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清旧势力的安排 彻底否认它


【明慧网2004年5月22日】正法过程中,旧势力一直在钻大法弟子执著心的空子,要强加给大法弟子个人修炼的关,好象是要帮助大法弟子修炼,其实质上却严重干扰了大法弟子做好目前应该做的三件大事——学法,发正念,讲清真象。下面是两个少数民族大法弟子的两个修炼小故事,看看她们是怎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

(一)离婚风波

同修A是少数民族,98年得法的,在重大问题上做得非常好,没有留下一点污点,几次被抓都堂堂正正走出来,没有出卖一个同修,最后劳教所也不留她,正法路上正念正行,很坦荡。邪恶不甘心,时不时的要抓她,她已经在外流离失所三年多了。说也奇怪,自从她被迫流离失所之后,以前总是挣不到钱的丈夫奇迹般的能挣工资了,经济上,生活上得到了保证,不影响做好目前大法弟子三件事,她也很清楚这是慈悲的师父安排的。可婆婆以儿媳在外不能回家,儿子自己又得挣钱养家还得自己做饭吃太累为由,一直劝儿子离婚,让他与带一个女儿的某某结婚,日子长了,儿子动了常人心,(她丈夫刚开始修炼,迫害就开始了,他就因怕心不敢公开修炼,但知道大法好)就提出离婚了。她们的孩子都上高三了,她们两口子恩恩爱爱,从来都没有吵过架,丈夫提出离婚是做梦都没想到的事。在感到确实不能照顾丈夫生活的情况下,同修A同意了离婚,本不想要一分钱,但考虑到孩子选择了自己,把孩子的那一份抚养费要来了。

在她把一切人心都放下之后,她爱人马上改变主意了,不离婚了。原本离婚也不是他本人的意思,而且他炼功之前曾有的胃癌初期状态又出现了。一着急又想到了炼功,可五套功法一个也想不起来了,忘得一干二净。就这样他来找他爱人学炼法轮功,也不离婚了。一学,他又马上感觉到小腹在转,病状没了。其实大家都替他惋惜,哪怕他文化层次稍高一点,《转法轮》能念下来,也不至于在正法时期落的差距这么大。现在她们夫妻关系比以前更牢固,更好了。她婆婆在此后不久身体大病过一场而无人在身边照顾。事后她也善意告诉了婆婆她的做法是不对的,在大法弟子无端遭受这么大的迫害的情况下还雪上加霜会遭报的,她婆婆也不吱声了,以后再也不劝儿子离婚了。

可这件事情并没有在这里结束。打那以后,同修A一想起婆婆来心里就有说不尽的委屈,十年谷子八年糠全都涌上心头。同修A说如果不修炼,自己非疯了。就这样,半年了还是突破不了,心里越来越难受,直接影响到了静心学法,讲真象救度众生也消极起来了。后来,同修B发现A的状态后,给她一针见血的指出这是旧势力强加的安排,也就是旧势力强加進来的个人修炼的关,因为她自己有那么一点人心的执著而被旧势力给加强,从而影响大法弟子目前的三件大事,一定要分清旧势力的安排与正法修炼的关系。

同修B告诉她,师父讲过:“除了新学员外,师父从99年7.20以后,就没有给你们制造过任何个人修炼的关,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同修A说自己对这句话一点印象也没有,一直以为自己得法晚,个人修炼没修好,一直以为这是个人修炼的关,从来都没有跟旧势力联系起来过,这次真是恍然大悟。同修B虽然当时几乎不差一个字的说出来了,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师父是在哪里讲过的,大概知道是一年前左右。同修A表示回去之后马上重新温习一遍师父的所有最近国外讲法。之后半小时内,同修B的脑子里先后有两次炸开似的,她知道给同修A指出问题的同时,自己也提高了一些,自身的坏东西也被消掉了一些,自己的智慧又打开了一层。过了几天,同修B终于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里找出来了。

