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上海国安


【明慧网2004年4月6日】近一段时间,不时听说有海外学员被特务骚扰,有的甚至被骗到中国遭到绑架。在此,仅以我个人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它们的本来面目,也同时警告那些恶人。

二零零一年,我母亲因为讲真相和参加集体学法,在上海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自二零零二年初,有一自称姓江上海人多次打电话给我,表面上表示希望能帮助我们,想做点好事,并极力说服我去上海,实际上是想要将我骗到上海,以达到它们的目地。因为当时我识破了这个骗局,所以没有上当。

中国大陆政府换届后,此人以要求小范围内展开沟通,以达到和谈的目地为由,多次找我联系。在我不理睬的情况下,找到我在北京的亲戚,以他经常照顾我的母亲为由,骗取了他们的信任。在我的亲戚的劝说下,我也想了解一下这些特务是什么东西,我最终答应在巴黎见它们。

我见到它们后,它们表面上非常热情,表现得很友善,实际上在不断的对我灌输它们的谎言。当看到没有什么用处后,就试图用亲情来打动我,并一再劝说我能与它们合作。当我追问什么目地后,它们最终说明是要求我为它们提供资料,以此换取我母亲的自由。在遭到拒绝后还非常不死心,一再要求我再考虑考虑。并且它们回到中国后还经常去北京找我的亲戚,威胁他们说要给我母亲加刑,这使我非常气愤。

这些特务工作的手法其实很简单,说到最后,其实一个骗字就可以高度概括了。但是要识破它们所有的诡计,还是需要清醒的头脑。

它们骗人的主要动机无非是想要从我们这里得到它们希望得到的好处。这一点,同其它的骗子没有区别。在骗的过程中,它们惯用的手法和说词其实都差不多,但是,通常它们会对有亲人被关押的学员下手。因为它们觉得,这些学员会因为不愿看到亲人再遭受更多的痛苦而苟且。

它们的理由无非是下面几种:
- 和谈:在没有见到我以前,它们一直在跟我说要和谈。见到后,在我追问下,就要显出原形。
- 爱国主义:它们曾费力不讨好的向我鼓吹爱国主义。其目的很简单,利用中共多年假恶暴的、虚伪的爱国主义宣传,使它们的阴谋诡计变得堂皇起来。这个计策,对在国外居住多年的人,通常不会有效。
- 亲情:它们花大力气了解我母亲,试图使我相信它们真的是在尽力保护她、帮助她。同时还装出一副力不从心的嘴脸,试图打动我。当我装作被打动后,它们马上就开始想从我身上捞取好处了。

这些特务脸上最明显的标志:被烟熏黑了的门牙,它们每人抽烟的数量很大,我平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牙齿。

这些特务其实也非常可悲。它们既是被骗者同时又是行恶者,在正义与邪恶之间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对我个人而言,它们是旧势力用来考验我所设的磨难,使我看到自己的执著。但是我不愿意看到它们再去伤害其他的学员。其实,对于真正的大法弟子而言,它们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