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级伤残者学法十天能自理 说真话讲真象遭迫害 【明慧网】

四级伤残者学法十天能自理 说真话讲真象遭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16日】河北秦皇岛铁路车务段职工李欣,在1998年4月上班途中因车祸,致伤头颈部、气管挫裂、颈椎骨折、声带麻痹,语音量减小,甚至别人根本就听不见。先后辗转到北戴河281医院、北京301医院(因患者多,无法立即手术又转回地方医院)、唐山骨科医院、唐山煤炭医院,治疗半年,花了数万元。李欣家人想请北京专家到唐山做手术,可是手术费、专家费、住院费要花上一大笔钱,经济上无力承受。1999年1月由于经济原因,手术没做,李欣回家,到秦皇岛市中医院進行保守治疗。为了缓解肌肉萎缩,李欣每天扎半个小时的针灸,医生说只能维持,不能根治。那时的李欣虽三十多岁,可面黄肌瘦,因压迫脊髓,脖子都支不住自己的脑袋,除了睡觉休息外,脖子上一直戴着用硬板和海绵做的颈托,走路必须有人搀扶,站立无力,而且一会儿不如一会。李欣的丈夫整天伺候她,无法上班,孩子被送到奶奶家。家里的钱全用光了,亲戚朋友都不肯再借钱了,生活上走投无路,家不象家,李欣几次想:活着干啥,死了算了。

1999年4月,在家养病的她看到楼下有炼功的,是法轮功。因在唐山住院期间,一位病人的亲戚对李欣和丈夫说过:炼法轮功对小李的身体会有好处。那人还送李欣一本《转法轮》。李欣和丈夫听说是很宝贵的书,便好好保存,但那时小李一点也没想起看。这时见楼下有炼功点,也想去炼。在家人搀扶下下楼,炼功人见她身体支持不住,就告诉她:你就自己在家炼吧,能炼多少就炼多少。由于身体状况,她炼不全整套功法。

1999年5月,秦皇岛公安医院给小李做伤残鉴定,因车祸导致的声带麻痹、颈椎骨折、脊髓损伤、四肢肌肉萎缩、劳动能力丧失,构成四级伤残。

1999年6月,楼下的炼功人对小李说:你还不知道法轮功的做人要求和讲的一些道理,你看一看《转法轮》,再炼吧。小李这时才找出一直保存的《转法轮》。看过书后,小李明白了:要做个身心健康的好人,就要时时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道德高尚的人。小李想:这么好的功法一定要炼。学法十天左右的一个中午,吃过饭后,她两臂支在床边,低头在发愁,发愁炼不全功法,忽然感觉好像有人在她脖子后面猛的推拿了一下,当时小李惊讶的动了动脖子,脖子竟能自由活动了,两掌心也热呼呼的,浑身也有了力气,生活能自理了。小李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帮她调整了身体。她也不用去扎针灸了,一个月后,她开始干一些家务了。法轮功使小李恢复了健康,又充满了对生活的勇气,家里又有了往日的欢乐。

1999年7月,江氏凭借编造假新闻,一意孤行的对炼功人进行残酷的镇压。法轮功使无数人道德回升、身心健康、家庭和睦的事实,使小李深深的知道:法轮大法好!做好人、锻炼身体也不是参与政治。虽然得法才一个月,面对风云突变,小李依然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2001年6月,小李重新走上工作岗位,准备用好的身体和好的心灵服务于国家、社会、他人。上班后,为了使人们免受江氏谎言的毒害,她将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讲给领导、同事。2001年10月,因信仰法轮大法,秦皇岛车务段领导将她调离北戴河车站(因是中央领导避暑之地),让她到比较偏僻的抚宁火车站工作。2002年5月,因她向世人讲真象,秦皇岛车务段领导让她母亲和丈夫看住她,还没收了她的大法书籍,强迫她写“决裂书”。她母亲和丈夫因害怕,替她写了“决裂书”。2002年9月,小李找秦皇岛车务段领导要书,他们没有给书,还稳住小李,然后同秦皇岛610的人及抚宁站站警,强行将小李送往设在昌黎县的洗脑班。

昌黎洗脑班利用各种办法强制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一是放高音喇叭播诬蔑大法的假新闻和假气功、假善等东西,“熬鹰”不让睡觉;二采用一个人一间屋,在屋内安放监视器,观察学员的神情、表现,找机会下手转化。

小李绝食,要见秦皇岛车务段的主要领导。洗脑班的人给她灌食,还骗她说:你吃饭,领导就见你。结果一年也没见过主要领导。

洗脑班还采用罚站、关禁闭等方式,逼大法学员放弃信仰。声称:不转化别回家,谁不转化也不行;不转化别睡觉,直到转化为止。李欣和另一名学员李岚找洗脑班的人讲理,洗脑班的人却以扰乱工作秩序为由,将两人送往昌黎看守所,行政拘留15天。然后又送回洗脑班,继续迫害。李欣在昌黎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一年。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秦皇岛车务段领导按待岗标准发给李欣生活费。李欣丈夫挺过了妻子出车祸的创伤,可是承受不住江氏发动的这场从经济、精神、肉体加株连的残酷迫害,与李欣分手了。

只因坚持自己向善的信仰,就被剥夺人身自由,无理关押迫害,给多少善良的炼功人及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创伤,江氏及其追随者必须对这一切负责。同时希望更多的世人不要受谎言的毒害,记住“法轮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