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乡村医生在万家劳教所坚持信仰、抵制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29日】我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一名乡村医生。97年同丈夫一起有幸得法,以前是居士,但是修炼几年有很多问题不解,后来亲属把大法介绍给我,看完《转法轮》我心里豁然开朗,这是我真正要找的能指导修炼的宝书,是师父把宇宙最根本特性“佛法”传给了人,教人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做更高尚的人。从此,我时时刻刻按师父的教诲去做。可是在99年7.20江××下令取缔法轮功,剥夺我们做好人和信仰自由的权利,我们本着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99年7.20同丈夫進京上访。

在2000年春节,我看着师父的法像就哭了,师父和大法被欺世的谎言造谣。恶毒的攻击,大法弟子遭迫害,我还在家里过节,心里非常难过,我要向政府说句公道话,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于是在2000年2月14日我一个人再次進京证实大法,19日在天安门前打开横幅“法轮大法好”,被抓后关押在北京东城看守所,并非法劳教一年,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在邪恶的环境里证实大法

在万家劳教所,恶警利用各种强制手段改造犯人,用更恶毒的手段来迫害大法弟子。我想,我没有错,我是好人,不承认强加给我的一切,不配合邪恶,按修炼人标准要求自己,背法、炼功,利用一切有利时机向不明真象的干警、刑事犯讲真象,告诉他们把握好自己,不要做恶。队长张波指使刑事犯迫害我们,用胶带封嘴,不让说话,罚站,面靠墙,手反绑,单人或几个人绑在一起,我的脚、腿都站肿了,脚趾缝肿得裂开了口子出血了。有一次,晚上10点多钟,把我们吊得都休克了,才放下来。我们是严管班,屋子里非常阴凉,同修身上都长胞疥,全身千疮百孔,流脓、流血,痛痒钻心,整夜不能入睡,严重时生活不能自理,恶警宋少会(副院长),叫来三个男刑事犯按住我的胳膊和腿,用刀、刮勺,刮来刮去,鲜血直流,疼痛难忍,身体直往起蹦。同时被迫害的有王芳、李艳红,刮完丢下几块纱布将我们和其他几位大法弟子管進小号,并且把走廊三组大窗和五个灯管,加上小号灯24小时照明,放進蚊子和各种小咬,咬我们。夜间不给我们被褥,让我们睡在地上,白天恶警们将大法弟子双手用手铐扣在小号铁门上。贾姓恶警说:“你们不承受,就写保证。”真是邪恶。洗脑班迫害我们,播放诬陷、诽谤师父、大法的录像、书刊、报纸進行洗脑,我们以法为师,心中只有大法,反复背诵《论语》、《洪吟》,那些东西我们不听、不看、不写、不念,我们以正念排除干扰,就这样邪恶的洗脑班破除了。

邪恶之徒还不择手段利用邪悟的人单独包夹我十三天,做“转化工作”,最后他们还是什么也没得到。

证实大法 开创修炼环境

2000年5月13日,天降大雨,中午开饭时,我们十多名大法弟子跑到操场上,围成圈打坐炼功,恶警张波向管理科打电话,叫来一帮男恶警,对我们一阵拳打脚踢,把我们抬進屋里,面靠墙罚站,内外衣全湿了。他们不让我们睡觉,不让换衣服,五天的时间,我们硬是用身体把衣服蒸干了。这天傍晚,天突然晴了,奇迹出现了,太阳前大法轮在旋转,正好半小时,屋里人和刑事犯都看见了。

第二天,恶警张波气急败坏指使刑事犯把我们的餐具、生活用品、换洗衣服全部收走,开饭时不给餐具,我们只好用手抓饭、菜吃,吃了五天,大法弟子用自己的钱买了勺子。面对不公对待,我们绝食抗议,恶警宋少会强行给我们灌食,不配合就打嘴巴、踢,将我们按在椅子上,用橡胶管鼻式灌食,鼻腔都插坏了,每次强行灌食,都恶心、呕吐,都带血。

