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所里的故事:聆听普度乐曲、集体清除诽谤图片

【明慧网2004年4月3日】2000年我被劫持到劳动教养院,在那里我遭受了2年的迫害

在2001年元旦之后不久的一天晚上。当时,我洗漱完了就躺在床上。这时有位同修轻轻地喊了一声:“听!普度曲。”我急忙起来把窗户打开:一首熟悉而又亲切的乐曲震撼着每个人,那催人泪下的旋律一下子灌入我的心田。同室的同修都挤到窗前静静地听着……不知是高兴还是想呐喊,当时我们大家就象见到师父一样亲切、激动。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兴奋的泪珠……此时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外面的同修辛苦了,谢谢你们!管教发现了歇斯底里的喊着把窗户关上了,可是音乐还在不停地播放着,回响在教养院的上空,震慑着邪恶。在那样邪恶的环境里还能听到“普度”乐曲,太令我们振奋了。

事后,知道那天晚上,教养院的院门口挂满了横幅,定了时的录音机挂在了电线上。那些恶警想把录音机摘下来,因为天黑没办法,只好等到天亮才拿下来。由于我们得到同修的鼓励,不久已经被迫妥协的学员开始声明:转化作废,坚修大法。

2001年春节前夕,教养院不知从哪弄来了许多污蔑、诽谤大法的宣传图片挂满监舍走廊的两侧。这时各个房间的大法弟子开始时行动起来,互相约定,夜里行动!晚上九点以后各个房间的门都被反锁上了,恶警把窗户用了最粗的铁丝拧的紧紧的。开始我们还思索,怎样才能把门打开,转念又一想,这不是人的观念了吗?不行,要用神的思想去加强自己的正念。此时,谁也睡不着了,都准备着晚上的行动。大约夜里12点钟,听到同修已经把所有的房间的门悄悄地打开了。各个房间的大法弟子光着脚跑出了房门,谁也没有说一句话,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迅速把贴满墙上的诽谤大法的图片全部扯下来了。然后各就各位,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等到值班的恶警出来一个人也没看到,气得象发疯了似的,大喊大叫。可是他们的手脚在哆嗦,因为门上的锁一个也不见了。我们大家从被角露出眼睛互相对望,心中无比的喜悦!

从这件事之后,我们大家开始销毁各类诽谤大法的邪恶书刊,我们住的房间里都有100本以上。我们就利用夜间上厕所的时候,每人携带2本撕碎扔进下水道或垃圾桶里。仅用了一两天的功夫就全部销毁掉了,恶警感到莫名其妙,没敢追问,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