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三家集中营严正声明洗脑作废 正念否定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13日】我于2002年6月4日被恶警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2002年12月我由于不放弃信仰在马三家被吊挂六天六夜,在精神上和肉体上承受力达到极限时违心地写了“四书”,由于自己在高压下没有放下生死之念,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但一直消极承受着。

师父说:“学员在难中很难看到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没有办法,当静下心来,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质。”(《理性》)想着师父的法,我不再消极等待,而是多背法,发正念,加强自己的正念,调整自己的心态。师父在法中讲过摔倒了赶快爬起来,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心性到位就一定会做好的。记得有一次因写坚定修炼的声明被队长叫到办公室,遭到毒打,当时被打得眼睛冒火星,我的严正声明也被邪恶队长给撕了。当时我非常理智地告诉她说:“你现在把我的声明撕了我以后还会写,直到你不撕为止。”当时她非常气愤,并扬言说:“想要在马三家反弹没那么容易,也不可能。”马三家教养院把大法学员违心地写了“四书”后清醒过来重新坚定修炼叫“反弹”,当时我心里明白她说了不算,还是师父说了算,我就是要正你马三家的邪恶环境。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继续证实大法,不放过任何一次证实大法的机会,并鼓励其他和我一样走过弯路的同修重新站起来,走大法弟子自己要走的路,决不能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做。旧势力所做的一切,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全盘否定。有一次队长叫每个人都抄陈文武写的书,每人抄三遍。此书恶意诬蔑师父及大法,当时我就发正念铲除队长背后的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和旧势力的安排,清除自己空间场内一切邪恶因素。在魔难面前按自己正悟的去做。我没有写。这次她找我谈话并用加刑威胁我。这一切我是全盘否定的,我义正辞严地告诉她那书里所有内容全是诬蔑诽谤师父与大法的,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我不能写。

每月一次思想汇报,我要是写,就写证实大法,否则我是不写的。记得有一次我的思想汇报是这样写的:“让世上所有的人对法轮大法都有一个正念,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让世上的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自此以后再也不用写什么思想汇报、这个感想、那个讨论,这些她们连找我都不找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是什么也不会配合写的。这一切都是我时时刻刻正念正行才能做到的。作为大法弟子,我时刻都在加强正念,决心一定要堂堂正正地走出马三家这个邪恶旧势力的黑窝。我要求自己在马三家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步都要走正。

我再一次郑重声明违心所写的“四书”作废。是被强制与高压下写的,不是发自内心的。此次声明队长不但没有撕,还找我谈话,向我道歉,说她对我是有点过分了,说这是她的工作,上面要求做的,她没有办法,并且说她不要求我别的思想问题,不转化就不转化,希望我每天都有一个好心情,让我混到期回家算了。我认为是我对师父与大法的正信清理了操纵着她的背后的邪恶,使环境发生了变化。当我在法上正过来并严正声明违心写的“四书”作废时,当洗刷掉了自己修炼路上的这个污点时,我的心里豁然亮堂。师父说有多强的正念就有多大的威力。你真的正念就那么强,师父法身、护法神,什么都可以为你做,否则正神拿你也没办法。2003年10月份身体感觉不适,由于悟性差,没想到这是师父点化,总认为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病。后来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演化的。第一天到马三家医院检查,第二天上午到沈阳肿瘤医院检查,下午回来我非常理智清醒地回答了邪恶势力提出的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你对法轮功的认识?
我回答:法轮大法是正法。
第二:你修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
答:法轮功使我身体健康,心灵得到净化,做一个更好的好人。
第三:广播新闻播放的法轮功宣传你相信吗?
答:不相信。电视新闻媒体播放的全是诬蔑、栽赃、陷害。

下午回来他们就把我放了,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马三家教养院,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与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