这件事的过程中,两个人都在对法理的认识和去掉各自自己的执著与迷惑方面提高上来了,才破除了旧势力设的障碍。

(二)假钞

同修B也是少数民族,她得法很早,但自认为个人修炼不好,她也在外流离失所三年多,在重大问题上,方向问题上,正法修炼上做得很好。自从给同修A指出了这是旧势力的安排之后,旧势力恼羞成怒,马上给她安排个人修炼的关。慈悲的师父事先点化给同修B,当天晚上梦里见到两个坏人开一辆车来了,九成新,被撞坏了,坏人打算不要,当时同修B就想,这车要修好了,比自己的车快多了,动了一点心。然后又看到自己的手机后面贴个纸条,纸条上用少数民族字写着些字,记住了一些,翻译过来是“象那条河一泄千里吧,还等谁呢?”。前半句是让她勇猛精進的意思,后半句是让她主动讲真象救度众生的意思,但苦于自己有双胞胎婴儿,就得在家看着,出不了屋,心里很难受。没想到第三天也就是清明节那天这一关就来了。

现在中国大米涨价了,相应的其它食品也跟着涨,为了生活上不受太大影响,本订好了买二袋50斤的廉价的大米,可到买的时候就买了7袋,付了500多元钱。当时送大米的说昨天腰扭了,表情很痛苦,他妻子也帮他扛。同修B也想去扛,无奈自己得看两个孩子,当时她就明白这是等她救度的人,就想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可又顾虑家有婆婆和两个幼儿万一出事怎么办,思前想后没敢告诉他,错过了时机。事后难受万分,后悔万分,决心下次再有这样的好机会,说什么都不能放过,救人要紧。没想到快下午四点时卖大米的又找上门来了,说是她给的其中一张100元钱是假的。婆婆叫她一起到银行验一下,同修B也说这是银行的钱,不可能是假的,要不咱们一起到银行验一下,就一起出门了。同修B非常清楚,这是师父看自己有救世人的愿望而补给自己一次机会,同时旧势力是想给自己设个人修炼的关,她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给自己的个人修炼的关,钱是从银行取来的,不可能是假的。

