被绑架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4月20日】我是一个农村妇女,今年62岁,95年有幸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百病缠身的躯体渐渐无病无殃,身强体健,给我的家庭减轻许多经济负担。修炼之前我是个心眼小的,爱动气的人。不懂得忍让,不会宽容待人。修炼大法后,我把这些坏毛病,坏心眼都改掉了,时刻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我的身体得到净化,心性提高了,思想境界升华了,家庭也和睦了。与人为善,真诚待人,是大法使我懂得了如何做人与怎样做一个好人和更好的人。大法使我开始了真正的人生,也使我深深的体会到了,人拥有健康的体魄,纯洁的心灵是多么幸福与快乐。

99年7.20邪恶势力开始迫害法轮功,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好的功法当权者不去弘扬,反而要迫害,我心如刀割,因此就去北京上访,跟政府说明法轮功的真象。走到半路就被公安恶警堵截绑架回来,第二天又和几个功友去县政府,反映当权者镇压法轮功是错误的。结果又被半路截回,就这样反复几次,上访都没去成。反被恶徒列入黑名单,成了江氏团伙严重迫害的对象。

不几天村干部在上级的指示下,办起了洗脑班,我村所有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关进小学教室。恶徒整天对我们大呼小叫,疯狂迫害,我们吃不饱,睡不了,一关就是十几天,最后被罚款300元才被放回家,虽然回家了并没有人身自由,不论是早晨,晚上,深更半夜,农闲,农忙,还是寒冬酷暑,村里的喇叭一点名就得去报到,否则就会招来意想不到的迫害。

2000年镇政府又非法办起洗脑班,我又成了被迫害者之一,在那里恶徒一伙不停的放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电视、广播,对我们疯狂叫嚣,气势汹汹,用各种酷刑,不断的毒打,折磨大法弟子,不叫吃饱,不叫睡觉。半月之后逼着我写保证书,罚款1000元。我家人不修炼背着我拿出200元钱,请了贪官一顿饭才算了事。

事隔不久我去同修家串门被恶人举报,镇政府非法绑架我和两个同修,送到涞水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15天。

2001年12月27日我撒发传单时被恶人发现举报,又被东文山镇派出所恶警抓捕,关进暗室逼问传单的来源,我不说,他们就左右开弓打我嘴巴直打的我满脸都是血,肿胀起来。之后又扒掉我的上衣拳打脚踢,打的我浑身是伤,不能站立,不能行走。衣兜里的90元钱也被恶警掏走窃为己有。第二天恶警把我转到涞水县公安局,扬言拘留我半个月,谁知公安局一伙非法关押迫害了我100多天。在此期间,他们暴力毒打,百般摧残都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这颗心。他们就又心生诡计,说用车把我送回家,结果送到村办公室,强迫村干部找来我的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丈夫,儿女,给他们施加压力,说如果我不放弃信仰就把我带走继续迫害。他们软硬坚施,横眉冷目,亲人们在邪恶的强大压力下,在人性扭曲的情况下,使用各种招数强迫我放弃修炼,他们好多人强行拿着我的手在他们所写的“转化书”上按了手印。企图让我背叛师父,背叛大法。这一切我坚决不承认的,虽后被家人领回家,回家几天后,我才知道那些贪官恶警又趁机敲诈了我家2000元钱。

2002年8月26日深夜不知何故镇政府头头,恶警,伙同村干部突然闯入我家,再次非法把我绑架到拘留所,同时把我的大法书、师父的法象、录音机、讲法录音带等全部非法抄走。在拘留所里,为抗议非法关押与迫害我多次绝食绝水,我被迫在雪地里躺了好几天又被搬到冷房里,直到生命垂危,恶徒怕担责任才通知家人接回。这一次迫害又长达100天。

4年来由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给我的家庭造成巨大的灾难。我的丈夫,儿女,亲人精神上受到严重的打击。经济上受到重大损失,对我身体摧残。导致我的家庭动荡不安。

善良的人们,亲人们!现在全世界有上亿人炼法轮功,遍及60多个国家,获得上千个褒奖。只要走出中国大陆,就可以看到到处都是炼功和讲真象的人群。每个人只要用心想一想,就会明白60比1的含义,就不会被谎言所迷惑。在江氏的权力范围以外的任何国家都没有“自杀、自焚、杀人”的事情,没有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的事情。相反在世界各国法轮功的修炼者都享有和平、祥和的美誉。

在这里我也真诚的奉劝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们:请你们认真地审时度势,冷静地了解一下法轮功,你们也是被欺骗的受害者,赶快回头,否则后悔莫及。

同时我也正告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仍不思悔改的恶人们:国家法律找不出一条说法轮功犯法,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我们会在适当的时机起诉你们!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于2003年1月20日正式成立,对于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凶手,不论天涯海角,不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海外法轮功学员已经在美国、西班牙、德国、比利时、韩国等多个国家把江 告上法庭。历史将证明:正信压不垮,苍天不可欺,善恶岂能不报?!只争来早与来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