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给外国朋友们讲真象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5月22日】前一段时间我连续结交了一些外国朋友。虽然是外国人,但既然让我遇到了,那就是我要讲真象的对象。于是我以有限的英文水平跟他们弘法、讲清真象,最终大法的力量超越了文化的障碍。我想把其中一些事情与我的体会和同修们交流。为了方便同修阅读,我把不同时间发生在不同人身上的同类的事归纳在一起写。

人在异乡,会遇上很多困难。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为别人着想的心,总能事先为别人想到他们所需要的,帮他们解决。这个过程中,我用善的力量赢得了他们的尊重和喜爱,他们纷纷说:“你是最理解我的人。”所以他们很快就把我当做了异国他乡里难得的朋友。他们愿意和我聊天,无话不谈,于是我就在大家共同的话题里开始找机会潜移默化的讲真象。

有的外国朋友是天主教徒,我和他们聊天时说:“你知道吗?我们从小受的××党的教育,所有的宗教和信仰都被说成是迷信;说耶稣只是传说中的人物,根本不存在。”“是吗?!”她听了很惊讶。“但我比较幸运,我的中学是一所非常好的学校,我的历史老师不保守,她除了教给我们书本上的东西,还告诉我们,西方人认为耶稣是存在的,他们有证据。”“这样还不坏。”“但我就更困惑了,我不知道哪个对。”“是呀,你有两个观点。”“直到我学了法轮功,我的师父告诉我们,耶稣是一位非常伟大、非常好的神,这时我才确定了真实的情况。”她松了一口气,“你真是幸运呀。不过我现在对去教堂有看法,人们只是去念念圣经,出了教堂又是老样子。”我说:“我的师父告诉我们,耶稣说过,你信他你得照他说的做。所以重要的是在生活中如何按耶稣的教导与人为善。我的师父还告诉我们,神是无处不在的,你在干什么他知道,你做的好他自然会帮助你。”“说得很对呀。”于是他们问我大法是怎么回事,我们的师父是怎么回事,我们信仰的是什么内容,我都一一向他们做了解释。

一次一起吃饭,我向他们介绍每一样菜,当说到竹笋时,我说:“我有个好朋友是中国南方人,他告诉我他的家乡有很多竹山,长满了青青翠竹。他童年时经常到那里玩耍,回家时就挖一些竹笋带回吃。”“真是太美了,我喜欢这种生活。”我紧接着话锋一转,“但他现在在监狱里。他也是法轮功修炼者,就因为和其他修炼者一起吃饭就被判了5年。”“什么?!”这种强烈的反差让我的朋友们感到震撼。“而且警察抓他的时候检查了他所有的东西,把他的现金和首饰全拿走了,还开走了他的私人轿车,却没有留下如何收据,这些东西全都变成警察的私人财产了。”“这些警察简直是小偷!”“不!是强盗!”“对!”

他们和我聊起他们的生活,我就向他们讲起在劳教所的艰苦生活,繁重的劳动,恶劣的卫生条件,严密的监控……,一到有领导和外国人来参观时就装腔作势。他们非常惊讶,同情的说:“你这么年轻就经历了这么多苦难,真是太不容易了。”我说:“警察让吸毒和卖淫的人和我们住在一起,为的是监视我们,还让他们打我们。但我们把我们师父教给我们的做人道理讲给他们,他们说我要是早明白这些才不会干那些事呢。以后我们学法他们就帮我们放哨看着警察。他们回家之前警察问他们在劳教所的收获是什么,他们说,你们没有改变我,但法轮功把我给改变了,我回家也炼法轮功!”“太好了!”“警察虐待我们,我们就跟他们讲道理。”他们说:“你相信吗?每个人做了什么都会返回来的,好事会返回来,对别人不好也会返回来。”“对!我们就告诉警察你不要再虐待别人了,不是为我们,而是为你,这么做对你们不好,很多警察也改变了,有的也要学大法。”“你们真是宽容!”