在一起上银行的途中,同修B就以第三者的角度告诉了卖大米的,自己有个朋友因车祸腿伤着了,一动也不能动躺在屋里,突然想到曾经看到过一份传单,里边讲有善恶有报等因果关系,还有有人因念“法轮大法好”而得福报,身体康复的事,这位朋友自己就试了一下,结果腿果真好了,过几天还能干活了,而且比以前还有劲,不妨你也试一下,反正也不用花钱买药,也没什么损失的,多好。卖大米的真听進去了,就反问:“就念‘法轮大法好’呗?”声音高得同修B都大吃一惊,但马上意识到这是让她去怕心,自己做最好的事,不应该出什么事,就说:“对,就是念‘法轮大法好’!”。卖大米的非常高兴,又大声说:“‘法轮大法好’,我回家念去。”同修B的怕心都给卖大米的念没了,她告诉卖大米的,听说这个办法在信神的前提下效果非常好,相信法轮功师父是佛下来度人的,相信“真善忍”好,听说相信法轮大法好,说不定将来还有修佛的机会呢。卖大米的表示,自己回家一定试一下。这一会儿工夫就到了银行了,验一下确实是假钱,同修B当时就非常清楚这就是卖大米的搞错了,因为这钱就是从银行取出的钱,听说银行也有假钱,但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而且师父也不会给自己安排与正法修炼无关的事,这样的事决不能发生在自己身上。银行坚决否认是自己的钱,而且让他们出去自己解决,银行要下班了。同修B思想里坚决否认这场旧势力安排的类似于个人修炼的关,坚信师父从99年7.20以后除新学员外没给安排个人修炼的关,知道这绝对不是自己该承受的,就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旧势力的安排,但表面对卖大米的很祥和。为了不发生类似于常人似的纠纷,同修B先问了一下卖大米的他自己觉得这事怎么处理好,没想到卖大米的自己把刚才银行人员对同修B说的话叨咕出来了:“这钱在我手里搁了那么长时间,如果当场发现就好了,现在这钱如果你不承认那我也没办法,我只能自己认倒霉,但是吧,这钱确实是在你那里拿的,拿了之后根本就没动过,要不然的话出大门我就给车撞了。”同修B就告诉卖大米的说话得小心,如果你说假话的话说不定真要给车撞呢,卖大米的再三重复上述的话,又再三发誓是真的,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同修B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安排,但还是主动承诺自己只能给他承担一半,也就是50元钱,但前提是一起把那100元假钱毁掉,以防再有人被害。卖大米的同意了,收了她50元钱,给了100元假钱。同修B坚绝否认这不是自己该承受的,坚信自己的东西是由师父看着的,谁也拿不动,拿走了还得还给自己,就说了:“想好了,这钱我要毁掉了。”就要撕掉时,卖大米的说先等一下,就算这样自己还损失50元钱,问这钱如果明天再拿来她还承认不?同修B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说明后天这两天拿来都行,时间太长了就不管了,以后就不行。同时同修B告诉卖大米的,如果你拿这钱去骗别人会遭报的,善恶有报。卖大米的说那他不管,自己也不能一下子损失这么多钱啊,自己一天才能挣多少,谁先用这钱骗了人谁先遭报呗。言外之意就是与自己没关系,遭报也不是自己遭报,而是用这钱骗自己的人遭报。同修B很清楚这不是自己要做的事,而是法正人间时期的事,但是出于慈悲,还是告诉了卖大米的别人遭报是别人的事,我遭报是我的事,你遭报可只有你自己承受啊,或许真撞车要花掉一千多块钱啊,这不值得。卖大米的说这自己知道。卖大米的再次确认了一下:要是这两天把这假钱拿来她还会认这钱不?同修B说认,但只限于明后两天,以后就不管。卖大米的很是满意的样子,然后就打探同修B,看你家境,也不象是太宽裕,但比自己家强。同修B就说自己不缺钱花,而且也不会损德去骗别人的,自己把德看得比钱重,人要是没有德天灾人祸,风吹感冒什么坏事都会摊上的,你也看到了北京的非典多可怕。他连忙说,是的是的。不知是经没经过思考。卖大米的又一次确认了一下如果这钱明后天拿来她还会不会认?同修B再一次说认,看你的腰很难受的样子,回去不防试一下我告诉你的,卖大米的说一回家就念。数次道谢后,就走了。同修B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他的疑惑——这么善良的人,这么品德高尚的人还会骗自己吗?难道是自己弄错了?同修B也切身体会到了整个一个过程就是解体卖大米的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因素的过程。同修B自始至终没有承认过这是应该自己承担的经济损失,最后之所以说给承担一半是因为出于慈悲,但很清楚自己的东西谁也拿不动,由师父看着呢。当天晚上同修B做梦,梦见自己上体育课,班里捉小偷捉错了,这一下捉真的小偷,男同学们都围过去捉小偷,女同学们也要围过去一起捉,这时体育老师说女同学们就不用过去了,就没围过去,这时遣送小偷的红色小轿车缓缓的向捉小偷那个地方驶过去了。然后有人告诉她,她已经硕士研究生毕业了。同修B非常清楚这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点化她,鼓励她。第二天卖大米的又来卖了,这回她爱人没跟来,自己来的,一边捶腰一边往同修B住的楼上瞅,没来找同修B。第三天同修B的婆婆说看到那个卖大米的又来卖米了,但还是没来找她们。以后好长时间就再没见到他来卖大米。

讲出同修们的这段修炼经历,希望能对大家分清正法修炼与旧势力安排的个人修炼的关系,進而从根本上否认旧势力有所帮助;希望能对排除干扰,做好大法弟子们目前应做的三件大事,共同精進有所帮助。写的过程中也有严重的思想业力的干扰,总觉得自己中文表达能力也不好,花这么多时间与工夫写不太值得,占用自己太多的学法时间等等。但一想到确实对某些同修有点用,也就坚持写出来了,把这思想业力也清除了一下,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句:“做而不求——常居道中。”(《洪吟》中的《道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