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医疗人员修炼故事:一位精神科医师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4年5月29日】

一、病痛缠身

我是一位精神科医师(西医),但得法的过程大概和多数人的出发点类似,一开始只是为了治病。我今年44岁,从20多岁就有许多莫名的病痛缠身:失眠、脖子和肩膀酸痛僵硬、腰酸背痛、膝盖关节痛等,因为自己从事医学工作,当然是以所谓现代医学的手段来治疗。酸痛僵硬的问题求助于骨科、神经内科、物理治疗,吃药、打针、热敷、牵引等,虽然可以得到短暂的症状消除,但却无法根治。至于失眠,因为自己就是精神科医师,取得安眠药很方便,自然的就藉助安眠药来入睡。纵使自己深知成瘾的危险性,却终究无法避免药量逐渐增加的趋势,令我不禁瞿然心惊。有时夜深人静,而我却在床上辗转难眠,我才几岁呀,这些慢性莫名的病痛却如附骨之蛆,难道真要到進棺材那一天这些缠身的病痛才能解脱吗?

自己从事医疗工作时日一久,也深知现代医学虽然看似发达,但终究还是肤浅得很,许多慢性病,或者如师父在《转法轮》书中说到的「医院统称『现代病』」一般,根本就不知道病因为何,治疗上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完全无法根治。因此慢慢兴起了尝试所谓「另类疗法」的念头,试试看气功治病吧。在国内也有不少人打着「气功治病」的招牌,眼花缭乱之余,到底选择哪一门呢?

二、幸得大法

回想起来真是奇妙的机缘,真得感谢师父的巧妙安排,在我兴起了向气功求助之念时,正好中国大陆开始抹黑镇压法轮功。我在报上看到所谓的「中南海上访」、「天安门自焚事件」,一方面我对中共官方媒体对法轮功的造谣污蔑感到迷惑;另一方面对大陆学员们坚毅不屈的精神钦佩之余,也感到几分不可思议。接着看到「新新闻杂志」曾有一期关于「法轮功」的专题,引起我强烈的好奇心,到底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气功啊?那期杂志里有炼功点的联络电话,我问到了九天班的概况和上课地点,但是因为常人中的俗务羁绊,无法由当月份的第一天完整上课到第九天,加上心中难免还有些许疑虑不安,一直拖到2001年11月1日,我终于下定决心踏進了嘉兴街张大姐家门。感谢张大姐与沈医师的热忱引导,更感谢慈悲的师父给我这个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机会,让我得法修炼,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上完九天班,师父讲授的博大法理令我深受感动,深深觉得毕生所追求的生命真谛尽在其中矣。其实从懵懂人事之初,人生的目地、生命的意义何在?这些疑问就深埋心中。至于宇宙到底有多大?有没有界线?其他星球上有没有生命存在,虽觉饶富趣味,却以为是永远无解的谜。没想到汲汲营营一生追求而不可得的迷惑,都在师父深入浅出的教诲中得到了解答。

三、夫妻同修

这么宝贵的真理,怎么能不跟亲爱的家人分享呢?于是我兴冲冲的拉着我太太、父母亲和姊姊都来学法。起初我太太没有兴趣,因她原本也以为气功只是用来祛病健身,本身没有病,干嘛炼气功呢?但等她一上完九天班,也触动了她想修炼之心,学法炼功比我还精進。从此夫妻俩就如同师父《洪吟》中「实修」那首诗里讲的「学法得法,比学比修」般一起修炼。当我后来看到师父的「神路难」诗中写的「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心中更是感动莫名:我们夫妻这一世能有缘结合,一同修炼,原来是师父安排我们共同来得法的啊!可惜的是,我其他的家人虽然曾学过五套功法,或者看过《转法轮》,却一直没有真正得法,我只能遗憾的想,大概他们机缘尚未到吧。

接着我们夫妻到住家附近的海华社区吴医师家里参加读书会,以及中全公园炼功点与同修们学法炼功,每一位同修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慈悲祥和的气质也令我十分感动,想不到在这个物欲横流、道德沦丧的现代工商社会,还有一群人品格高尚、无私无我,置身其中,真的感觉到如师父所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开始修炼后,我下定决心把跟在身边十几年的药罐子丢掉。吃惯了安眠药,突然间停止,头一晚真是痛苦,整晚翻来覆去无法入睡,但我意志不动摇。炼完静功后,开盏小灯读《转法轮》,虽然眼睛酸涩,还是坚持读下去直到东方发白。真是奇妙,熬过第一夜后,第二天起就可以入睡。另外,肌肉、关节酸痛僵硬的毛病也逐渐缓解,终于不再成为困扰。纠缠了我二十余年的莫名慢性病,竟然就此不药而愈,真是由衷的感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