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障碍,堂堂正正讲真相――聊天室里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4年4月22日】随着正法进程的飞速推进,大法弟子们都在采取各种形式来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利用网上聊天的方式给大陆同胞讲真相。世上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是为法而来,那些网络工具也都是为大法而设,为我所用的。网络服务成了讲真相的场地。

语音聊天为快速讲真相提供了便利条件,一段时间我主要使用语音的方式讲真相,当对方需要真相资料时,再结合使用信箱及文字室的功能。那时综合使用这些工具真是得心应手。

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充分利用了当时的热门话题来吸引大众的兴趣,比如长春真相电视插播,江泽民卖国的消息,香港反23条游行,萨斯病、禽流感的传播等等。还注意使用和他们最有切身利益的话题来交谈,对不同的群体,诸如学生、家庭妇女、中年人、知识分子、下岗工人、政府官员、警察等等各用不同的侧重点来切入,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我发现这个虚拟的世界里却演绎着真实的故事,在救度众生的同时也给自己提供了修炼的另一场所,其中暴露出许多执著,也破除了一些自我设置的障碍。下面用聊天室里发生的一些特殊例子,向同修汇报一下在讲真相时修炼自己、突破障碍的过程。

1.不断调整方法

讲真相的过程中,也是在不断调整着方式方法,同时修炼自己的过程。起初是采取公共大厅贴屏的方式,看到真相的人比较多,可受到辱骂的次数也比较多,甚至被网管踢出聊天室。随着经验的积累,我后来多采用先在大厅贴一些真相资料以吸引人的注意,一有人搭话,就立刻转入与个人的谈话,可如果一开始就讲真相,对方不是不听就是加以谩骂,所以采取了先聊一会他们喜欢的话题,再进入主题的方法,他们往往容易接受。

可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却走了一段弯路。由于一些人受江氏集团的欺骗宣传,对大法有很深的误解,所以一听到谈法轮功话题就反感,甚至辱骂。所以我就想如果能先聊些他们喜欢的话题,大家成为朋友后,有了信任感再谈大法,他们不是更容易接受吗?如果在聊常人话题时,能让对方佩服,那么谈大法时,他们不是会自然地信服吗?由于这种观点,我在聊天时,就使出浑身解数与他们大谈一些常人话题,什么文学艺术、历史、哲学、宗教等等山南海北地大侃一气,还得意自己知识渊博,甚至把仅有的一点点周易知识也拿出来卖弄,陶醉于几个人坐在小板凳上听自己讲课的感觉。那时打字也不快,这样做的结果把自己累得够呛不说,往往聊了半天,刚想提起正题,对方却说:“谢谢和你聊天,我该走了。”浪费了不少时间,可自己却认为这是“先期投资”,长期滞留在同一聊天室,认为和他们熟悉以后,等讲真相时明白过来的将是一大批人。

这样做的结果是浪费了宝贵的讲真相时间,还产生了自我的执著。后来通过师父的慈悲点化,我调整了方式,把常人话题只是作为一个后备,比如有人一听法轮功,不想聊,我就说那聊你的话题吧,往往没聊几句,对方首先谈到了法轮功。在聊那些常人话题时,也是以虚心的态度,而不是以前那种想压制别人的作法来显示自己。当别人佩服自己的观点与学识时,就告诉他们这是因为我学了法轮功,从而讲真相时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2.以轻松的方式讲真相

我在现实生活中是个非常严肃的人,别人也认为自己沉闷、呆板、不随和,可如果这一套也拿到聊天室里,将会失去很多机会,别人认为你不近人情,根本就不想再聊的。通过在聊天室里一段时间,自己逐渐培养了一些幽默感,可以营造一些轻松的气氛,使自己想谈的话题能更顺利进行下去。我们的目的是救度众生,如果能讲清真相,不妨在方式上轻松一些。

有一次,我刚上聊天室,一个女士叫“向左走,向右走”来找我,上来就开一个很奇怪的玩笑。我刚“啊?”了一声,她赶紧说“我知道会吓坏你的,对不起,我走了。”我说:“你是把我吓了一跳,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聊聊。”自我介绍了几句后,她就走了。一会又来找我,问我她不在时我都在做什么,我说:“我在听人谈法轮功。他们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然后我就讲起了自焚真相。她听完后说:“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法轮功是冤枉的,以前我最恨那些自焚的人了。”我说:“你现在知道事实真相了吧,多少人被江灾民的宣传所欺骗啊。”虽然以那种方式相遇,可整个聊天过程,我们都是在谈法轮功。我又告诉她法轮功在海外弘传的情况,还把一些善有善报的小故事贴给了她。她说法轮功这么好,回去后会告诉单位同事的。她很感兴趣地问了许多问题,还说有机会她也要学。她因为有事不得不离开时,让我以后到聊天室来找她。虽然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她,可她已经明白了真相,改变了原来对法轮功的态度。我为没有因为自己的性格特点,而失去一个讲清真相的机会而感到欣慰。

