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河北大法学员证实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5月22日】

(一)记一次北京上访

自1999年7.20以后,我们不但没有了修炼的环境,还遭到公安的迫害;家里人受媒体中的谎言蒙蔽,反对我炼功;社会上受谎言蒙蔽的人对我非议。我和同修切磋,应该去北京上访。在2000年正月,我和几位功友一起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

我们到了信访门口,只见那里站着许多人(后来才知道是各省市的便衣警察),我们刚走近,就有人问:“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他们又问:“哪儿的人?”我说“是河北的。”话音刚落就有人喊河北的警察,可是没人应声。他们就对我们说:“你们干什么来了?”我说反映情况。他们说:“你们等会儿吧,等你们那的人来了就领你们去说。”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我带来的心得体会,就拿出来给她看几个人一人一份,他们看完后,好象明白了什么,就还给了我。并说:“你们快回去吧,这里的工作人员都不上班了,快走吧!”我们很犹豫,心想找个地方住下明天再来。

正和同修商量着,忽听人群那边有人喊:“你们站住。”只见一警察气冲冲的向我们走来,说:“跟我走。不在家好好呆着,跑北京闹事。”同修悄声跟我说:不能跟他走。当时我心态稳定,语气平和的跟警察说:“我们不是来闹事的,是来反映情况的。”他说:“你们谁也见不着。”我说:“我见不到别人,能见到你,我也不白来。你不知道法轮功有多好,叫人做善良人,使人祛病健身。”一边走一边说,我就象见到了久别的朋友一样跟他讲。他态度缓和的说:“见到我有什么用,我什么事都管不了。”我说“你能明白也是我们的心愿。”

(二)在洗脑班里

邪恶之徒用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每天上午都有人来给我们上课,讲的都是污蔑大法、诽谤大法的内容,有时还强迫我们念污蔑大法的白皮书,我不念,就罚站,听了讲课的内容就头昏,闹心,我想什么办法把我肚子里的话说出去呢?于是,他们上课时我就主动举手,我以祥和的语气拉家常,我们每个人也有了说话的机会,双方都不紧张了,打开了局面,我们解答了他们的许多疑问,如上访,吃不吃药,每个同修都说了自己炼功前后的对比。由于我们讲真象,管教也不对我们那么恶了,还说:“我们慢慢都被你们战胜了。”但也有个别难以度化的。在劳动之余,我给他们讲故事,如杨乃武与小白菜,那些不明真象的官员费尽心机藏起一个“冤”字,最后丢官罢职;讲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典故;讲了个人体会和炼功后的奇效。他们从心里明白了,也服了,还说我三句话不离本行,我说我受益了也想让别人受益。一个人有个健康的身体多好啊。他们对我们炼功人有了一个正确的认识和理解;有些人对我们也稍有惧怕,因为当恶人迫害学员时,就会头疼、发烧、呕吐。其实这就是“恶有恶报”。

我本来是被定了劳教的,在这里我做了我该做的,当我出现了严重病态时,就堂堂正正的走出了“转化班”,心里轻松极了,因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改变我对大法的坚如磐石的信念,还救了那么多有缘人,他们也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三)在日常生活中

怎样把握正念呢?我想假如常人这一层都是铁的成分,名、利、情就是吸铁石,你能不能为其所动,不就可以试出自己纯不纯,是不是纯金。又如一个钟表它已经走不准了,你看了以后不仅没有得到准确的依据还会误事。我认为这就是自己修不好的危害。学生差几分考不上大学还可以复读重考,而我们都是万古难逢,时不再来的万古机缘啊。

我在日常生活中,跟接触到的所有人讲真象。在功友的启发下,买鸡、鸭、鱼不买活的,顺便讲我是炼法轮功的不杀生,和自焚真象;买日用品多找了钱,我及时退回,顺便就讲法轮功叫人做好人。这样效果很好。因为这是他们能看的见的,接触到的实际,能使更多的世人得救。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