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正气的老年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4月8日】大法弟子宁波,73岁,为人善良、正直。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7.20法轮功被非法镇压后,宁波为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开始和人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真象,经常遭到西安派出所警察骚扰。

2001年8月8日上午7点钟,宁波老人正在家里炼功。西安派出所指导员张明江和干警叶力铁从外面突然闯进屋,蛮横无理的抢走了炼功带、大法书籍和资料。接着它们用电话召来了西安派出所所有警察。用剪刀撬开柜,抢走了所有的大法资料。然后又给老人强制戴上手铐,连鞋都不叫穿上,众恶警硬是把老人抬上了警车。警车打不着火,他们就推着警车上了公路。把宁波带到派出所,威胁侮辱一番,又把他送到了大洼县公安局局长范哲显(610的头目)的办公室。

恶警张明江指着抄来的书,向局长讨好的说:“这些都是他家抄来的!书是他的命根子!”宁波正视着他们说道:“不错,书是我的命根子!”接着又说:“我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如果全民都炼法轮功,社会上就会没有人犯罪,一片祥和,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还有错吗?”众恶警听后,面面相觑,哑口无言。他们把老人关进了大洼县拘留所。

在拘留所第三天,恶管教张广指着一个因盗窃进来的年轻人说:“你劝劝这个老头,别让他炼了,如果劝不了,晚上不许吃饭!”说完扬长而去。

这个年轻人很害怕,在老人面前不停的念叨:“别炼了……”老人很为难,转念一想,这是自己的难,不能叫别人为难。就对年轻人说:“你坐下,不用劝我,也不用害怕,管教若要问,让他冲我来!”不一会儿,管教见那年轻人竟敢坐下,就大声训斥他。宁波正告管教说道:“是我让他坐下的,有事冲我来好了,关他什么事?”管教听后,一声不吭的离去了。

和宁波同监号有一个田××,是一个“犹大”,写了很多诬蔑大法的材料。被关押在女号的学员不知真伪,要了田写的材料去看,看过之后,放声大哭。宁波老人非常着急,就管田要了纸和笔,写了一首冠头诗:

不要轻易把泪流,
要为天理树丰碑,
邪不压正总会死,
悟到最后终不悔。

自从女号同修看了“不要邪悟”这四个字后,都坚定了下来。

拘留所要求犯人要“坐板”,宁波老人不配合他们,坚决不坐,不听邪恶的要求和支使,后来邪恶之徒也就不管他了。

宁波的女儿哭着去劝他,可老人毫不动心。

恶警们经常去做他的‘转化’工作,宁波老人就向他们洪法、讲真象。一次一个恶警不但不听,举手要打老人,老人正色说道:“你打!你今天打倒我一根毫毛,你要给我竖起来!”恶警灰溜溜的放下手,转身走了。

到了第十四天,恶警们又驾车去了拘留所,要宁波写“保证”,老人并不慌忙,开始给他们讲真象,从大法洪传,讲到“天安门自焚”伪案……讲了半小时。恶警佟百军凶恶的喊道:“限定你5分钟作答复!”“你不写保证书,就送你去劳教!”宁波老人就发正念。

这时所长说:不用他写了,我写吧!写完之后,恶警佟百军说:字他也不能签了,我签吧!签完之后让宁波老人按手印。老人不配合他们,他们就一拥而上,强行把老人按倒,抓住手抹油墨,老人用力反抗,虽然纸上一片模糊,恶警们也算交差了事。

就这样被无理拘押15天,老人被放回家。可恶警们还经常到家骚扰,使得宁波老人无法正常生活。

宁波的老伴刘凤珍,身患多种疾病,脑血栓,糖尿病,乳腺结核等等,从1994年就瘫痪在床,宁波得法后,经常给老伴念大法书,放大法录像带。老伴的身体在逐渐恢复,糖尿病不治而愈,精神很好,可还有脑血栓后遗症,得在别人帮助下才能坐起来,一直由宁波护理。可是自从恶警们经常上家骚扰后,宁波家失去了正常的学法炼功环境,宁波被抓走后,给老伴精神上带来了极大的打击。

由于儿子宁绍恒因证实大法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家里又屡遭干警侵扰,刘凤珍老人承受不了打击,身体每况愈下,于2003年9月23日含泪去世,临终前没有见到正在受迫害中的儿子宁绍恒。

这究竟是谁之过,是江泽民的罪!也有张明江等这群不明真象的恶警不可推卸的责任!历史的将来,江泽民被清算的时候,助纣为虐者必将法网难逃。天理昭昭,善恶有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