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潍坊610洗脑班遭到衣冠禽兽付進宾的性侵犯

【明慧网2004年5月27日】我1998年始得法修炼,修炼后,在各种环境中都处处按照大法的修炼原则“真善忍”要求自己,改掉了很多坏脾气,身体健康,道德回升。江氏邪恶小集团对法轮大法疯狂的镇压开始后,我于2000年十月一日到北京上访。江氏集团的信访机构却成了抓捕好人的地方,按照法律依法上访的法轮功修炼者在这里遭到非法抓捕,我也不例外被恶人非法绑架。后来警察通知单位接回当地,我因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遭单位除名,后随丈夫在外地住所开一小吃店维持生活。

在2003年8月我被国安从家中骗出,遭非法绑架,被强行关押两天后又送到潍坊市610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我受到了非人的精神摧残和付進宾这个衣冠禽兽的性侵犯。

刚到洗脑班的那天,我躺在床上,付進宾以关心为由坐在床边,拉着我的手来回的晃动,它的手不时的打在我的胸部,当时我很反感的推开它的手,付進宾不知耻的继续纠缠。第二天,它便叫犹大开始轮番对我進行精神折磨和洗脑迫害,有一周左右时间。在这期间付進宾以说教关心为由多次到我房间对我动手动脚。

大约在7、8天的时候,它们把我叫到办公室叫四个人轮流看着我,对我進行罚站、不让睡觉的体罚和精神迫害,说不写三书就别想睡觉和坐下。我刚坐下就被它们拉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我违心的写了所谓的“决裂书”。之后,它们还不让我睡觉,有3、4天之久,直到让我把“三书”全写了才让我睡觉。(对于高压迫害中理智不清时违心写下的东西,我已经在明慧网声明作废,靠强权和暴力是无法改变人们对“真善忍”的追求的。)

在我写了“三书”后,付進宾的流氓行为更加肆无忌惮。它以查夜之便,半夜三更進入我们房间,它突然把手伸進我的被中乱抓乱摸,而且那时间屋内还睡有另外两人,它都毫不顾忌脸面,下流无耻到这种地步。有时我自己在屋里时,它就跑来对我乱抓乱摸,这种事情时常发生。后来我吓得不敢一人在屋里,便告诉那些年龄大的功友来陪着我。就是这样,付進宾也是硬往前凑,被那些年龄大的功友给挡住了。

写了“三书”后,我的心情很沉重,身体也出现了不适,有时就躺在床上。付進宾就趁机闯進房间,粗暴的强压在我身上强行亲吻,这种事也不止发生一次。

有一次,我到办公室有事,付進宾一人在那里,它见我進去,突然掏出生殖器来,我吓得退了出去。其真是下流无耻到了极点。还有一次付進宾值夜班,它利用工作之便把我同室的两人调走,并明言要我和它睡觉,我吓坏了,很晚了我也不敢睡。在那种无助的情况下,我想起来师父,求师父保护我,在师父的呵护下,付的阴谋未能得逞。那一夜我没敢合一下眼,一直到天亮。又一次,付進宾竟下流无耻的用极其污秽的语言说:“我什么时候能……”真是让人无法启齿,令人作呕!无法忍受!

在“610洗脑班”的那段日子,真是度日如年。直到今天,我每当想起那段地狱般的日子,我的心都难以自抑的隐隐作痛,很久很久不能平静。我以滴血的心揭露出这些内情,为的是让人们了解“610洗脑班”是怎样迫害、侵害这些修“真善忍”的好人的。

江××以个人意志发动的这场对信奉“真善忍”的好人的疯狂镇压,败坏着人的道德良知,助长着人渣败物行凶作恶,如任凭这样下去人类不完了吗?到时谁又能幸免?善良的人们赶快清醒吧!不要再被恶毒的谎言欺骗了,用你心中的正义驱散黑暗,唤回光明吧,你的善良定会为你带来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