3.可爱的年轻人

在初上聊天室时,我接触到的都是一些20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知道我的年龄后,说阿姨你好老了,我们没有共同语言。而我也不想和他们聊,感觉是他们打字飞快,说话胡闹。谈到法轮功真相时,就嘻嘻哈哈地打许多字来谩骂,根本不谈正题,也不反驳,使我无法再讲下去。所以我就一直找中年人聊天。这个障碍使我聊天先问年龄,很长时间心安理得地忽略着那些年轻人。

当意识到救度众生的对象不能自我选择时,我有意找一些年轻人谈话,当自己的心态摆正时,发现与他们也不是那么难以沟通,而且谈到法轮功真相时,他们只要能听进去,就能很容易地接受了。有时碰到一些不愿和我聊的人,我心平气和地告诉他们,我比他们年长些,应该在学业与生活上对他们有所帮助,不一定非要和同龄聊啊。有些人就向我谈起他们的学业甚至交朋友的事,谈到上大学自己想报的什么专业,可家人让报另一个他不喜欢的专业等等困惑。我在尽力帮他们的同时,也向这些学生们请教一些电脑上的技术问题,他们很高兴地做些解答。在谈到真、善、忍的做人道理时,很自然地聊到了法轮功。谈话气氛很融洽,最后他们大多都改变了认识,对法轮功有了正确的态度。比起那些自认具有丰富学识与社会经验,从而形成一套明哲保身世界观的中年人来说,讲真相要容易多了。

一次,我到一个语音聊天室,排到麦克风后,就在大厅讲起了法轮功真相。由于事前我做了一些准备,考虑到常人的接受能力,把一些善恶有报的小故事作了修改,尽量在最短的时间里传达最大的信息。然后配上大法的音乐,先在聊天室找个别人试了讲话与配乐的音量高低,所以效果很好。大厅不断有人打出讲得真好,音乐真美的短语。当网管拿走我的麦克时,我基本上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

她说:“刚才那人的声音很标准,不知她是不是在放录音。不过我们这里不能讲那个话题,这位朋友你也不能不介绍一下自己,一上来就讲法轮功的。”我一听:嗯?这么说我要是介绍自己了,就可以讲法轮功的真相了?我就打字说要介绍自己,接到麦后,我诚恳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年龄、工作,说自己是在海外的,今天第一次来到这个室,希望能和大家成为朋友。我们采取这个方式来告诉大家真相,是因为江泽民进行网络封锁,信息封锁,使人们得不到应该知道的真实消息。网管又接过麦说,“你说在海外,我们不信,你得说几句英语证明一下。我们这个室的人都过了英语四级考试,可以听得懂的。大家欢迎她用英语给我们念段再别康桥吧。”我心里好感动,这么单纯的年轻人啊,怎么可以没有机会知道真相啊。我接到麦后,用英语开始讲了起来。我先道歉说明今天没有准备“再别康桥”,当然也可以当场翻译一下,但那些已经翻译好的是经过仔细地推敲,才更能表达原诗的韵味。然后我就讲起法轮功的真相,我用比较缓慢的语速,清晰地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形势,以及江泽民为了一己私利,挑起的这场对正义与良知的迫害的实质,也告诉他们如何在这个问题上摆放好自己的位置。

我讲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下面掌声鲜花不断,有人不断打出“原来是这么回事,江这么坏啊,我们知道了。你的英语真棒,教我英语吧”等等话语。当然也有负面的反馈,也许是有人让网管封我的IP,她接到麦后说:“我不踢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说话权利,如果她再要麦,我还给她。”我觉得已经基本达到了效果,就没再要麦,和那些排队等着与我聊天的人打起了招呼,给了他们我的通信号码,以后又对好些人讲了真相,甚至还有些人是朋友介绍来的。