他们越听越爱听,有时会要求我再多讲一些。我就把劳教所里各种折磨大法弟子的方法一一向他们描述,他们全都震惊了!他们怎么也想象不到今天的世界还有这样的刑罚,说:“简直是中世纪!”有的外国朋友心情沉重的说:“我来中国之前我的家人说这里不好。我来了以后看到新闻里写的全是好事,我还以为是真的,我以为历史上发生过的事都已经过去了,没想到现在还有这么邪恶的事情。江××难道想把别人都变成傻子吗?他这样愚弄我!”我说:“是呀,一切都被掩盖着,中国的媒体上所讲的关于法轮功的事全是谎言。”有的朋友说:“谢谢你让我了解了这么多,我有一个朋友是记者,回国后我要把这些情况告诉他,我要让我们国家更多的人了解真象!”还有的朋友对我说:“我们国家的总理前几个月来中国访问,当时很多人反对,说你为什么要去那儿?那个地方有人权吗?”我说:“对呀!如果你们是来帮助我们建设国家的,我一点都不反对。如果你们的投资能有回报,我们的经济也搞上去了,双赢当然好。但你知道吗,江××在用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力来镇压法轮功。”“四分之一?!”他又震惊了。“对!关押我们的监狱、劳教所很多是新建的,他们给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发了大量奖金。这么多钱都用在这种没有任何收益的坏事上,你们的国家迟早会血本无归的!”“你说得太对了!”“而且谁也不应该资助凶手杀人啊!”“你说的对!我有个叔叔是一位大老板,我回去一定得告诉他这些,还要让他告诉他的朋友们,我们是比美国还讲人权的国家,我们不能帮助暴君杀人!”

我陪他们的过程中,给他们介绍了大量的中国传统文化,他们都听入了迷,纷纷问我:“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再讲点给我们听。你说的这些有书吗?我很想看看。”我说:“那些书都太古老了,连我们中国人都看不懂。”“是呀,我以前也看过佛教的一些书,可看不懂。”我说:“但你可以看我信仰的法轮大法的书,我给你讲的这些历史人物,修炼故事和佛、道两家的理论那里全有。这本书是用现代汉语写的,而且已经翻译成了你们国家的语言,是现成的,你们看起来方便。”“这太好了!我一定要看。”

一天,我不得不改变和他们的约定,再见面时他们问我怎么了,我说:“我的一个好朋友失踪了。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她在哪。我去和我的朋友们商量怎么帮助她了。”“有结果吗?”“还没有。她和我一样大,是一个非常快乐的女孩,她在劳教所里总是帮助大家。她有一个小男孩,她上次被抓时孩子才一岁多,那时候天天喊着要见妈妈。等到她回家时,孩子都三岁了,现在孩子刚四岁,她又被抓走了。” “这太不幸了。她的家人也不知道她在哪吗?”“不知道。我当初被抓时我的家人也一直不知道我在哪,他们非常担心。我那时在看守所里没有衣服换,也没被子。所以我们非常担心她。有些人致死都不知道在哪儿。”这是我唯一一次在他们面前流露出伤感,他们也都很伤心,我说:“不管我受什么罪,我从来没为自己的痛苦伤心过。但一想到别人要受那样的苦,我就非常难过。”“是呀,善良的人都会这样的。”他们纷纷焦虑的说:“你在这儿太危险了。我真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回家,我怎么才能帮你呢?” “我还发现我的电话被监控了。”“这里没有通信自由?”他们惊讶的说,于是他们开始用他们的母语交谈,过了一会对我说:“我们刚才是在商量怎么帮助你。我们想用我们的名字买一个手机号码给你用,这样他们就不知道你的电话了。”“谢谢你们。我可以买不署名的电话号,我也不会在电话里说什么的,放心吧。”

