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炳文在青岛劳教所遭非人摧残


【明慧网2004年5月16日】青岛劳教所利用唆使流氓“协管”迫害大法弟子,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所里给法轮功中队95%的“转化率”指标,达到指标便有5000元的奖金,就为了这些,恶警们赤膊上阵,用尽了一切邪恶的手段来达到它们洗脑的目地,不但违背了《宪法》和法律,而且是不人道的,非常邪恶的。劳教所利用的这些“协管”大多是社会的渣滓,只要有利可图,能发泄私愤,什么坏事都干。大法弟子王炳文遭受了令人发指的摧残。王炳文为抗议干警非法熬夜、打骂及种种无法忍受的人身污辱,再次绝食抗议已经一个多月了。

自2003年,王炳文遭邪恶打手汤俊伟(已解教)等人毒打以来,又连续遭逄增伟、协管尚景国等的毒打与折磨。特别是流氓尚景国在大队长徐长存的多次暗示与承诺下,对王炳文狠下毒手,肆无忌惮的摧残。尚多次私下给吹嘘:大队长徐长存多次暗示它对王炳文动手,只要转化他,用任何手段折磨王炳文,就能得到大减期的奖励。

平度人尚景国一个无赖、流氓成性。据恶徒尚景国自己透露,从到劳教所集训队开始就没间断给干部送钱行贿,最后到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当协管。

在干警的纵容、唆使下,为了减期,尚景国丧心病狂,对王炳文惨无人道的折磨,除了打骂,还变着法的折腾。恶徒尚景国为了不让王睡觉,击打王的头部,用烟熏、用打火机烧,刚一闭眼就拳打脚踢,甚至摧残王的手指,还以此自夸。恶徒尚景国还逼绝食中的王炳文平端一盆冷水,一见王炳文闭眼,就用凉水喷他,在冬天里往头上洒凉水,其间用种种邪恶的语言、行为污辱他。有一次16天没让睡觉,连续的熬夜,经常使王炳文处于昏迷状态。

恶徒们轮流值班监视,不让王炳文睡觉,对外说是看护,实际是车轮术摧残。晚上看护王炳文的有尚景国、王玉兴;白天是王保進、纪琚统等。这些小丑人渣在自己的邪恶思想引导下,再加干警的淫威相逼,助纣为虐。经常能看到王炳文被协管抓着后衣领,推推搡搡的走过走廊。

王炳文所在的房间本来是迫害法轮功中队最冷的房间,恶徒尚景国为了折磨王炳文,逼他脱下外套,冻他。2003年冬,尚景国强行脱掉王炳文的棉衣,只穿单薄的线衣。为不让睡觉熬夜;2004年的一天,恶徒尚景国将王炳文打得昏死过去,大脑一片空白。尚并未住手,一直打的王炳文又醒过来。

王炳文被严管三个月时,腿肌肉就萎缩,医生开始还为针灸治疗,现在已经不管了。为掩盖真象,劳教所不准王炳文的家人探视。在接见室,目击者亲眼见到干警将王炳文的亲属强行架走的一幕。当年学员邵承洛被严管时,一天24个小时被迫坐着,不准睡,如今身体还有后遗症。今天同样的遭遇落到了王炳文的身上。

大法弟子王炳文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劳教所,一直受到非人的待遇,人格的侮辱、身体的摧残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他为抗议非法劳教与迫害,而长期绝食,身体虚弱。但邪恶之徒为了达到“转化”目地,采用了极端的措施,长期严管。现在王炳文被关在一间屋子里,窗户都封上了,大小便都在屋里,不让任何人接触。

常听到王炳文屋里传出的摔打声和做洗脑的小丑气急败坏的嚎叫声,但听不到王炳文的声音。劳教所干警们规定不准王炳文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讲话,说是看护,实际上是邪恶的虐待。邪恶的协管与做洗脑工作的小丑们及干警对王炳文的迫害在见不得人中实施。

2004年2月的一天晚上,半夜时分,我们听到王炳文的房间里传出马扎碰撞的声音,紧接着传出邪恶洗脑者王玉兴疯狂的嚎叫声。无法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根据常规猜测:这是邪恶们转化不成,又一次疯狂的发泄。

当有人责问那些协管:王炳文与你们无怨无仇,干嘛那样折磨他?协管说:我们也不愿意这样,没办法,干警叫我们这样干。这就是劳教所转化教育的真实情况。

现在王炳文被几个协管严密监管,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日夜固定的坐在马扎上,一动不准动,每天两次灌食,人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了,肌肉严重萎缩。

王炳文的亲属到司法局与劳教局为王炳文非法受迫害的事上访,可司法部门根本就不管。请各界关注大法弟子王炳文在青岛劳教所受迫害一事。望知情者提供、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行。

=====
王炳文的家庭电话:0532─2685305 市南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