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走出迷茫

【明慧网2004年5月19日】最近我看了明慧与周刊文章,明确当前正法重要性,为了揭露邪恶,讲真象,也写了自己学法与被迫害的过程。

1998年得法以来最大的变化是我长期头痛病消失了,因为那时性格急,别人做的事自己老不顺心,一切家事都压在自己身上累的喘不过气来,对家庭很厌烦。后来两个女儿也得了法,使我懂得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常常上外边洪法,一天过的很快乐。

1999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那时在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刻,分不明白,多数同修上京证法,我却无动于衷。经过深入学法后对这场迫害有了一定的认识,坚定信念,一定要走出去证法,但是由于怕心一时去不掉,直到2000年11月26日与同修上京证法。被恶警抓住送到北京办事处,除了和他们讲真象之外,什么都不配合他们。直到下午3点左右来了乡政府书记用车接我们回去,没想到回去等待我们的是一帮打手,一進门先把两个男同修拉出去打,我和另一个女同修是一个副乡长。他手提着电棍恶狠狠的骂我们:你们真行,敢跑到北京。上手就是两巴掌,又打另一个同修,手段真是阴险毒辣,只听的外边被打的惨叫声,从早上9点开始一直打到晚上12点左右。后来把我带到另一处作笔记,我只和他们讲真象,别的就不理他们。他们强迫我按手印。外边的同修被他们打的惨不忍睹。这时从外边進来八、九个恶警围上我,你一拳,他一掌的打个不停。

恶警抄我家时,三女儿正看着书,他们闯進我家,那时已经10点多了,他们当着我丈夫的面把大法的书和经文都拿走了,把我三女儿也带走了,只听她发出剜心透骨的叫喊声。回家已经12点多了。

他们为了执行江氏集团的所谓任务,迫害无辜,编造谎言,欺骗人民。第二天他们向我家勒索了一万元钱。把我们送县劳教所拘留15天,还向家人勒索钱,家人没办法只好把三女儿嫁妆钱还贷款几千元给了姓李的书记手里,他们也没给打条任何凭证,只是给了家人拘留证。半月时间到又由李书记接回,每人要500元饭费,5天交齐。拿钱时书记满脸堆笑的对我说:你走了那几天,家人别提多伤心,你女儿眼也哭肿了。当时二女儿正怀着孕。2003年期间家人监视得我连书也看不上,经文很少接上。经过长时间的学法,认识到是由于自己对亲情的执著。怕女儿为我担忧、怕丈夫和我大发脾气。师父让我们讲真象,我连家人也说不了,真不配当师父的弟子。我好不容易借到了书,从此经过艰难的努力,开始在家里炼功学法,逐渐敢在家里放资料,也常上外城市买菜,向世人讲真象、发传单,和买菜的人说我是大法弟子,不会少斤缺两,时时严格要求自己,用慈悲善心对待家人,慢慢地环境可以了。我现在除了给二女儿哄孩子外,有时间就看书。有师父的法在提醒着我:“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所以一定要多学法,才能从磨难中解脱出来,才能去掉人的根本执著。现在好了,时刻用法来衡量走好以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