之后,他们每次见到我都要用另外一种口气问我:“How are you?(你好吗?)”一次,我说:“说真的,不是很好。”“怎么了?”“你能想象吗?警察打电话到我家,问我是不是去挂法轮功横幅了,我父亲非常生气,说你们什么证据都没有,凭什么这么说?”“那后来怎么样了?”“我主动给警察回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我不把你当警察,人都是父母生的,你上回的电话我爸一着急生病住院了,你以后别这样做了,劳教所是什么地方呀,那么多人被打坏了,你可不能为了完成任务就随便找人顶罪,你可不能再把任何人往那里送了。”“警察怎么说?”“他说我知道了,咱们互相体谅吧,找机会咱们一起吃个饭。”我的朋友高兴的笑了,说:“你做的太好了!”

有一位朋友不久前生了一场大病,他说他那时在他们国内就听说过法轮功,想向我了解一下。我就把一些在大法中祛病健身的事例讲给他们,他们听了以后高兴的说:“真是太神奇了。”我对他说:“我们的身体变好并不是象通过体育锻炼一样练动作好的,而是修炼大法后凡事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心态平和,精神的作用使自己的身体由内到外发生了一个变化。《转法轮》这本书讲了很多非常好的道理,能够帮助你从另外的角度认识问题,调整心态。我觉得你有时控制不了你的情绪,这样对你身体不好,看看这本书对你有好处。”“你说的很对,很多病都是生气造成的。我是想找一个方法改变我的性格了。”“不管你炼不炼,将来你万一遇到什么过不去的事,你就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念真善忍,你的善心会得到帮助的。”他激动得一拍我的肩膀,说:“太好啦!非常感谢。”

就这样,我的外国朋友们全都表示要看大法书,要更多了解大法真象。有一位朋友对我说他回国后马上就要学炼法轮功,有一位朋友当时不忙,偏巧我以前存过他们国家语言的电子版大法书,就给他看,他在中国时就经常跟我讨论书里的一些他感兴趣的内容,其他人我也把他们国家的大法网站的网址告诉了他们,还把明慧网的网址告诉他们,并且告诉他们怎么把明慧的界面切换到他们自己国家的语言。

现在他们陆续回国了,他们给我发E-mail时都纷纷对我说:“我非常怀念那段美好的时光。你现在快乐吗?你一定要小心。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人。谢谢你对我的帮助,我非常理解你的处境,非常希望能够帮助你,如果有什么需要请一定要告诉我。”我对他们的善心一一表示感谢。

我想不管现在他们能否進入修炼状态,他们能看大法书就在种下他们未来修炼的因缘。不管我能否有机会得到他们的帮助,他们能在这时主动表示要帮助大法弟子就在摆放他们未来美好的位置。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世人,在无求的帮助他人的同时也开创着自己的环境。

我知道我对外国人讲的真象远没有我对中国人讲的那么生动,也肯定不如那些精通外语的海外同修讲得好,之所以把这个故事写出来是因为这个过程是对我的一次锤炼,我突破了旧势力的安排。

由于在劳教所的高压迫害,我在那个严酷的环境里要面对很多问题,精神始终高度紧张,回来后我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几乎把英文单词忘光了。按旧势力的安排,我是绝不可能用英语讲真象的。但对所遇到的一切世人讲真象是师父对我们的要求,是我的使命,我当时就想着我一定要讲真象,我一定要救众生,大法弟子坚定的一念不可阻挡。结果证明大法能使不可能变成现实。

经过这些年的迫害,我的身体大不如从前。我要陪同他们,还要说外语,这对我的体力和精力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有两次我太累了,只觉得天旋地转,就要一头摔下去,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能倒!不能让旧势力的迫害得逞!我要展现的是积极向上的大法弟子形象!”于是我稳稳的站着。我的外国朋友看到的始终都是我的微笑。在一起时他们经常对我说:“你经历了如此多的磨难还是这么坚强,这么快乐,这真是一个奇迹!我知道这是因为你有一个强大的信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