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正念抵制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29日】师父在新经文《正念制止行恶》中说:“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认邪恶的各种迫害行为,更不能在迫害中叫邪恶随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

我自从2000年下半年被非法劳教至今已三年有余,回头看看所走的路,确实有许多话要说,我想陆续整理出来,以抛砖引玉。下面要说的是我被非法劳教后所遇到的两件事。

一件是2000年11月15日我被非法押送劳教所前我被强迫查体。一进医务室,医生问我为何被劳教?我说,是因为炼法轮功以后,在非公正对待下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劳教三年,何罪之有?在场的医生都用惊异的眼光扫视着我批评说:“你看你劳教了,老婆孩子怎么办?家里就不管了?”我说,这是因为当权者错误决策造成的。还有的医生说:“不让练就别练了,你看你遭这个罪。”我说炼功是公民的权利,个人的信仰,真正践踏人权犯罪的是江泽民。这时,押送我查体的一名恶警竟然当着大家的面公开辱骂师父与大法。它的话音未落,我便朝它大喊一声:“干什么!你这个警察!”话虽简单,可是充满正念打出去的。那个警察闻声被惊得目瞪口呆,瞪了瞪眼,嘴动了动,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在场的医生立即异口同声的笑着改口对我说:“其实人家都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真好,都是些好人,不做坏事。”

为什么我一句话勾起了那么多善心?大夫同时被唤醒?那么大的震撼力?恶警被震慑的哑口无言。当时连我自己都惊叹那纯正的一念有那么大的威力,竟能使邪恶瞬间解体。其实,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中指出:“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一样了。”

第二件是我刚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集训队不久时感觉邪恶压顶,大法学员都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不知所措。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那铺天盖地的邪恶压下来时,操纵了世界上一切邪恶的人哪,所有的常人也都被控制了,不只是人,连动物、植物都被操纵了,你看那一草一木好象对我们都很邪。”

当时干警和犯人(协管)象一家人似的,犯人为了早日解教,极力的讨好干警。故意作弄和迫害大法学员。我在反抗中被犯人抓住头发推光了头,犯人逼我蹲在墙根反复盘问我,将我交给一名凶恶的犯人看管。此时,我是被非法劳教的第三批大法学员。而后,听说前两批已被非法押送省劳教所进行强改。

我们大法学员在布满探头的监控下,被禁止相互说话,打招呼。犯人不时地喊叫着要我们背诵墙上的狱规,因为我拒绝写思想汇报,拒绝看狱规,被犯人指着鼻子骂,并将我立即调到最前排受训,调换更凶狠的犯人看押我。在生活上非常虐待,二、三人用一个碗吃饭,不配筷子,用手抓菜。供热水有限,大都被犯人抢走,大法学员只能喝水龙头上的自来水。睡觉前在犯人粗野的辱骂中,恶徒强迫大法学员到规定房间统一脱鞋袜,赤脚到厕所洗脚、大小便。最后,在犯人的怒喊打骂声中统一到指定地点提取自己的被褥,将我们赶到另一房间强行休息。

狱警无视法律,经常随便搜身,清查床铺,将大法学员的行李被褥乱扔到地上,说这是执行上级指示搜查经文。

越恐怖,犯人越嚣张。犯人不时的指着我们说:“如今你们在高凳子上坐着,还有课桌,已经很享受了,送去省城劳教所的那两批法轮功学员比你们还遭罪。他们都坐在低矮的小板凳上,两腿伸直,一坐就是一天,一连坐了大半年。腿伸不直的我们用脚踩,不服的吊起来打,闹事的铐在窗上、床上折磨,不吃饭的用绳子绑在铁床上、铁椅子上灌食。”

当时,我听到大法学员遭的罪心里一阵阵泛酸,泪水涟涟。我想我们第三批被绑架的大法学员已经遭了无数的罪,竟然还有比我们更惨的。我决定不让犯人行恶,为前两批大法学员洗雪冤屈,扭转局面。我开始绝食,其他5名大法学员也开始绝食抗议。队长急眼了,找我谈话明察原因,我抓住时机告诉他说,犯人对我们恶毒迫害,我来到这里8天只喝过两次开水,还经常打骂,极尽虐待。如不信问其他大法学员。队长经过详细调查认为情况属实,又单独找我谈话说:“这些无恶不作的××,他们恨不得扒我的皮,捅我两刀子,你们与他们有本质的不同,他们是真正的坏人。两天左右我保证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犯人知道自己要被处罚,气急败坏,说是我告了他们的状,要找我算账,叫嚷出去后就砸死我!这时,我念很正,坚信恶人动不了我,“一正压邪”。大法制约着一切。两天过后,五名犯人在中队召开的大会上做了深刻的书面检查,并视情节轻重分别受到了严重处理,迫害大法学员的首犯被扣罚500多分,其余被扣罚400、300不等,从此犯人的嚣张气焰一下子灭了。

犯人的邪火灭了,但我被视为带头闹事,被恶警传去队部训话。4名狱警对我大发雷霆,逼我写检查。我说,我们大法弟子又没做错什么,写什么检查?一名恶警恶狠狠地指着我说:“在这里你还敢说你是大法弟子。”朝我的腰部狠狠的跺了一脚。又一名狱警接着说:“其他5名绝食的都写了检查,你比他们还特殊。”我说,他们写是他们的问题,我死也不写。队长接着说:“你写两个字“错了”就不再追究了。”我说,一个字我也不写,反正进来了,我没想着活着出去!这时队长有些害怕地问我:“你真的不写”?我说真的不写!他见我不动心,坚不可摧,最后自己给自己找台阶,让我回去了。

通过以上两件事,我深深地体会到,在任何环境下,都不要忘记自己是大法粒子,坚定的站在师父和大法这一边,“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走正自己的路,环境越恶劣越能够发挥出强大正念的巨大威力和震慑作用,一切邪恶都会瞬间解体熔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