这次经历,不仅破除了我不和年轻人聊天的障碍,还破除了长期以来形成的另一个障碍,给了我极大的信心。当我听到网管说我的声音标准时,心里是半信半疑。因为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说话声音太过生硬,所以打电话很少和人聊天,总是说完事就完,今天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我的声音好听,是配了大法音乐的威力吧。也许是为了旁证一下这个评论,一个同住的女孩过来,问我早上是不是开收音机了,我说没有,是我在给人讲法轮功真相,她说声音很好听,象播音员一样。我听了真高兴,大法弟子都是有能力的,千万不能妄自菲薄,人为地阻碍了自我能力的发挥。

语音聊天室里的经验,为我以后打电话讲真相奠定了基础,所以我没有出现那种别人初期打电话时“手脚冰凉,浑身发抖”的情况,能够自如地讲出自己想讲的话。

4.成人话题

聊天室是个鱼龙混杂的大杂烩,充满了无聊、肮脏的话题。如何能不受干扰地启发他们的良知,也成为我修炼心性的一项内容。

中年人的聊天室经常有些男士要聊下流的话题,这种人还好区分,不和他们聊就行了。可那些谈起别的话题显得温文尔雅的中年人,一提法轮功,有些人也破口大骂,说出许多肮脏的话语来,使人不胜其烦。起初我只和女士聊,后来悟到不能采用躲避的态度,碰到问题绕着走,而要面对现实讲真相。也许他们自己认为都是成年人为什么不能谈这种话题,聊天室就是为了这种话题而设置的,谈法轮功反而是“谈政治”,在这里不受欢迎呢。既然采用了这种方式来讲清真相,就要面对这种环境。如果躲避,势必主动放弃一部分人。只要自己放正心态,不受干扰,达到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目的就行了。

因而我就多学法,尽量培养自己的慈悲心,对他们采取宽容的态度,用智慧把话题引向主题。所以当有些男士来与我聊那些话题时,我不再立刻拒绝他们。总是说好啊,性的话题是人类有史以来经久不衰的话题,比如什么书上是怎么说的,不知不觉就把话题引入了其它方面。有人早就忘了他原来想谈的那个话题。一旦有人还是继续肮脏的话题,我就说那不是在谈性,而是谈兽欲,这个话题应该找老江,他最擅长。有人一听,吓得不敢再说,我趁机就谈江泽民不顾下岗工人死活,动用民脂民膏为其相好建造国家大剧院的事,进而谈到其它的方面,再谈这场迫害的性质。

一次,一个男士缠着我聊,我正和别人聊天,用了几种方法,都不能让他离开他的那个内容,就给了他我的信箱号,不再理他了。过了几个星期,有人来找我聊天,刚好那时我的中文软件出现了一些问题,打不出汉字来,我就问他能看懂英文吗?他说可以看懂,就怕我表达不出。我们就这样中文与英文地聊了起来,也许是因为我说英文的缘故,他比较尊重,我们谈了一些社会现象,很快地谈到了法轮功。他开始有些犹豫,在我的坚持下,也认真地谈了起来。

当我问他是做什么的,他说怕我就不愿意和他聊了,原来他以前是做警察的。我问他以前打过法轮功学员吗?他含糊地说那是工作,不过现在要考经济学研究生,就要脱离这行业了。我明白他以前一定也做过虐待大法弟子的事。我给他讲了真相,他也问了许多问题,说明白了许多,有机会一定告诉他的那班警察朋友。他告诉我一个秘密,说他有朋友管照相的,定期到监狱拍照然后到省里汇报,资料存在密室。这里就包括有法轮功学员在监狱时受迫害的真实情况。最后他说想看看书,我后来从信箱给他寄去了全书。谈话结束时他说他就是那个我们都不愿意聊的那个人。我这才想起那个人,很高兴他有机会了解到更多法轮功真象。

这一关算过去了,以后我再碰到种事,便能做到看着他们胡闹,而自己可以气定神闲,不受干扰,从容地谈自己想谈的话题。而不象当初一听到这个话题,吓得跑掉,或象常人受了天大污辱一样的发急。

又有一次,有个男士来找我谈话,我说就谈点时事新闻吧。我立刻谈起了江泽民被起诉的消息以及自焚真相,开始他没反应,搞清是谈法轮功真相后,就开始大骂,骂了一会,自己气得走掉了,一会又来问,“你怎么没死掉还在这里啊,为什么不去自焚升天?”又继续骂些肮脏的词语,还威胁说要报警。

