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们啊,该醒了(下)


【明慧网2004年5月6日】(接前文)

一个看似平凡的神迹

认识老李是在劳教所里,刚到劳教所,早听说“转化”搞得挺凶,对于警察找去“谈话”,还是挺戒备的。那天,吃饭时,正好在老李身边,突然,老李高兴的跟我说:“张干部来了,太好了!”我很奇怪,他跟我解释:到劳教所后,他主动的一个个找警察谈话,把真象告诉他们,警察们最初觉得正中下怀,以为可以有机会“转化”他,哪知老李由浅入深,把真象甚至大法的法理用最浅白易懂的语言讲出来。警察们后来才明白,老李是在“转化”他们,越听越有道理,越听越觉得老李冤,最后,队长一看这不行,再谈下去,手下的都得去炼法轮功了,于是有了不成文的制度,和老李谈话得两人在场。

张干部平时老碰不到,老李一直没有跟他讲过,好不容易瞅着机会,老李岂能错过?老李赶上前:“张干部您好!我想跟您谈谈心,交流一下思想状况,您看今天能不能安排一下呢?”按劳教所的制度,被关押的人员主动找警察谈心,警察是应该接受的,张干部含含糊糊的答应了,可看得出来,他是在躲。

我这下真是大开眼界了,一般学员都是戒备警察谈话,老李却是主动谈,讲清真象,搞得全队的警察们见到老李就躲,怕老李找他们谈话。那么,在另外空间,老李的神体可能真的就象师父讲的“口中利剑齐放”(3),神通大显,邪恶闻风丧胆。

当然,有个别警察也会趁夜晚值班的时候,偷偷把老李叫到办公室,痛痛快快的听老李讲,有一次,某干部晚上听老李讲了5个多小时,半夜2点才回来,看得出来,老李和干部都很痛快。

我问老李,是不是什么问题都能够讲得清楚?老李说:“碰到不能很好解答的问题时,我会告诉干部,这个问题我需要思考一下,再给你答复。然后,回来我会好好想想,往往碰到这种情况,都是有法理上认识不清的地方,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怎么会解释不了呢?只要在法理上认识清了,所有问题都能解释。”就这样,老李在讲清真象中,自己在法理上也越来越清晰,对邪恶本质看得越来越清楚,对法越来越坚定。那么,相应在讲真象中,碰到的解答不了的问题也越来越少,能力与智慧也越来越大。

老李在讲真象上真正大展神通的时候,是在劳教所后来办的所谓“小号子”洗脑班上。当时那个“小号子”非常邪恶,采用卑鄙手段折磨学员,许多学员被犹大们的鬼话搞得稀里糊涂,妥协了,所以,大家都相互转告:千万不要开口和它们讲。结果邪恶就来硬的,折磨学员很厉害。老李也被搞去了,一去,老李说:要谈可以,任何问题都可以讨论,但必须保证我的睡眠。邪恶一听,只要你肯开口,就好办,于是答应了。然后,犹大们轮番上阵……

9天后,老李回来了,他是唯一一个没有被“转化”回来的,回到严管班,他告诉我:9天中,回答了它们100多个问题,犹大换了几批,都是恶警们看着不行,快要被老李“转化”了,赶紧调走的。

这其中有个插曲:恶警安排了一个包夹,跟老李曾经发生过很大冲突的吸毒犯,想让他好好整一下老李。因为老李每天只能睡3-4个小时,有一天,恶警、犹大不在,那个和老李有过宿怨的吸毒犯悄悄的跟老李说:“你赶快趴在桌上睡一会,我替你看着。”原来包夹在旁边陪听了这么久,明白了老李才是真正的好人。善哉!也只有大法弟子――正法中修出来的正神,才能有这般善化众生、震慑邪恶的力量。

从“小号子”回来,老李多少有点自得,邪恶开始钻空子,有个犯人激他说:小号子算什么,楼下的心理治疗室才“黑”,你到那里保证“转化”。老李也不含糊:“心理治疗室算什么,走哪里我都不怕!”结果,没几天真的把老李关進了所谓“心理治疗室”迫害。(心理治疗室是劳教所专门整人的房间)

老李明白自己被钻了空子,但也没什么好怕的,来了就是除恶。这次,邪恶换了几个“重量级”的犹大,也没奈何了老李,最后,恶警想动粗的了。

一天,包夹偷偷告诉老李:今天晚上你睡不成了。老李一听:“这不是搞邪了吗?”发正念铲除,晚上,恶警特意安排了一个大个子恶警(上了恶人榜的)来对付老李。到了10点半,老李说:“我回去睡觉了。”起身就走,恶警把路一拦,老李年纪很大,又瘦又小,双手一推,把恶警推在墙上动不了。恶警很吃惊:“你怎么这么大劲啊?”老李在近处闻到了一股酒味,大喝一声:“你上班喝酒,我要告你!”恶警吓得动弹不得。老李堂堂正正开门,回去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恶警悄悄上楼找老李:昨晚我没有上班。他怕老李告他,老李说:没上班你找我干什么?!恶警哑口无言,从此,恶警们再也无人敢为难老李。

18天后,心理治疗室也动不了老李,也就结束了。就这样,该劳教所“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两大“黑窝”在老李面前啥也不是。

其实,该劳教所是相当邪恶的,在同一时期,该劳教所采用长期不让睡觉、罚站、连续几天几夜吊铐、殴打等手段转化学员,能坚持下来的学员都遭受了相当大的苦难,曾经有学员绝食100天,最后也是意志模糊妥协了。

