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打电话的方式向可贵的中国人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5月28日】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讲:“巨变中讲真象已经成了救度众生与世人的主要办法,那么大法给予你们的智慧、法所提供给你们的巨大能力也就表现在其中了。”(《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师父又说:“但是,讲真象一定要理智的讲,用符合人的理念去讲。如果神来神去的讲,完全不站在人的理念上、不考虑人能不能接受,那你就是在起破坏作用了,那起的作用就是反的。一定要理智的去做,清醒的去做。跟人家讲真象的时候要考虑到别人的接受程度。……不要只是去讲,不要流于形式,讲一个你就得叫他明白。”

师父的讲法,不但指出了讲真象的实质意义—救人,而且连具体方法都说得明明白白。我们如果真正按师父的法去做,在讲清真象中,一定会做好。

我是用打电话的方式来讲真象的。在2001年初就打过几次电话。那时,我是事先写一篇短文,然后照着念。第一次通电话就打到了北京610办公室,我选择了录音留言。当我读完短文,挂上电话时,我高兴极了,我终于说了我心中想说的话。第二通电话打到了当时的公安部长贾春旺办公室。我对他的秘书念了一遍稿子。但接下来就不顺利了,我打到北京东城、西城派出所,他们都不听我念稿子,说:如果你不对话,我们就挂机。我还是一个劲的念,他们就“拍”的挂了电话。那时,让我和恶人直接对话,我还真是不敢。

那以后,我没有把电话打下去,这一停,就将近一年。直到2001年底,师父在佛罗里达法会上讲法,告诉我们要做好三件事。学了师父的讲法后,我衡量了一下自己的条件:不会英文,不会电脑,不会开汽车,只有打电话最合适。于是从2002年初,我又一次拿起电话,向可贵的中国人讲真象。这一次我就再没有中断过。一年365天,除了外出开法会的十来天外,我每年要打电话350天左右。每天晚上10点至2点,夏时制11点至3点,为了不影响家人,我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打电话。

开始时,为了解决电话号码的问题,我每天在网上抄。白天抄号码,晚上打电话,每打完一个电话,都有简单的记载,听得好的打勾,听了一部份的打半勾,不听的打X,过一段时间以后,把打半勾和X的再打一遍。

另一个方法就是找到一个国内的亲戚或朋友,让他告诉我其他亲戚朋友的电话,这样像滚雪球一样,一下就找到了上百个亲戚朋友的电话,包括过去几十年没有来往的。都一一打电话联系,目地是告诉他们法轮功真象,一时不能接受的,慢慢讲,起码让他知道海外还有许多炼法轮功的这个事实。

2003年初我开始打乡镇电话。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收集资料的同修给了我一叠乡镇电话,我一打几乎全有人接,而且不像邪恶单位那样随意挂电话,他们许多人从未听过法轮功真象,所以很愿意听。而且每一个省都有一千多个乡镇,这是一个很大的必须救度的人群。从此,我就一个省一个省的打。现在已打完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浙江、山西、陕西、四川、河北、山东、黑龙江12省的全部乡镇,以及河南、吉林部份乡镇(与同修共同完成)这些乡镇政府上通城市,下接乡村,是一个广大的领域。他们一但明白了真象,可以传播到更大的范围,更多的人群。

我体会到打电话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提高的过程。从2002年到现在是我修炼以来最忙的两年,我白天要带孙子十小时,晚上打电话,星期六要到明慧学校上课,星期天要到公共场所洪法,同时我还要学法,炼功,发正念,上网……。虽然事很多,但只要心在法上,溶于法中,一切都能做好。

我在常人中是祖母,我必须尽心尽力的把这最后一个角色演好,向还没有修炼,但全力支持我的亲人们,展示大法的美好。由于我的努力,我的祖母当得很好。孙子活泼、聪明、健康。我每天要背两遍《论语》给他听,还要背许多首《洪吟》给他听。在他睡觉时,我要赶紧学法,每天坚持读两讲。晚上打四个小时电话,睡四个小时觉,第二天起来打一小时坐,做半小时动功,精力依然充沛。我知道这一切能力是大法给予的,否则我这67岁的老太太还能做到这些吗?

