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农民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4年4月8日】

一、法轮大法就是好!

我炼功之前身体多病,眼看生活上无法自理。听说修炼法轮功可祛病健身,在98年开始炼功,通过修炼,心脏病、胃胀、鼻穿孔、肾炎、关节炎、肩周炎、颈椎病、气管炎,不用吃药都好了,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不炼功以前每年花药钱至少五、六百元钱,还治不好。炼功人按照真善忍处处做好人,不做坏事,做好事,对国家、对社会治安都有好处。

可是江××集团迫害法轮功,不准人炼功,把炼功人员叫到大队“学习班”强行洗脑、不准外出,集合晚了就罚钱。有一次某学员有事来晚了要罚她十元钱,她说自己没错,不拿。一帮配合江氏集团的恶人就把她围在当中你推我打,有的打脸,有的打脑袋,有的打嘴巴,推倒用脚踢,叫起来还打。第二天看到学员脸、眼都肿了,眼也青了,还逼她拿了20元钱。这是我亲眼看到的。

学习法轮大法以后,我知道“真善忍”大法叫人做好人,慈悲对别人,要有善心,先人后己。现在我不和儿媳妇打架了,用和蔼的语气对待她们。她们对我不好,我用“真善忍”衡量也就不生气了,法轮大法就是好!

二、有缘得法受益无穷

以前我看过一遍《转法轮》,当时没看出什么内涵来,总是有疑问。但我觉得这是一本好书,能教人向善、道德回升,做个好人。由于家务太多,就没再学。到了2000年下半年,我的身体总是没劲儿,面色苍白,吃了好多药也不见效。后来到医院去检查,医生说是子宫囊肿,不及时治疗后果严重。我心里害怕了,才三十几岁,上有老人、下有孩子,新盖的房子花了不少钱,拿什么去治病。况且如今的医药费很贵,农民是治不起病的,我内心非常痛苦。

晚上睡不着觉时我就想着自己的病,怎样能够治好,并且少花钱。想来想去想到法轮功,于是我开始向炼功人接触,问他们炼法轮功是否真的能好病。他们向我讲述了真实的一切,说法轮功能治病,可不是用来治病的,按照大法真善忍做,不求自得。我知道这几位炼功的过去都是有病的,现在身体都很健壮,并且比以前的品格更高尚了,我下决心开始学法。

由于当时大法遭迫害,许多书都被抄走了,挺不好找的。于是我想起了一句话:心诚则灵。我骑自行车到远方的亲戚家,她炼过功,胆大心细,一定有书。我跟她说明了来历,很高兴,给了几份材料和书籍,并嘱咐一定要珍惜,我如获至宝,把书和材料包装好,高兴的回家了。

我一有时间就看,懂得了“信在先,悟在先,见在后”的道理,真心学法。过了一个月,我的身体开始清理了,由于心态不稳持续了二十多天,但我忍着坚持学法不误。

结果奇迹出现了,没花一分钱医药费,病全好了。我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更从内心感谢李老师使我摆脱了病魔的纠缠,没病的滋味才知道快乐。我从一个小心眼的人变得思想开阔了,并在法理上悟到许多思想中解不开的迷。

通过学法,我切实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李洪志老师的洪大慈悲和宽广胸怀,大法的法理使我从内心折服,真是好极了。

四年多来大法遭受了无辜的栽赃迫害,我学了大法就是师尊的弟子,怎能袖手旁观呢?再说,师父给了我真实的美好的一切。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真善忍没有错!镇压迫害肯定是错的。虽然迫害很疯狂,我毅然和学员们走到了一起,坚持真理。正义一定战胜邪恶。我和同修们一起相互传送经文、发传单、贴标语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无论付出多少也是值得的。每天下来时间很紧,但很充实。

现在迫害大法的元凶江泽民已被多国起诉,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到头终有报,谎言必定被揭穿,真相一定会大白天下。我真心希望和大法有缘之人莫错过这大好机缘,千载难逢啊!

三、修大法婆媳和

我从99年2月份开始炼法轮功,没炼功之前我们婆媳不和,通常你看见我是仇人,我见你是仇人,为一个床单闹矛盾,婆婆还要到法庭去告我。从学法后,“真、善、忍”教我做好人的真正道理,明白了真理。

1999年5月3日婆婆得了半身不遂,吃喝一切生活不能自理,病倒在床,我善心对待她,喂水、喂饭,接屎接尿,婆婆很受感动,对我说:“以前我对你没有对你嫂子和弟媳好,总偏着她们,我动不了了,才知道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

我对婆婆说:我学了“真、善、忍”大法才能对你这么好,是“真、善、忍”,大法教我这样做的,你感谢我们老师吧!

99年7月20日江××集团在电视台造谣栽赃法轮大法,开始非法镇压。大法学员被各村镇办所谓的“学习班”,对学员强制洗脑,监控,不准外出;对去北京依法上访反映情况的学员大打出手,还说“再去北京,打死白打”。

一位学员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讨公道,被抓回乡镇,在炎热的七月被逼迫弄到太阳下晒,在砖上用2-3寸粗的棒打,打折一根,再换一根,这样打一天一宿,身体被打肿出血。恶徒边打边说:“打死白打,这是上边江泽民的指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