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劳教所集训队暴行


【明慧网2004年5月16日】青岛劳教所集训队为了达到所谓95%的“转化率”指标及35000元的奖金,违背了《宪法》和法律,恶警们用尽了邪恶的手段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利用社会的渣滓作“协管”,唆使纵容“协管”疯狂迫害。

劳教所集训队干活从早上开始,中间有三次吃饭的时间,一直干到晚上几点,多为1-2点钟,法轮功学员一样被迫劳动。那里的值班人员与质检员(干部的关系)有特权,看到谁干得慢了或不顺眼,就拳打脚踢或用木凳重打。

几乎所有的人双手都磨破了皮,伤痕累累。劳教所里的伙食本来就差,在这里就更差了。一顿饭一个馒头,两个人用一个钵给一点菜,几乎全是汤。不给汤匙或筷子,根本吃不饱,还要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有一个刚下队的协管,第一顿饭就吃了四个馒头,两钵菜。在集训队的协管把吃不完的馒头换烟抽,否则宁肯扔厕所里也不给别人吃。

64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清德曾经被汪永坚等恶警用电棍毒打,后因期限问题要找所领导理论,引起一大队队长徐长存等人的忌恨。2004年2月的一天,有市领导来一大队视察,王清德以为是所领导来了,便上前要找领导问话,被干警拦住。徐长存大发雷霆,大骂王清德,市井无赖的粗鲁语言,不堪入耳,并且冲上前就要对王清德动手,被在场的另一干警拦住。为发泄私愤,徐长存滥用职权,延长王清德的期限。

大法弟子王炳文遭邪恶打手汤俊伟等毒打以来,又连续遭“协管”尚景国等的毒打与折磨。特别是流氓尚景国在大队长徐长存的多次暗示与承诺下,对王炳文狠下毒手,为了不让王睡觉,用烟熏、用打火机烧,刚一闭眼就拳打脚踢。有一次16天没让睡觉,连续的熬夜,经常使王炳文处于昏迷状态。2004年的一天,恶徒尚景国将王炳文打得昏死过去,大脑一片空白。恶徒并未住手,一直打的王炳文又醒过来。

学员徐丕浩二月份被恶徒汪永坚在脸上打了十几拳,脸部肿胀。邪恶管教徐统来为侮辱徐丕浩,用手拧宁徐丕浩的鼻子,使徐的鼻梁红紫。徐丕浩绝食抗议非法劳教及在劳教所遭受的非法及非人的折磨。

学员王康宁、梁小强自2003年以来,遭到残酷的迫害。干警用类似老虎凳的刑罚,逼迫人坐在地上,将脚用马扎垫起来,折磨王康宁、梁小强等人。邪恶们还强迫他们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三月份,梁小强遭恶徒汪永坚毒打,脸部肿胀。

学员邵承洛在被严管时,一天24个小时被迫坐着,不准睡,如今身体还有后遗症。为抗议迫害,邵承洛多次绝食抗议。

学员付希友于2004年春节前声明被迫洗脑作废,遭到毒打并被严关禁闭,一直与外界断绝联系,已有三个月。在此呼吁,希望社会各界关注大法弟子付希友的生命安全!付希友的家庭电话是:0532-6870959;其妻子王荣华在青岛开发区薛家岛医院上班。

=======
青岛劳教所利用的社会渣滓:

李向阳、徐统来、马俊都是职业打手;李丙欣是黑社会拉皮条的妓头;王明显曾打着中央政府机关的旗号行骗;李显强、李進起、尚景国都因刑事犯罪劳改过;还有王保進等人都是非偷即抢的社会渣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