打电话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提高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净化思想,同化大法的过程。一开始,我的怕心很重,照稿子念还可以,一放下稿子就不知道从何说起,或者是照自己思路说可以,一对话,打断了思路就说不好,经常是在没暖气的洗手间里索索发抖的讲完一个一个电话。

后来说得流利了,但又发现自己的争斗心很强,有时像文革大辩论那样,要把对方压下去,结果是不欢而散,对方“拍”的挂了电话。说话的语气也不和善,有时像教训学生一样,训斥的口气,如时常带一句口头语:“我要告诉你……”有几次对方回答说:“你不要告诉我,让我来告诉你……。”这才使自己认识到这种口气说话,是多么令人反感,还有时对方提出的问题自己回答不好,还强词夺理,不服气……

每一个电话都是一个修正自己的过程,都是一个对法理认识深化的过程。一点一滴中,在羞愧、难过、反思中,自己不知不觉的提高了。我发现自己的语气越来越平和,心中的善念越来越多,回答的问题越来越在理,真象讲得越来越清楚,连声音也越来越好听。终于有一天,有一个女青年在问了我十几个问题,我一一回答后,她非常真诚的赞扬我说:“你讲得真好,解答了我所有的问题,谢谢你,法轮大法好!”

打电话也有许多困难和挫折,有时一连拨十几个号都没有人接听,疲倦使我眼睛睁不开,脑袋发木,真想躺下睡觉。这时只有一个信念在支持我:“救人、救人,多救一个是一个。”就这样,我坚持下来。

逐渐的,我摸索出一些对不同对象讲不同内容的方法。因为乡镇电话号码变动很大。有许多改为居民电话,因此电话经常打到居民家。而小孩子最爱抢着接电话,所以经常碰到一些小孩。一听到那稚气的声音,我就高兴的说:“你好,你是一个小学生吗?上几年级?”当对方回答后,我就告诉他,我是一个老师今天想教你三个字,你很聪明一定能学会。小孩听我夸他便很高兴学。这时我就告诉他:“‘真’就是说真话,做真事,不撒谎,你说‘真’好不好?”小孩肯定说“好”,我又教第二个字,“‘善’就是要善良,对谁都好,关心别人,你说‘善’好不好?”“第三个字就是‘忍’。有困难忍一忍,把它克服掉,别人欺负了你,忍一忍,不要去报复,你说好不好?”小孩说好。这时我就教他:“真善忍好!″又告诉他是法轮大法教我们做真善忍的好人,所以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当小孩连着背了几遍,我要他拿纸和笔记下来,天天读,告诉其他小朋友读。

有时会碰到一些家庭妇女,我就对她们讲,法轮大法好,是正道佛法,教人向善做好人,你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比你念千万遍阿弥陀佛还管用。接着就给他们讲真实的故事:得了癌症的老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癌症不翼而飞。89岁的老人大腿骨摔断,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半个多月就能下地走路……。这样的故事,老人、妇女最爱听。

对于邪恶单位或邪恶的个人,我着重讲,江××犯了三个大罪被告上法庭,九位高官被告上法庭(现在是十八位)加拿大皇家骑警的通告,美国的188号决议,追查国际的成立……压倒对方的邪气然后再改变他的观念。

对于不明真象的人,我重点讲江××的三大罪行,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天安门自焚的虚假。法轮功在海外的洪扬。为了加深对法轮功的感性认识,我常向他们描述法轮功大游行的美好、庄严。全球华人春节晚会的情况。《为你而来》这首歌的来历和欧洲八十位学员,用五种语言的演唱。有时,我会唱一遍给对方听。听了我唱这首歌的人,一般都会立即改变观念。因为他太感人了,他能冲破人头脑中的层层观念,迅速改变人心,比语言更有威力。

师父在亚特兰大法会上讲:“现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错过了这段时间哪,就错过了一切。历史不会重来了啊,宇宙的历史、三界的历史,已经走过了那么多的、那么久远的年代,众生都在等待着什么?都在为了什么活在这里?就在等着这几年!而有的学员却在这几年中荒废着生命,不知道抓紧,而你却肩负着众生与历史那么大的责任!”

师父的这段法象重锤敲打我的心,我常常感到自己做得还不够好,离师父的要求还很远。学法时常常心不静,发正念也没有达到应有的状态,讲真象也不够智慧,自我意识还很强,思想还不够纯净……。这都是我今后修炼中要修去的。

最后,让我用师父的诗“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理智醒觉》)和大家共勉。

(2004年美中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