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学员正念强 吉林省女子监狱洗脑班解体

【明慧网2004年4月3日】2003年3月15日,吉林省女子监狱为進一步迫害大法弟子,成立了“学习班”(洗脑班)。成员有两部分,一部分是还在邪悟的,一部分是在修炼中摔过跟头的,大约有十名,当时这部分人都处于消极承受状态。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对大家触动很大。

那是2003年5.1后的一天,监狱找来了曾在劳教所做“转化”的李晓红来做报告。当时参加的大法学员不到100人,会议室里站满了狱警。当李晓红开始污蔑大法、污蔑师父时,大法弟子赵健首先拍案而起:“住口!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修炼人!”全场震动,李晓红的气焰顿时被削去大半。负责迫害、“转化”大法学员的监狱长武泽云强装镇定:“我早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场面……”话音未落,大法弟子们接二连三地站起来抗议迫害,这次恶毒的报告会以失败告终。就是这件事,使被困“学习班”的大法学员看到了自身的差距,过去没有声明被逼写的“四书”作废的大法学员,在这之后纷纷写了书面声明,声明:以前在被逼迫情况下的写的保证作废,今后坚信大法坚定修炼。

6月底7月初,监狱又将一批大法弟子调入“学习班”。并调入了大贪污犯李洪萍、抢劫犯包彦、苗华等罪犯,这些人都极其邪恶,参与迫害了很多大法弟子,是恶警眼里的“得力助手”。但是,这次大家不再象以前一样逆来顺受了。大家抄经文,互相交流,正学习班里一切不正的。7.20前,又有十几个犯人被调入学习班,来加大“包夹”力度。

2003年7月20日,为抗议大法学员受迫害四年之久和监狱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学习班内20名大法弟子纷纷除掉了罪犯牌(大概是狱服上的号牌)就连曾经做了很不好的事,一度帮着恶人们做洗脑的吴春茹、李晓杰也写了“声明”,声明以前所写的“四书”作废。在此之前,其他大队的大法学员也陆续除掉了罪犯牌。这个事件对吉林省女子监狱的恶人们是极大的震慑,在监狱内轰动很大。

7月24日,“学习班”从人员较集中的三楼,被移到了偏僻的四楼,并将四楼最东侧的库房腾出,装上了刑具“死人床”,这些都是秘密進行的。7月25日早,教育干事科张彦宣布,以后不许大法学员下楼吃饭。大法弟子司雪莹因拒绝上五楼吃饭,被教育干事科曹洪找茬绑在了“死人床”上。并对其他大法弟子撒谎说:司雪莹骂了她。又说:司雪莹高血压病犯了,住院了。

司雪莹被绑的同时,“学习班”里的全体大法弟子绝食,下午恶人们就开始了“灌食”。大法弟子被一个一个叫到四楼东侧的一个空房间里,一边是手拿插管手端浓盐水的狱医,一边是五六个狱警,有教育科科长李源,教育科干事曹洪、贾某等;一边是大法弟子被迫害,一边是这些人在谈笑。

70岁的大法弟子曲淑芳绝食三天,被“灌食”三次,每次“灌食”后都哇哇大吐。吴春茹因不配合“灌食”,曹干事就找茬说吴春茹不尊重她,将吴春茹关進矫治队迫害。大法学员乔惠每次被“灌食”后都非常痛苦,气上不来,恶人们还是毫无人性的继续给她灌,第三次灌食后,乔惠全身痉挛,近要窒息,许多人包括那些犯人看到大法学员所遭受的非人迫害都哭了。

犯人塔利来给乔惠扎针灸,在监狱里都是塔利给大法弟子灌食的,乔惠怒斥了塔利一句,塔利就将针灸提前拔出,大法学员纷纷斥责塔利。乔惠在痛苦中仍向“学习班”的犯人们讲着真象。很多人都哭了。邪恶的狱警们非常害怕,多次阻止乔惠说下去。大法学员张丽新在被灌食后被单独关押。心虚的恶人们又增加了十几个犯人看守,屋内、屋外、门口、走廊,都有犯人把守,气氛很紧张。7月25日晚,一声巨雷震天动地,就在监狱上空炸响!所有人都被震醒了。这是对恶人们的警告吧。

邪恶的狱警又将残忍的罪犯金明顺(曾用皮鞋抽打大法弟子)调来值班。她威胁大法学员不许互相接触,大法学员何华正气十足,正视金明顺道:“你是谁?!你不就是迫害大法弟子殴打大法弟子的犯人吗?!我看你今天敢怎样对待我们!”金明顺被镇住了。

两天后金明顺就被调离了“学习班”。之后几天里,恶人们企图瓦解大法弟子的整体。有几名大法弟子被偷偷调走,副监狱长武泽云同几个狱警来做“教育”工作,对大法学员王福英、马爱云说:只要戴上牌,就可调离“学习班”,被王福英、马爱云拒绝。其他大法学员也拒绝了戴牌的要求。之后,凡是不戴牌的大法学员就不许亲人探视。

经历了许多魔难后,大法弟子更加成熟了,在“学习班”里,大家可以自由交流了。8月中旬,监狱将“学习班”的大法弟子分到各个监区,只留下了何华,不许下楼吃饭洗澡(现在详情不知)。这一期“学习班”解体了。

后来吉林省女子监狱又成立了“学习班”,仍非常邪恶。由教育科负责,带队狱警张彦,贪污犯李洪萍、抢劫犯包彦、诈骗犯杨惠、组织卖淫犯刘春洋仍继续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望世界所有的人们,各种组织关注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关注中国大陆邪恶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