2001年6月19日,所里召开法轮功加减期大会,整个会场周围布满了手拿电棍、警棍、头戴钢帽的恶警。所长陆风山、副所长史英伯在大会上诽谤佛法,我们六名大法弟子站起来证实大法、制止邪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当时就遭到周围恶警疯狂迫害,拳打、脚踢、电棍电,把我们连同加期的10名大法弟子一起挟持关進小号,管理科科长、恶警刘伦带领5、6个男恶警来小号,酷刑迫害我们,强制转化,将15名大法弟子飞机式反吊在小号铁门上,不许穿鞋,脚尖点地,谁说话胶带封嘴,打嘴巴子,拿拖鞋往脸上打,把大法弟子祝存荣打的鼻口出血,被反吊32小时。恶警李民揪住法轮功学员杨秀丽的头发往铁门上撞,不让上厕所,杨秀丽尿在地上,恶警上来将她按在地上用身体擦尿,并且一顿打骂,恶警用托布擦尿往法轮功学员的脸上、嘴上擦。潘宣华被吊21小时,陈亚利被吊24小时,其他人被吊10多小时,才放下来,恶警刘伦、李民扬言“不老实,就收拾,男刑事犯收拾都尿裤子,还在乎你们吗?死了就找块地把你们埋了。”在阴暗的小号整整关押我们四个多月。我们集体正点发正念、背法、炼功,2001年末全部法轮功学员无条件释放。

在家期间,每到敏感日、节日,公安、派出所、610就到我家里干扰,翻东西、逼写保证书,不写就抓人。我丈夫被抓,拘留4次,对他的身体、精神造成很大伤害,老母亲有病瘫痪在炕上,不能照顾,恶警对我们的迫害给我一家造成严重损失。

2002年9月25日晚11点30分,松江派出所李晓明,片警王维新带领6、7个人闯進家里,问炼不炼了,我们没理会,恶警李晓明说“不吱声就是炼,给我抬走。”我丈夫连外衣都没穿,被塞進警车拉走。26日,公安局郊区刑警队、松江派出所联合到我家,我不开门,他们就砸门,砸了两个多小时,大门、房门都被砸坏了,邻居和过路人都被赶走,不让看,不让靠近,有人说“这是一帮土匪。”

他们冲進屋里要抓人,当时我坐在炕上发正念,并对他们大声说:“是谁指使你们迫害我们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我丈夫被你们抓走,现在又来抓我,你们都出去。”我高喊正法口诀,不一会他们都到外面去了。临走时他们告诉村里派人24小时监视、蹲坑。在10月20日,我向610要人,乡政府书记赵臣打电话叫来恶警抓我,将我送進佳木斯看守所。2002年12月6日,我同丈夫一起放回来,被迫流离失所。12月13日又遭非法绑架,我同大法弟子在一起制作横幅“法轮大法好”,被判三年,押在佳木斯劳教所七大队,恶警张小丹、队长(姓陈)、队长洪伟、蒋姓队长、恶警张艳、刘管教指使刑事犯吴小丽、王杰搜我的身,强制用刑逼写三书。2003年3月迫害不断升级,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用酷刑威逼写“五书”。每人一个屋,用手铐朝后上、下用手铐扣在铁床环上,蹲不下也坐不下,短短几分钟手和胳膊就青紫、麻木,疼痛难忍,恶警洪卫、张艳及刑事犯围上来带我,我高喊:不许迫害大法弟子及正法口诀。他们将我按倒在地,拳打脚踢,用三个铐子将我固定在铁床上,晚上用绳子把我的身体连床捆在一起,一动不能动,我心中不断发正念。背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我的生命是大法给予的,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2003年4月22日在亲人、朋友努力营救下,我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现在我同丈夫被迫流离失所,四海为家。因为修炼做好人,我的卫生所被封;因为修炼,我的孩子医学本科毕业,考军医,体检一切正常,没被录取。恶警对我们夫妻的迫害,也给我的家人、亲人精神造成很大伤害。看到我和丈夫被迫害这样子,我周围的人都不敢修炼。我把这4年多被迫害的经历写出来,告知天下善良的人们,善恶有报乃宇宙真理。我们今后还要更深入的揭露迫害,清除邪恶,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