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念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5月22日】我是98年5月底得法,至今已快六年了。在这六年中,我觉得走的并不轻松,也有很多经历和感受想要写出来。因为自己文化低,所以迟迟提不起笔来写,为了冲破障碍,我今天写出来,有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两次進京证实法的经历

从99年7.20邪恶镇压开始,我曾两次進京证实法,第一次2000年6月29日被遣送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派出所把我列为重点,经常和街道办事处、居民委轮番到家骚扰,特别他们认为的敏感日我家更不得安宁。除了找我爱人和我爱人的领导外,他们还打电话骚扰我妹妹和我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致使父亲住院,现已双目失明。

第二次2000年12月7日,我再一次到北京证实法,在广场我的横幅还没完全打开,四个便衣将我按倒在地。当时我没有一丝的怕,嘴里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四个警察两个抬胳膊、两个抬腿将我扔進车里送到前门派出所。由于我不报名,遭到了恶警的拳打脚踢、打嘴巴。当时大法弟子很多,因大家都不报名,他们把我们集中到派出所后院。我们大法弟子集体高声背诵“论语”和“洪吟”,那声音响彻云霄。后来我们被送到北京各个派出所,我被送到郊区青云店派出所,到派出所我就开始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

当天晚上,所长和一个叫“铁嘴”的来审了我一夜,不许我睡觉,还说连审三天三夜。当时我并不怕,三天三夜算什么,来了我就没想回去。我不配合他们,一有空我就背“论语”“洪吟”和其他经文。没想到第二天“铁嘴”说这人我是没办法了。虽然不再审我但是不许我睡觉,一直让我坐在凳子上。我绝食抗议的第四天,所长有些害怕了,怕有危险他们担责任,所以白天一个警察看着,晚上两个警察看着。北京12月的天气比较冷,室内潮湿温度又很低,晚上冻得我全身发抖,鞋垫都是湿的。我就默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不怕冷。到了第五天,所长更害怕了,把我的情况报告了上级,第六天专门处理法轮功一事的一科特批释放我。六天不吃、不喝、不睡的我精神状态很好,警察一个个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都觉得是奇迹。晚上所长亲自开车将我送到火车站。我心里知道是师父呵护着我、保护着我,我才能平安回来。

正念使用神通

师父说:“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的过程就是不断的认识自己的不足从而去掉不足的过程,只是许多最根本的执著认识得越早越好。认识到了本身就是提高。能够去掉它,或者克服它、消弱它,最后完全去掉,这个过程就是在不断的提高,也是生命的根本转变。”(《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讲法》)

在2003年5月20日,因为我散发真象资料让恶人发现,被抓走。由于当时心态不稳,发正念定也没定住他。恶人将我送到附近派出所,当时派出所来了许多围观的人,但我没有一丝的怕,脸上带着微笑,心里想这么多人正是讲真象的好机会。于是我就把没发完的真象资料发给每人一份(其中包括警察)。有的人看后又提出问题,我就给他们解答,他们当时被我的正念抑制住了(这个派出所曾抓了许多散发真象资料的大法弟子)。

讲完真象,我就请师父加持我,开始发正念,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得走。警察将我铐在暖气管上后抄我家去了。当时屋里只剩下四个人,两个户籍员、一个看我的警察和一个玩计算机的小学生。我看时机已到,马上发正念让那两个户籍员走,果然一会他俩上楼去了,我又发正念让看我的警察睡觉,过了一会我发现警察手里拿着报纸有点困了,我又发正念让他把报纸举高点挡住他的视线,果然他把报纸举起来了。我看时机已到,稍一用力手铐就脱落下来了,马上起身。玩计算机的学生看着我笑,我摸摸他的头直奔三道门走去。一边走一边发正念,谁也看不见我。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走出了魔窟,又加入到讲真象证实法的洪流中来了。

在这四年多的迫害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所以我们什么都不要怕。尤其那些没有走出来的同修,真得要好好想一想了,不要在神与人的路上徘徊了。师父在“正念制止行恶”的经文中告诉我们,可以用正念反制恶人,正念可以保护自己,那我们还有什么可怕的哪?抓紧时间讲真象救众生,这是我们的责任。走好最后的路吧,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