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三水妇教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24日】2000年1月,我第四次被非法绑架,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近5个月后,于2000年6月1日被非法判劳教1年,被劫持進广东省三水妇教所第五大队(专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成立的大队)。一个月后,我与被非法关押在那的大部份同修悟到应全面抵制邪恶的迫害,包括不参与劳工奴役活。队里就体罚我们,一天要蹲十几个小时。每天除了吃饭、洗澡的1个半小时外,要从早上7点蹲到晚上10点。

有两位同修比我们早两天被罚蹲,她们被罚蹲在窄窄的长条凳上,双手抱在脑后不许动,不许倒脚;中午阳光最毒烈时,地表温度达6、70度,她们被罚蹲在室外烈日下水泥地上曝晒几小时。

我这个人由于腿上的业力大,过去最怕蹲,一次饭前训话蹲了近20分钟,站起来眼前一黑,有2、3秒失去知觉,人就往前倒,现在一天下来要蹲十几个小时。我想我们决不能向邪恶妥协低头,一定要走过这场魔难。当时蹲得腿剧烈的疼痛,特别是头几天,那感觉真是度分钟如年,最后腿很痛时,连一分一秒都不想再延长,人的肉体在这种巨大的痛苦魔难中,最强烈的想法就是想尽快解脱痛楚,就盼着快点收工,或集体上洗手间的时间快点到,好能站起来松快一下,缓一缓。被罚蹲的第一天晚上,虽然通知我队提前一小时收工,但最后,不但没提前,反而比正常收工时间还延长了一小时。

那段时间我们从新進来的同修那里得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排除干扰》。我们悟到在这种魔难中,大脑什么都不想,就是一遍又一遍的不停的背法,这样才能使自己的思想始终保持清醒,邪恶就无法钻我们的空子,并可以排除不好的人心与杂念。

第二天开始,所有被罚蹲的同修就是不停的背法,蹲十几个小时就背十几个小时。果然以后基本都能按正常时间收工了。基本上没再出现额外的加大魔难的情况。(但因为没有从根本上抵制迫害,魔难并没有解体。)

就这样,我们天天背法,虽然韶关的一个同修腿蹲得落下了走路一拐一拐的毛病,虽然我的脚趾关节也蹲得有些变形(因我只能军蹲的姿式,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趾关节上),虽然我们每天晚上睡觉时还要忍受腿脚因白天长时间下蹲而引起的阵阵剧烈抽筋的疼痛,经过头几天的巨难,我们的情况一天天的好转,很快走出了魔难。10天后腿已没那么痛了。从第一天收工时腿几乎走不了路,到后来很轻松的就能站走来走路了。而且我们大家整体上都做得很好,十几天后邪恶一看也难不倒我们,不得不停止了对我们的体罚。

邪恶把我们叫到队里的大饭厅里,那里除吃饭外,一天十几小时反复播放诬蔑大法的录像片,强制另一批抵制奴役劳工的同修看。那里的同修们也是一天十几小时的不停的反复背法,排斥那些黑乎乎的东西,经过十几天,魔难也越来越小,由一天播放十几小时,变成只放一、二次,大部分时间放其它的常人电影故事片了。我们加入后与那里的同修共同抵制与抗议强制我们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片。恶警们看到无论什么方法都不能使我们改变,只好停止对我们播放这些录像片,同意我们不再作奴役劳工活,每天让我们坐在工场的另一间房里,我们就利用这个机会大量背法,把是凡拿到手的经文全部背下来。就这样,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背了《转法轮》的部分内容,《洪吟》、《精進要旨》和2000年以后师父发表的大部分新经文,共30多篇。由于每天大量的反复背法,使自己在被邪恶迫害期间,能保持清醒的头脑,闯过了各种魔难,于2003年4月初走出了牢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