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栾城县的母亲们见证的一段历史


【明慧网2004年5月27日】2004年4月15日,我看到河北省栾城县大法弟子贺安平的母亲眼望远方独自在路边呆坐着。这位含辛茹苦饱经风霜的白发老人,做梦都想象其他家庭中的老人一样安享天伦之乐,可这一切被邪恶的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无情的打破,同时把这个四口之家破坏得四分五裂,伤迹累累。

五年了,老人伸出五指喃喃地说:“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我那遭冤的独儿。”老人已没有了眼泪,我肯定的说:“能,一定能,很快。”想到老人承受着的一次次毁灭性破家的打击:儿子、儿媳被恶警一回回的抓捕、抄家、罚款、判刑……小孙子的无助……。我已泪眼模糊。

是啊!仅栾城这片小小的弹丸之地就有不少象贺安平一家的相似遭遇。我知道我要不把江氏集团、610、公安中真正迫害大法弟子的残暴豺狼曝光于天下,它们将还会肆无忌惮的吃人不吐骨。

99年7.20为了维护大法向政府讲清真象,贺安平和妻子志宵、姐姐云宵同栾城许多大法修炼者進京上访。在被抓被拘期间,志宵的工作单位国税局向她施压:“要大法必须开除,要工作必须放弃大法。”志宵毅然选择了大法。在以后的日子里姐妹二人在不断证实大法讲清真象中相继被捕,判刑入狱。

贺安平开书店与同修配合全面不懈地救度众生。在2001年一次全县出现大面积“法轮大法好”等喷漆标语时,贺安平被江泽民指令下的公安610等从家中绑架,同时被相继抓捕的大约有80名同修。每个家庭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罚款。邪恶之徒在全县大面积追查,搜捕法轮功学员,当时的栾城阴云密布,寒气逼人,空气象窒息了一样使人难受,人们都还得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一丝晴天。

贺安平、骆冉冉、鲁淑娥、谢安校等被判刑押進监狱。其他绝大部分被关押進看守所,强迫写不炼功的书面保证。有的遭到五花大绑,被押向给死刑犯陪绑的审判会场,在悲壮的高喊“法轮大法好”时被拳打脚踢,脏物堵嘴。

有的因進京上访被抓回后双手背铐押上汽车满乡四处游街示众。有的家庭被长期监视,不分昼夜的骚扰,随时都可能被抓進公安局审查。有的被迫流离失所遭全省通缉,一旦被抓惨遭猛烈的高压电棍电击,手脚被捆起像捉猪一样扔上警车不管鼻子脚哪先着地。

有多少恶警恶人被钱唆使夜闯民宅抄家、毁书、践踏人权害理伤天。

有多少恶官强权发了对法轮功敲诈勒索和大量罚款的横财。

我的家庭同样被迫害的妻离子散,每个成员都被冲击的近乎身心崩溃。

看到小贺的母亲,老人的心似乎碎了,心在风雨飘摇之中被那仅有的盼儿回归的希望支撑着,多皱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一股巨大的悲痛从我喉中吼出,我双手捂脸翻江倒海,刹时象没有了思想一样……

今天我去拜访又见到安平的母亲,老人说她身体不好很想炼功,只是记不住准确的动作了,我很高兴地说:“同修们一定会帮助您!”

在此仅向所有遭受蒙难的大法弟子的家庭、母亲们道一声:“您们受苦了!历史会记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