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氏集团害得我老无所依


【明慧网2004年4月26日】我今年68岁,家住辽宁省康平县向阳街。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患有严重的冠心病、高血压、神经衰弱等疾病。

我有三个儿子,都已成家,我和老伴又都有固定的收入,也算是小康之家了。就是我的身体不太好,自己遭罪,家人也牵挂。那时我老伴在卫生所上班,听别人说炼法轮功能祛病,他就劝我学法轮功。在他的劝说下,我于1997年11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我们全家都非常高兴,真不知如何感谢师父。那年过春节,我老伴高兴的说:你给你师父准备好位置,摆好碗筷,请你师父和我们全家一起过年。我更是从心底高兴,是我师父给我们全家带来了欢乐。

1999年7月法轮功遭到江氏一伙的无理的镇压,不准百姓学炼,还给法轮功扣上这样那样的大帽子。那时,电视里成天反复播放对法轮功的造谣之词,我老伴相信了。他非常害怕,精神压力大,于是,班也不上了,在家看着我。

是法轮功救了我,治好了我的病,我怎能不学不炼呢?为了说句公道话,我于19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后被拘留二个多月,被强迫交罚款近3千元,我老伴更害怕了。用各种方法阻止我学法和炼功,他看怎么也阻挡不了我学法炼功,有一天他问我是要法轮功还是要他,我说都要。他说不行,只能选一个,他还说我干什么都行,哪怕找个老头儿他都不管,就是学法轮功不行。我望着被邪恶谎言毒害得是非不分的老伴,心里难受极了,难道这就是曾劝我炼功的那个老伴……

由于邪恶迫害的步步升级,老伴承受不住,强烈要求与我离婚,2001年11月经法院判决离婚。

离开家那天,我真是从心里难受,那种心情难以言表。我和老伴是同乡,从小就是同学,在一起生活了40多年。因为我信仰“真善忍”,却与我离婚了。回想以前的日子,我老伴要不是听信了谎言,怎么能和我离婚,要不是江泽民打压法轮功,我的家庭本是其乐融融,现在这一切都没了。是谁硬生生拆散了我的家庭,是谁害得我老无所依?是邪恶的谎言制造者,是出于个人嫉妒而发动这场迫害的罪魁祸首――江泽民!

两年多过去了,我已从孤独、悲哀中重新振作。现在,真正让我悲哀的是仍然被谎言蒙蔽了的人们,被谎言欺骗的无辜百姓――你们是否想过:如果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都错了,那么还有什么是对的呢?反对“真善忍”的民族,将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