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北京请愿被恶警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2004年5月11日】2000年12月16日,我与同修到北京证实大法。走到阜阳车站就被同修家人截住。我们只好改道继续上北京。

12月18日上午,我们来到天安门前,看到要进入广场的人都被警察拦住、盘问、收包,还逼迫普通的人骂大法,骂师父。骂才让人进,不骂不仅不让人进,而且就把人抓起来,多么邪恶。我与同修运用大法给予的智慧,闯过警察进入广场。我与同修来到广场中心,打开横幅,举起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也就在我打开横幅的同时,我被三个便衣警察打趴在地,一个人一手按住我的头,一手揪住我的头发,另一个人拽住一只胳膊扭到后面。我的腰被踢了一脚,手被划破了,鲜血直流。起来后,警察把我们塞进警车,带到前门派出所。那里已被抓去好多大法弟子。大家背诵着师父经文、口念“法轮大法好”。响彻云霄,令邪恶胆寒。

几个小时后,我被送到怀柔县看守所,在那里又进行了登记姓名、家庭住址,并且强行脱我们衣服,进行搜身。我们不配合,狱警它们就毒打我们,还强迫我们照相、按手印。我们就集体绝食抗议非法待遇。过了几天,我叫去,他们让我吃饭,我拒绝了。他们就用电棍电我的脸、嘴、手,电了好长一段时间,他们都电累了。就把我带到另个房间,上来四、五个人把我按倒在一个木板上,对我又是按头的、按腿的、拽胳膊的,进行强行灌食。他们不知道用什么冰冷的东西往里灌,我胃就往外翻,又是吐,又是咳。把我弄的满脸、满头、满身都是,根本没有灌进去。

12月22日上午,寿县政保科和我们单位的人通过网络找到我们,办手续将我们带回去。这时怀柔县看守所一个姓唐的女恶警和另个不知名的女恶警,将我带去。他们用手铐把我双手铐在一起,用一根大电棍电我的脸、嘴、手。又把我衣服扒开,电我肚子、腰。我的嘴被电肿多高,脸、手皮被烧破,肉被烧焦了,冒出一股糊巴味,肚子被电青了。这两个恶警直到累的瘫在板凳上时才停手。

12月22日下午,寿县来人办完手续将我和同修带走。政保科的夏科长一路骂我们没钱,又骂我们给他找麻烦。他们来时已经向我们单位要了500元钱,现在又强行把我们剩的钱全抢走了。这就是我们上北京的经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