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呵护下正念走出派出所


【明慧网2004年4月23日】2004年3月3日我去秦皇岛市海港医院看弟弟,在乘公共汽车途中我把讲真象卡片送给几个男青年,告诉他们请记住“真、善、忍好。”他们个个高兴地看着。这时又有一个人主动伸手向我要卡片,他看过楞了一下,起来说:“啊!你还敢整这个,这是违法的,你别动,等下车跟我走!”说着把我拽到他身边的座位上,我问他:“你是什么人,把工作证拿出来。”他拿出工作证,并把手铐也拿了出来。原来他是便衣警察。他说:“你再不老实把你铐起来。”说着要回每个人手中的卡片。把我的包也抢走了。我坐在他身旁跟他讲真象,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他听不进去,让我闭嘴。车到了派出所门口他说:“你认个错,我就放了你。”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没错。”他就把我带到了文化路派出所。

几个警察问我家住址、姓名。我没理他们,继续发正念,我想他们不配审问我。后来一个警察气急败坏地打了我一个耳光。我正念更强了,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任何人都不配考验我!这时四、五个警察一起上来扒我的毛衣,我就高喊:“警察耍流氓了,警察打大法弟子了!”他们把窗帘拉上,又把我的毛衣扒了下来。我上前一步,把窗帘拉开说:“你们警察喜欢在阴暗角落里,做见不得人的事,你们有损警察的形象。”有个警察说:“我穿着警服是警察,脱了警服就是流氓。”打我的警察说:“我穿着警服就是流氓。”他骂骂咧咧一通,用下流的话污蔑我几句。后又来三个警察说是石门寨派出所的,问我是哪人,我想告诉他们,免得家人到处找我。下午他们把我先后送到分局、一科,均遭到拒绝,到了晚上把我送到秦皇岛市市第二看守所。

他们问我姓名、住址、家庭情况,做了笔录并让我签字,我拒绝了。我进行绝食绝水抗议。第二天我要求见领导,他们答应了,把我带到办公室。我首先发正念,我拒绝他们做笔录。所长问我为什么进拘留所,我说:“我告诉别人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有福分,幸福平安。如果我向你说这些话你能把我带进这里来吗?你能把祝福你的人带进监狱吗?如果你背后有许多人祝福你,我想你每天工作都顺利,如果有人诅咒你,你工作不会顺利的。”所长默默不语,最后他说:“不管炼什么也得吃饭,在这里你得配合我们的工作。”我说:“我不应该吃这里的饭,这里都是犯错误的人,我修真、善、忍没错。你把我放了,我就吃。”“你再不吃饭,到第三天给你灌食。”我想你说了不算,我听师父安排。后来人多了,中止了我们的谈话。

第三天所长又把我找去了说昨天人多没谈好,我进办公室看又来了一个所长,他也象昨天那样问我,我一一回答,向他讲真象,我说:“江泽民镇压法轮功错了,老百姓炼法轮功祛病健身、道德高尚不好吗?难道还怕好人多吗?炼法轮功的人多了,你们不也清闲吗?为什么打击这么多好人呢?”所长沉默不语,后来他说:“你得吃饭,注意身体,珍惜生命,在这不许炼功。”我说:“我不炼功有毛病你负责吗?”他没吱声。谈话完毕,把我送回拘室。到吃晚饭时,女警察问我吃饭吗,我说不吃,她说我想吃什么让伙房给我做,喝水给我倒。并说我炼功谁都知道,他们装看不见,劝我得吃饭。

第四天,他们把我叫去,说检查身体,我想可能给我灌食,我不去。我想你们不配考验我,我听师父安排。他们使劲往车上拖我,后来他们3、4个人把我拖上车,送到医院。一帮医护人员围上来,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告诉你们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有个医生说:“炼这有啥用?”我说:“祛病健身,做更好的人。”然后他给我量血压,说血压高,做心电图心脏有毛病。当时我就想:“师父,我一定堂堂正正地回家。”

结果下午女警察告诉我送我回家,我不相信,以为她骗我,给我灌食。我说:“请回去告诉所长,送我回家再来叫我。”她走了,一会儿又来叫我,说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我一听是真的。我的心无以言表,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在呵护着我,结果他们真的把我送回家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