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燕山夜话


【明慧网2004年4月4日】标题之所以加一个新字,是想区别于五十年前马南邨那个“燕山夜话”。他们是品着热茶,三个人一起谈,而我是晚上突然惊醒,冷嗖嗖的起来一个人自己对自己说,半个世纪过去了,时过境也不同,仍以此四个字做题,真是别有一番苦味在心头……

中国大陆,北方某市——重灾区。这个灾可不是中央官方媒体所咬定的那个什么什么灾,而是指真正来自大自然的一种灾害、雪灾。

2003年11月5日夜晚,“电闪雷鸣”不是下大雨,而是“电闪雷鸣”下大雪,纷纷扬扬,铺天盖地,整整下了一夜。所有没骨气的树木,都被压倒在地,压趴下了,粗壮树枝干脆压断,细枝压弯后从此再也抬不起头来……街道,庭院,横躺竖卧,人、车不能通行,景观不成其景观。以往那雪后的新鲜感,山川河流的壮美,在人们心目中荡然无存。我没见一个人走上街头拍照,即使那最浪漫的青年人也如此。因为这景象给人以江河破碎之感,没有蕴涵,连个悲壮都没有,只有凄惨。谁愿意给自己的一生留下这么沉甸甸的记忆呢──啊!这才是一曲真正的“燕赵悲歌”。

面对对此情此景,百岁老人说,他此生从未见到过这等景象,使人产生的是悲哀、感伤。连那自称不迷信的人也百思其解,不知道在中国这块古老的土地上,这究竟意味着、预示着什么?

这时,有一位专门观察法轮功与天象变化间关系的人站了出来。他说,自1999年4月25日至今,当局每次打压升级过后,肯定会有一、两件大事在中国或世界上发生,有时是“天”方面的,有时是“人”方面的。某些当权者说哪地方法轮功多,顽强不屈,是重灾区,那么好吧,天象就真的给他演化一个重灾区出来,让人警醒,让人沉思。

就这场雪灾本身来说,它不仅具有突发性质,还具有反常的特点。在人们甜甜的睡梦中它悄悄降临,人们不会感受到一丝痛楚,而是过后让人们在心灵深处,去体味它那无边的苦涩与悲情。要不为什么第二天一早,见到那幅图景,有人仰天长啸,想喊想哭呢?!

整整四个月过去了,在中国大陆,尤其北方,还有同胞也象我这样,因这灾情而闹的彻夜失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