我不理他,等他骂累不吭声了,就问他:“你难道不想和我聊聊吗?这样花钱上网骂人有乐趣吗?”他说,“我现在下岗了,自己还顾不过来呢,你老让我管别人,能不生气吗我,你工作好当然不发愁了。”我说,“我倒想说些真心话,不过怕刺伤你。”他说,“你说,我不会发火的。”

我告诉他,“下岗有多种原因,国家体制上的事我们不谈,只谈些个人方面的事,第一,我工作好,是因为小时候我在拼命读书的时候你也许在玩乐,现在的事情就是以前某些事的结果。”他立刻同意到:“这话不错,那第二呢?”我说:“那也许是我命比你好,你以前做了不好的事才出现这种情况,你只有接受现实,用善心对待一切,做个好人,才能为以后创造一个好境遇。现在你做的每件事都是以后处境的原因。如果以你现在的心境与做法,不但于事无补,只会使境况更坏。”他沉默良久,最后问:“我觉得自己是个好人,怎么没有好事呢?”我问他:“你连听到法轮功无辜受迫害都无动于衷,甚至谩骂,怎么能说是好人呢?因为你的下岗,就给周围人带来烦恼,怎么是个好人呢?”他说:“那怎么样让以后变得好呢?”我就告诉他“真善忍”的道理,讲了大法的美好,他说:“其实我的信箱经常收到这类资料,我从来不看的。”我告诉他以后再收到就看看吧,江××挑起的这场迫害牵连了每一个人,就看自己怎么摆放位置了,然后我就讲起了真相。

我讲了许多,正说着,他突然焦急地说,“你快走吧,警察要来了。”我说是你告密的吗?他说是他刚才生气时告诉了网管,网管去叫的人,现在给他发来短信说要来人了。我告诉他不用担心我,记住我的话,别反对法轮功,他说我知道了,我会看资料的,也会考虑你说的那些话。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就下了网。

5.最大的障碍就是自我

有些障碍突破的很轻松,可有些就很难,尤其是和自身有关的事。比如自己没有成家,没有孩子,就老怕对方提到这方面的话题,有时甚至干脆约法三章,不谈这种话题。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别人一来就问关于家庭的事,搞得自己真烦恼,打点精神还应付不过来呢,哪有力量去讲真相?后来想想这种状况不行:难道救度众生的大事就拌在这个坎上了?

有一次又是一个人起了这个话题,我心想豁出去了,不管今天多么难堪,别人会怎么讽刺自己炼了法轮功还没把自己的事搞好,一定要面对这个话题。所以我坦然地告诉人家自己的实情,没想到对方立刻显示出一种关心体谅的态度,根本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难堪,看来有时藩篱都是自我设置的。当谈到法轮功时,也是在一种诚恳与坦诚的气氛中进行的。后来通过加强学法,明白其实还是自我的观念在作祟,认为这种情况说出来,常人会认为修炼没有益处。应该突破自我障碍,堂堂正正讲真相。再上网时,这个话题就很少困惑自己了,这一关算是勉勉强强地通过了。

可有些关就没有过去。有段时间自己没有工作,开始还心中窃喜:上班时请个假真难,这下可有讲真相的时间了。后来过了好长时间工作还没解决,眼看坐吃山空,心中就开始有些慌乱,虽然明知是旧势力的干扰,却还是不能正念对待。表现在网上就是别人总谈工作的事,甚至周末还说要加班,问我不需要上班吗?有时逼真到好象对方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虽然我可以说在海外今天没工作,明天就可能找到一份好工作,可是因为自己心并没有放下,所以这些话对别人说时心里发虚,只好用来安慰自己。后来找到了工作,就不了了之了,再上网也没人问自己工作的事了,这一关是没过去。后来才明白那段时间自己应做的事,体会到师父的慈悲与苦心,哪怕是当时自己看来多么不好的境遇,不管是自己没过好关,还是旧势力的干扰所造成的情况,师父都会利用来为弟子做最好的安排。弟子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如师父在《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所说的:“对正法干扰了,那正法中就利用这个干扰形势做,最后还是要达到正法所需要的目地,一定是这样的。”

在聊天讲真相过程中,自己从中学到了很多,也明白自己还有很多执著要去,还有很多障碍要破除。讲清真相的效果是和自己的修炼状况息息相关的。只有学好法,放下自我的执著与障碍,处处为他人着想,以最大的慈悲对待世人,才能在正法进程中,救度更多的众生。

个人层次所限,不当之处,敬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