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戒毒所女队恶警暴行


【明慧网2004年4月24日】哈尔滨戒毒所在给大法弟子强行洗脑的攻坚战前,恶警先利用已被转化的人,做未被转化学员的工作,每天早晨四点钟直到晚间十一、二点才准许回去睡觉。强迫大法学员看那些诽谤、诬陷大法的录像带,把他们认为顽固的、思想难以转变的学员扣在库房,双手吊起长达九天,还有的扣在暖气管上。学员若不向管教问好、不背所规队纪、不背公安部取缔法轮功通告的就要被罚站,晚间九点点完名就寝时,不准睡觉罚站到十一点后才准睡觉。安检时强行学员脱光衣服,胸罩、内裤也检查,他们还体罚、污辱、虐待大法弟子,可是大法弟子以善对待她们,告诉她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善恶有报等等,可是她们已经达到了没有人性的地步,根本听不進去,做恶手段步步升级。

2002年11月15日,哈尔滨戒毒所对80几名未被转化的大法弟子开始了所谓的“攻坚战”,答应遵守所规队纪,与师父决裂的站一边,不跟师父决裂的学员被恶警给拉到地下室,用手铐子扣住双手,然后扣在地环上,嘴里塞上布袋,然后用胶带把学员的嘴封上,有的学员眼睛也给封上了,他们怕学员蹲累坐下,把能蹲的地方全泼上水,让刑事犯看着学员,不准打瞌睡,不准坐地下,动一动就要打。他们还故意把地下室的窗户全打开,当时学员被拉到地下室,外衣、外裤全被扒下,有的只穿线衣、线裤、单鞋。11月中旬,又是地下室,窗户开着,好冷啊!!!想起来浑身打颤,有的学员承受不住被迫写了所谓的“决裂”出去了,管教都穿着羽绒服。

学员三天没给水喝,后来给的是盐水,厚厚的一层盐,不喝就强行灌,每天只给吃一顿饭,铐子不给开,由刑事犯喂几口,一天一宿只放两次方便。他们用电棍电大法弟子,弟子手脖戴着铐子,脚脖被用绳子绑上,恶警把学员的鞋、袜子扒下,用电棍击脚心、大腿内侧、乳房、下身,身上泼上水,把学员按在水盆里一边电一边问写不写决裂,学员摇头不写,邪恶之徒们声嘶力竭的喊着、骂着,全身到处乱电,她们打累了就让刑事犯打、掐、把盆子扣在头上用棍子敲打,恶警打学员嘴巴子,打累了,把书卷成筒再打,强制学员写,不写的按着写,队长声称:打的你只剩一口气也得让你写,就是死也得写完再让你死。鸡西大法弟子(姜荣珍)43岁,活活被她们打死,死后她们封锁消息,不准学员讲,谎说是心脏病复发而死,隐瞒她们的令人发指的罪行。

在这次所谓的攻坚战中,很多大法弟子被打伤、打残,以至脸、手、脚、腿麻木,腰部受损,大脑受损伤有的至今没好。攻坚战后,大法学员不承认这种强迫性的转化,写声明。恶警给大法弟子扣在暖气管上的、坐铁椅子的、罚学员蹲着成宿不让睡觉,直到承受不了再次让你与师父决裂,有的牙被打掉,有的罚蹲一、二个月的,蹲的最长的是宁安市28岁孙垂莲。每天只给两顿饭,白天蹲一天,晚间蹲到夜里12点才准许睡觉,长达七个月。

大法弟子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有的不佩带胸卡,有的不穿队服,不唱歌,不报数,他们就被罚扣在暖气管上是常有的事,被罚坐铁椅子,有好几个学员被迫害的不能走路了。

哈尔滨戒毒所还使用超负荷的生产劳动迫害大法学员。大法学员被强迫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年轻的眼睛比较好的在地下室织补布品,地下室潮湿霉味特大,长期见不到阳光,许多学员因过度劳累出现头晕、头痛、腰腿手痛、不加班的时候,回到班级还要帮助装牙签、水果签、广告商标被面贴上胶等活儿。上面的学员年纪大的(有的六十多岁)有病的,身体不好的,每天也都有任务量,活儿急时从早晨六点加班加点到晚九点,十几个小时的劳动,学员吃的又不好,很多学员难以承受。五十几岁、六十几岁的人装卸的活儿都得干,恶警把学员当做奴工使用。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名单:一中队:所长:陈桂清(女)很邪;队长:赵伟(女)最邪; 队长:李全明(女)最邪; 二中队:队长:张丽;队长:刘祝杰;队长:王丽梅; 队长:张玉书; 队长:刘巍; 队长:孙宝莲;管教:王丹、于昆、王滨、梁雪梅、孙彦秀、刘茗、冯远会、江舟、师帅、石延江(男)、张旭(男)、张海鹏(男)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