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齐河县大法弟子黄玉萍被拆散家庭后又遭构陷入狱


【明慧网2004年4月24日】大法弟子黄玉萍,女,40多岁,是山东省齐河县信用合作银行职工,自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她努力按照大法的修炼原则“真善忍”去做,在哪里都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在单位工作兢兢业业,在家里也是好母亲、好妻子、好儿媳,对公婆十分孝敬,深得两位老人夸奖和赞誉。

可就是这样一位善良的女性却在江××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中受到了残酷的迫害。1999年7.22早晨炼功时,黄玉萍及其他炼功的学员一块儿被强行绑架到齐河县宾馆,强迫看中央电视台诽谤法轮大法的谎言,恶徒并逼其放弃修炼“真善忍”。从此开始,黄玉萍受到一连串的迫害,她幸福的家庭也在这种迫害中被硬生生的拆散,她本人两次被非法劳教,至今仍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济南浆水泉女子戒毒所)受到非人的折磨。

黄玉萍的丈夫王汉奇(音)是齐河县经贸委副主任,在县委副书记许士孝(音)直接领导之下。许士孝(分管迫害法轮功)为了迫使黄玉萍放弃修炼“真善忍”,同时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对王汉奇进行了严重的株连迫害。许士孝以工作、经济利益和政治前途等对王汉奇进行要挟,给王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身心俱疲,回到家中常常浑身发抖、精神恍惚,有时甚至整夜失眠,健康受到严重伤害。作为妻子的黄玉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现在社会怎么了?做好人都不行,连丈夫都要受到如此大的株连折磨。孰不知许士孝却有另一套如意算盘,许士孝多次向王透露:对象找谁不是找,何必非黄玉萍不行,拆散黄玉萍幸福家庭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王汉奇就在这样的种种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无奈的向黄玉萍提出了离婚要求。黄玉萍看着善良的公婆、正在上高中的儿子,看看这个操持了多年的家,虽不富有却也足以在人生路上遮风避雨,一家人和和睦睦其乐也融融,黄玉萍的心都碎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为什么因信仰“真善忍”就要被拆散家庭?看看承受着无名的压力、苦难的丈夫,黄玉萍又能做什么呢?黄玉萍想,也许离婚真的能够使丈夫摆脱上级这种毫无道理的精神折磨吧,善良的黄玉萍无奈的同意了丈夫的离婚要求。

2000年夏秋之际,黄玉萍与王汉奇在县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黄玉萍考虑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应多为别人着想,所以家里的东西什么也没要。除了一身随身穿的衣服和后来回家打扫打扫卫生、照顾照顾孩子时拿出的几件衣服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离婚那天是县公安局出的车,公安局一名副局长和当时的政保科科长张国峰一块儿“陪着”去的。办完离婚手续一出民政局的大门,黄玉萍就被张国峰和那名公安局副局长非法绑架,送进了县城西面的齐河县看守所进行非法关押。

黄玉萍不屈从邪恶的无理要求,在看守所绝食抗议县公安局非法迫害,3天以后被转送到县服务楼遭受洗脑迫害。在服务楼,黄玉萍被非法搜身,遭受了种种精神折磨。也不知受了多少天的煎熬,黄玉萍的身心受到了严重摧残。后来善良的公婆将儿媳(虽已离婚,老人始终认为黄玉萍才是真正可心的儿媳妇)接回家中调养。老人看着将要高中毕业的孙子,决定要尽全力让他们破镜重圆。

黄玉萍因为大法受到疯狂镇压而于2000年10月1日去北京上访,结果被县公安局劫持回来后送进看守所关押32天,于2000年11月3日送进山东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

黄玉萍在王村女子劳教所遭受到非人的折磨,她坚持修炼不放弃个人信仰,被三大队恶警关进禁闭室,受到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约40多天。在一次绝食中,黄玉萍和其他几个学员胳膊挎胳膊铸成人墙保护另外的同修,恶警肖爱华用高压电棍电黄玉萍的胳膊,烧焦的肉味和毛衣的糊味混在一起,弥漫了整个走廊。就这样电完后,她又被拖到四楼,双手吊铐在没有玻璃的窗口任凭寒风吹打,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被电烂了的毛衣,冻得浑身发抖。就是这样恶警仍然不放过她,再次电她手心、脚心、脸、嘴、头部等身体多处部位,当场被电得大小便失禁。

就在黄玉萍在王村被劳教期间,许士孝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卑鄙目的,多次亲自登门给两位老人做所谓的“工作”,并安排县委宣传部部长吴永昌(音)给老人做“工作”。两人轮番对老人施加压力、软泡硬磨,威逼利诱。最后老人迫于无奈放弃了自己孝顺的儿媳,同意许士孝将其外甥女许配给儿子王汉奇。此时,王汉奇已经上高三的儿子无奈的请求父亲等他9月份上了大学再结婚,于是王汉奇便决定婚礼于9月举行。可是当黄玉萍将于2002年4月提前解教的消息传出后,王汉奇在许士孝怂恿和施加的压力下,于2002年3月便与许士孝的外甥女结婚了,整整比原计划提前了半年。

2002年4月,黄玉萍从王村劳教所出来后,本应回到原单位—-齐河县合作银行去上班,可是银行领导已经吃尽了县公安局政保科三天两头无理骚扰的苦头(2000年3月,正值北京两会期间,黄玉萍被非法绑架到齐河宾馆进行洗脑迫害,因为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后被非法关押于县看守所,在此期间县公安局勒索该单位现金3000元。另外,县公安局政保科还经常借故到单位骚扰,暗示请吃喝等),不愿再为黄玉萍安排工作。后来在公安局的授意之下,齐河县合作银行于2002年9月决定将黄玉萍安排到离县城七、八十里路的胡官乡信用合作社干临时工,每月只给300元生活费。之所以将黄玉萍安排在胡官上班,完全是出于公安局便于对黄玉萍进行监控的目的,因为胡官乡信用合作社主任是公安局政保科现科长黄××的同学。

2003年3月的一天,黄玉萍请假回家被拒绝后,黄玉萍下午下班后租车回家,可是第二天一早就被单位劫持回胡官软禁,理由是打电话多、回家多、未经允许下班后回家。黄玉萍遭到软禁后打电话给县公安局局长,诉说单位的非法行为和在王村劳教所期间受到的非法关押和种种非人折磨。就是因为给县公安局局长打了这个电话,结果又遭到县公安局非法迫害,被绑架到德州市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此时头脑清醒的黄玉萍拒不配合邪恶的无理要求,于2003年4月7日再次被非法劳教2年,关押于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黄玉萍在那里再一次遭到种种折磨,恶人们不让她睡觉,逼着长期坐小板凳,超长时间奴役劳动,强行洗脑,强迫看诬陷大法的谎言等等。在种种非人的迫害和奴役下,现在她被折磨得又黑又瘦。

黄玉萍的儿子本已于2002年9月上了大学,因为其父娶了许士孝的外甥女之后,提前退学,其父王汉奇给儿子安排了一个工作,2004年春节后开始在齐河莱钢上班,自谋生活。

黄玉萍,这位善良的中年女性,仅仅因为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愿出卖自己的良知而说了真话,就两度入狱受迫害,原本幸福的家庭生生被拆散。

善良的人们啊,齐河县许士孝等恶人真是在死心塌地的执行着江××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啊!然而,善恶到头终有报。目前,正义的大审判已经开始,江××及其镇压法轮功的主要犯罪帮凶已在十几个国家遭到起诉。许士孝等人如不悔悟,挽回损失,等待自己的必将是法律与天理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