老李每天饭照吃,觉照睡,邪恶来“文”的,老李把真象和道理说得透,恶警犹大们哑口无言;来“武”的,老李有大法赋予的智慧与神通,奈何不了他。恶人恨得咬牙,可在他面前就是恶不起来。

老李在犯人行恶中屡次显神通,制止行恶,关于这方面,见明慧周刊第111期《在劳教所用正念制止行恶》。

最后,老李在劳教所谁也不管了,带着包夹自由走动,包夹成了他的跟班。说到包夹为什么这么听话,有个典故,曾经有个包夹想整老李,老李义正辞严,惊动了管教干部(也曾经上过恶人榜的),管教干部把老李和包夹叫到办公室,问明情况,对包夹说:“你搞邪了,我加你的期!”老李连忙说:“算了算了,你也别加他的期,你就给我换一个就行了。”该干部专门陪老李上楼到班上训话:“你们看老李多好,讲义气,我告诉你们,你们谁要敢为难老李,我加谁的期。”从此,包夹毒犯见老李客客气气。

老李到期前,劳教所不甘心就这样放了老李,准备把他送精神病院迫害,管教队长亲自给老李的老伴打电话造谣:“我们请了最好的医生给老李检查,诊断他得了精神病。”那个大个子恶警也开始造势,公开在班上叫嚣说:“没转化的都是精神病。”有好心的警察也悄悄的告诉老李:“你回不去了,准备去精神病院吧。”一时间,邪恶气焰嚣张起来。

老李还是那句口头禅:“这不是搞邪了吗?”他想:“我坚决不去精神病院,如果万一送去了,我要把那里闹得天翻地覆,然后再出来。”每天,老李专为此事发正念,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3)。不久,再也没有这方面动静了,直到老李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看来精神病院的邪恶还真怕老李去了,搞它个天翻地覆。

当我把老李的故事讲给一位同修时,他不以为然的说:“那当然啦,他有功能嘛。”言外之意,别人没有功能,是做不到这样的。

如果从常人的角度上讲,老李也没有“功能”,他那些大展神通的故事,在常人中你都可以找到解释,来证明这一切并非超常的。你说他没有功能也行,因为他和我们大多数普通弟子一样,看不见自己有什么功能,也全不知道功能的形态。可是,他信,他丝毫不怀疑自己的神通。

每当思想中有不好的念头时,无论何时何地,他第一反应就是发正念清除,甚至做梦时都在清,梦中没清,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发正念清除,常常每天光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东西,就要发十几次正念,真是老老实实、不折不扣的照师父的话做。

在遭受邪恶迫害中,关键的时刻,第一念想到的就是运用那些在别人(甚至自己)看来摸不着、看不到的功能,这就是神的思维,正因为他坚信,所以就和不能够达到足够坚信的同修不一样,就能够在世间这个迷中、梦中大展神通,除邪恶、救众生。

这里要跟同修切磋的是,这个故事并不想“树”一个高不可攀的“典型”,就象很多大法中的神迹一样,不少同修看完了,也只是觉得羡慕或者更觉得自己不行,差距大。如果是这样,这个故事就失去了它的意义了。

其实,老李是个很普通的同修,和其他同修相比,他没有什么特殊的神通,也没有看到什么别人看不到的特殊景象,他也有很多执著,甚至有些还很强烈,也有被邪恶钻空子的地方,有些时候他也不同程度默认了邪恶的迫害。这样一位平凡而普通的同修,所做的一切当然和所有同修都一样,非常简单:讲真象、发正念。

同修,千万不要认为别人修得好才能做到,千万不要用“我没有功能,不行”来否定自己,不是说一定要修得没有执著了才能大展神通的,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现在这个“人神同在”的特殊时期,直到最后一步,人心都会有的,关键是神的一面要主宰自己,要当家,要说了算。

一句“他有功能,我不行”包含多少人心啊,自卑、妒嫉……,也许你已经神通大展了,你也是师父的弟子,你就是伟大的神,为什么要羡慕别人呢?

* * * * *

同修们,师父真的是把主掌天地的所有神通都传给我们了,一切尽在正法口诀中,尽在“灭”中。就看我们有多信,越坚信,能力越大,智慧越大。只要你坚信,你就无所不能,就这么简单。

我悟到,目前正法進程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师父连续发表《正念制止行恶》和《正念除黑手》后,全国恶势力突然表现极为猖獗,各地许多资料点被破坏,许多同修被抓,甚至有些地方开始出现“文革”后从未搞过的逐户排查。我想这很可能是黑手的最后疯狂,同时,也可能是需要正法弟子真正的大展神通的时候了。

人世间的梦也好,旧宇宙中的那悠悠漫长的梦也好,那曾经有过的辉煌灿烂、层层轮回、苦海沉沦,种种数不尽的故事,皆是大梦一场,“一梦万年终靠岸”(《洪吟》)。我们神的一面,真的该醒了,该彻底复活了。

同修们,未来各个穹体的至高无上的主――师尊亲手造就的伟大的神们,在沉睡亿万年后的今天,让我们复活吧,面对黑手的猖獗,面对众生的期盼,施展师尊赐予我们的无上神通,让所有的黑手解体,救度众生!

注:
1、《转法轮》
2、《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3、《洪吟(二)》
4、《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