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四五月的阴谋(五)

记者秘闻随笔


【明慧网2004年5月16日】

(接前文)

◆ 更多的文件,更多的疯狂

1999年6月13日,江泽民又责令中共中央办公厅下发了题为“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的通知”。这份文件代号为“中办发电 [1999] 30号”,因为直接暴露江泽民在发动和推行这场迫害运动时所起的决定性作用,因此和同类的文件一样,被定为“绝密” ,发往“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书记、军队各大党委书记,中央各部委部长(主任),国家机关各部委党组(党委)书记,各人民团体党组书记”。

这份被责令落款“中共中央办公厅”的《通知》全文如下:

“今年6月7日,江泽民同志在中共政治局的会议上作了重要讲话,对深刻认识“法轮功”问题产生的国际背景和国内环境,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的思想政治工作、组织工作、宣传工作和群众工作,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作了深刻的阐述。现将江泽民同志的这次讲话印发给你们,请立即组织党委常委(党组成员)学习讨论,研究贯彻落实措施。贯彻情况,请汇报中央。”

几年来,西方民主社会的一些人感到很费解,法轮功学员反迫害,为什么不针对中国政府,而要矛头直指江泽民个人呢?莫非存心要给江泽民难堪?如果这些西方人士有机会看到1999年7月20日镇压公开登场之前层出不穷的秘密文件的半数,他们恐怕就不会再有那样的疑问了,因为不是中国政府决定镇压法轮功,而是江泽民要镇压法轮功,而且为此采取了一系列非法手段,扰乱政府工作的正常秩序,歪曲事实耸人听闻,拉拢想借一切机会升官发财的利益小人(比如山东的吴官正之辈)为江泽民自己及其家族的权力和利益服务。

那么江泽民1999年6月7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发表的那个《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都说了些什么呢?

江泽民说,“最近一个时期,国际国内有两件大事。一件事,是3月24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武力干涉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5月8日又悍然使用导弹袭击了我驻南大使馆。这激起了中国人民和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极大愤慨,也彻底暴露了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宣扬的人权、民主、新闻自由等等的虚伪性。……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敌对势力“西化”、“分化”我国的战略图谋,必须保持清醒认识和高度警惕,同时必须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大力增强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的凝聚力、战斗力。”

江泽民说,“另一件事,是“法轮功”问题。……4月25日以来,我一直在思考,我们党已经搞了近80年的革命和建设,掌握着国家政权,有250万人民军队,有6000多万党员,有一大批高中级领导干部,为什么却让“法轮功”这样的问题冒了出来,而且闹到这种程度呢?显然,一个李洪志,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这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件。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深入研究,采取有力对策。中共已指定李岚清同志负责成立一个专门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李岚清同志任组长,丁关根、罗干同志任副组长,有关部门负责同志为成员,统一研究解决“法轮功”问题的具体步骤、方法和措施。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要密切配合。……要坚持内紧外松的原则,规定严格的政策界限,以保持社会稳定。一定要争取和团结广大群众。……要求他们在思想上划清界线,立即脱离“法轮功”组织,回到党的正确立场上来。对于多方教育仍坚持不改的,要按照有关规定,采取必要的组织措施,各部门、地方和单位要坚决贯彻落实。如果连这件事都办不到,还讲什么政治?”

4月25日以来国际国内的两件大事是美国袭击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和法轮功问题?!这就是江泽民6月7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为督促全国“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而讲的重要理由?!

很多关心法轮功问题而知道内情的人,对江泽民的这种怪诞逻辑感到难以理解——马嘴上安个牛犄角的把戏,还玩得煞有介事,而且不光嘴上下功夫,行动上也紧锣密鼓,江泽民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在研究种种秘密文件和内部讲话中,我忽然意识到,“江泽民究竟为什么镇压法轮功”,这倒是其本人最为刻意回避的问题,因此而造成的现象是:从镇压开始前至今,镇压的理由不但件件是荒唐可耻的编造,而且理由一再变化,被法轮功学员揭穿一个江泽民就换一个理由,直到最近,干脆把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言行当成了镇压的理由,哪里还讲什么前因后果,反正就是要坚持镇压。

◆镇压法轮功的纰漏(摘译)

《华盛顿邮报》1999年11月12日(星期五)刊登了约翰-潘弗瑞(John Pomfret)的一篇专栏文章,题为“镇压法轮功的纰漏”。以下是这篇文章的摘译:

根据中国官方以及一基于香港的人权组织的消息,仅在中国的一个省份,至少有500名法轮功修炼者未经审判就被遣送到劳改营。三千多名法轮功修炼者因为抗议政府对法轮功的禁令而在北京遭到拘留。

全国范围内有111名骨干人员被以重罪起诉,有6名法轮功修炼者在关押期间死亡。这些极为明显的数据表明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是10年前的“六四”以来中国最大的一次镇压行动。

中国政府动用了成千上万的警察以及国家宣传机器对法轮功进行了铺天盖地的镇压。有政府领导人称法轮功是中共建政50年以来最大的威胁。这次镇压是用来显示并巩固中国领导人的权力,然而对法轮功镇压的时间越长,政府越难以控制法轮功修炼者。

对法轮功的镇压显示出中共高层存在着严重分歧,极大地损害了中国领导人团结、务实的形象。根据中共内部消息,政治局并没有一致同意对法轮功的镇压,而是江泽民主席独自要铲除法轮功。观察家认为,江泽民之所以要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李洪志进行镇压,是因为他认为镇压行动会很容易,尤其是当他得知自己周围的人中有不少是法轮功修炼者以后,更决意要尽快铲除。据中共内部消息,给法轮功定性“邪教”是江下的命令,同时他还要求人大通过反邪教的法律。

内部消息来源称,“很显然,这是江的个人意志,他想铲除法轮功”。江对法轮功忧虑甚深,今年9月在新西兰召开的亚太地区经贸合作会议上,他把攻击法轮功的小册子送给与会的各国领导人,包括柯林顿总统。江泽民的这项举动使众多的西方外交官目瞪口呆,更加证实了中共领导人闭门造车、脱离实际的事实。

法轮功事件也反映出了中国公安系统对此事的分歧。在最近披露的一些事实表明,天津的公安鼓励法轮功修炼者到北京上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联系人说:“公安虽然不至于为我们提供车辆去北京,但他们建议北京才是让我们的呼吁能被听到的地方。”

对法轮功的镇压问题在于,法轮功是一个与政治毫无关系的修炼活动,怎么也称不上是国家的敌人,镇压反而成功地把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提升到很高的位置,这和中国政府的意愿背道而驰。对法轮功的镇压也使中国老百姓对政府失去信心。中国的一份报纸 《南方周末》(Southern Weekend)最近就刊登了数篇含蓄批评这场镇压的文章。而西方学者和中国问题专家的众多解释都回避了这一镇压核心的怪异之处,即中国共产党动用了成千上万的公安干警去打击一个其很多成员是下岗工人及退休党员的修炼团体,它把它的威信押在了把老年妇女用警车拉走的能力上。

◆ 道道密件直接造成地方执法犯法,加剧了镇压的残酷性

本文提及的所有红头文件,都是1999年4、5月间出台的诬陷和打压法轮功的阴谋的一部分,没有一件是从国家和人民利益出发的情报和秘密。这些文件都被列为国家机密。这些个人授意的秘密文件代替了国家法律,使这场镇压从一开始就是完全违宪和非法的。

同时,这些“秘密文件”的内容在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接连出台,导致各地公安部门和单位在执行过程中做出大量破坏宪法和违法乱纪的事。当受到质问时,有关人员都说是上级的“通知”和“精神”,“是口头传达的,文件保密不让看”“不允许传达原文”“传达要变成自己的话讲”。——针对法轮功的这些密令,成了各级地方官员和警察执法犯法的保护伞。

代表江泽民个人意志、恐惧与仇恨的这些秘密文字中充满了阴谋,因为怕授人以柄,所以都被加上“绝密”、“机密”或者“用后销毁”字样,甚至近两年来干脆完全口头传达、不留文字。实际上,这些文件的传达效果非常显著,以至于在中国的任何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里,警察都会随口向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扬言:“我们有死亡指标!”“江××说了,打死算自杀!”

在一个涉及亿万炼功群众的、政策性很强的问题上,庞大的国家机器动作如此诡诈和无赖,实属罕见。凭良心和理性说,那些以江泽民为首的营私舞弊、滥发“秘密文件”的少数阴谋家,才是真正破坏法制和社会稳定的肇事者,应该尽早受到法律的惩处,以还公正与正义于全球法轮功学员,让全球华人对中国大陆的法制建设和道德文明重新树立信心。

(全文结束)



[1]指秦城监狱,中国政府关押和折磨“重要政治犯”的地方。
[2]这是1999年7月20日镇压公开之后,江氏小集团为消灭法轮功而下达的一项著名“口头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