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拘留所正念清除迫害的一次经历


【明慧网2004年5月1日】今年3月,我们去探望另一位正在被迫害的同修,被当地恶人报警,恶警强行把我们拖到派出所。派出所按“上面”要求,整理材料上报要非法拘留我们15天。两名干警边填写上报材料,边连连摇头:“写不下去了,写不下去了!”“这到底违反了哪一条呢?”“写什么原因拘留她们好呢?”好不容易拼凑的材料报上去,被打了回来:理由不充分,又重写。我说:“你们自己都觉得好笑吧,你们这是整黑材料,莫须有。”他们也说:“没办法,上面要求的。”当天晚上,派出所安排了5、6名干警看着我们,我们借机讲真象。他们大多都早已明白了真象,只是现代人变异了的思想,令他们麻木的执行“上级命令”。通过交谈,他们有所触动,有的表示出对大法弟子的钦佩,有的似乎是有意无意的问:“我可以炼吗?”半夜,拘留证批下来,我们不配合上车,他们几个人把我们抬上车,边抬边说:“小心,不要碰着哪里了。”有的干警在去拘留所的路上告诉我们要把随身物品藏好,以免被搜出来。

拘留所里每天早上要点名,他们点名时我们就盘腿发正念。恶警见此,对我们拳打脚踢,还上铐。那时,师父的新经文《正念制止行恶》刚发表不久,我就抱定了“无论怎样我都不配合你恶警”,但还不知道运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和能力去制止行恶。所以,几乎每次我都被上铐。到我出来的那一天,他们点名前,我请求师父加持:无论如何,我今天不能让他们再动我,否则我要让他们立刻现世现报。结果那天最凶狠的几个干警没有进来,只是进来两个人,嘴里嘀咕几句就出去了。

在拘留所里,我们不断的向身边的人讲真象。明白了真象的她们,有的马上就得到了福报。一位原本被宣传蒙蔽的大姐,知道了大法好。一天我在发正念时,又有人被关进来,见我打坐不解。那位大姐马上向她解释:“她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好的……”当天上午,她被提前2天释放;有一人本来对大法漠不关心,后被大法弟子不畏恶警的精神所感动,从心底里发出:“她们炼法轮功的人不怕死,有毅力!”说出这话不到二十分钟,她被提前一天释放。

在派出所那天,家人见我没回家,不断的打我的传呼。当时我想不让他们知道,免得他们担心,也就没有回电话。到了拘留所,悟到:为什么不让他们知道呢?这不也是人的情在作怪吗?我们遭受的迫害就是要让世人知道!于是我不断的请到期被释放的人帮我打电话告知家人我在拘留所的情况,并且要家人来要人。我们当然不寄希望于常人身上,但他们在这件事情上的正的做法、态度,其实就是在为他们自己摆放位置。师父说“当初迫害开始的时候,有多少人推波助流才造成了当时的那种邪恶的形势?如果人不起这个作用,人都不动、不说,那能造成当时那种邪恶环境吗?”(《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我想这也是在给他们机会,在救度他们。后来我知道,家人几次三番的去找派出所、拘留所,一直对大法抱有不好思想的父亲面对拘留所的刁难,也直斥恶警,显示出了正义的一面。

从进拘留所,我便开始绝食。到第七天,看到别人吃东西有些心动。因为欲望上来,身体也跟着感到有些难受了。同屋的人关心我,不让我做卫生,同时也纷纷表示出担心。我不断的提醒自己,我是个修炼人,我是超常的,别人把我当做绝食好几天的人来对待,但我自己绝不能这样看待自己。同时发正念清除自己的欲望和用身体难受这种方式对我进行迫害的一切邪恶黑手与烂鬼。第八天早上,我满脸通红,额头有些发烫。同屋的人告诉干警,干警当时就大声的对拘留所所长说:“她发烧了!”听到她的报告,心里一喜,常人的思想上来了:他们可能会就此放我出去。马上意识到不对,赶快排除。那天天下着小雨,很阴冷。大家都缩到被窝里,也真想和她们一样在被窝里躺着,但还是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这一切身体的反应都是假象,不能懈怠!所以一直在房外背经文、炼功、发正念。不久,“发烧”的症状也没有了。中午炼静功时,脑海里想起师父的讲法,我悟到在拘留所的这些天,在另外空间里也同时在发生着惊心动魄的正邪之战。这之后不久,他们把我放了。

再一次体会到,越是怕,越是妥协,邪恶就越迫害你。反之,邪恶就越怕你。不管开始表面上邪恶表现得如何的猖狂,都要坚定正念,面对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短暂的猖狂过后,邪恶也就什么也不是了。

在此以师父《洪吟(二)》中的一首诗与同修共勉

怕啥

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