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妇女自述因信仰真善忍而惨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5月30日】我是一个农村妇女,今年53岁,没上过学不识字。得法前身体有病,经常病倒几天起不来,吊瓶药片不断,受尽病痛的苦恼。1998年我有缘学了法轮大法,从而使我的身体健康起来。从一个字不识的文盲变成能顺畅通读师父的《转法轮》。随着不断学习师父的《转法轮》等书籍,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人生中一切苦恼都是人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得不到满足造成的。我如饥似渴的学习师父的讲法,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做事先为别人想,去掉自己为私为我的坏思想和各种执著心,努力做到师父对修炼人的要求标准,使自己成为一个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1999年7月22日这一天,突然间邪恶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法轮功,我清醒地认识到这是对法轮功的迫害。在我得法的短短一年时间,我身体神奇般地变化,我以前争强好胜、得理不让人,学大法后变得谦和忍让,不与人争斗,是法轮大法彻底改变了我。我从内心知道法轮大法好!当听到电视上所有对法轮功的诬陷宣传,我放声大哭,我师父是冤枉的!法轮大法是冤枉的!

2001年大年三十(元月二十三日),电视上又编造出了“天安门自焚”丑剧蒙骗世人,我看到:电视上自焚的王進东盘腿的姿势根本就不是法轮功的,两手结印也不是法轮功要求的,更奇怪的是王進东两腿中间装汽油的雪碧塑料瓶在烈火中完好无损?王進东口中胡言乱语喊的口号根本不是法轮功里的内容。这漏洞百出的丑剧是又一起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邪恶集团对大法弟子進行疯狂迫害:宝鸡市陈仓区公安分局610办公室康宝拴(50多岁),姓闫的(30多岁)带了几个人闯進我家,翻箱倒柜,搜走我的大法书、磁带、师父像、录音机、打坐坐垫等,面对邪恶的迫害,我决意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

我坐车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找信访办,碰见了一个年轻警察,我上前问道:“信访办在哪里?”警察反问我:“找信访办干什么?”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当地警察抄了我的家,逼的我无家可归,只得上访要求申诉。”我给警察讲了我炼功后受益的情况。警察听了后说:“法轮功是好,上边不允许,你上车吧。”然后把我送到一间房子里,我看见有七、八个大法弟子被警察铐在一排椅子上,其中有一位女大法弟子被警察把脸打破流着血,鞋跟也打掉了,这个大法弟子还在耐心地讲着真象。这时又拉進来一个被打的披头散发的同修,那位在讲真象的大法弟子小声说:“不能配合邪恶。”同修的话更加坚定鼓励了我。值班警察正在吃西瓜,他将吃剩的西瓜皮扣在所有同修头上。天黑的时候要把我们转到别处去,送到一个地方,把我和一位同修关在铁笼子里,第二天带我出去审讯,逼问我是哪里人,我一切不配合邪恶,什么也不说。邪恶又重新把我关在铁笼里,这时我发现里边有个男人,我不進去,恶警一把将我推進去,锁上笼子,对男犯说:“送给你啦,你随便吧。”男犯开始拉扯我,企图糟蹋我,我反抗,这样过了很长时间,他拉住我大声吼叫来人。天亮时恶警被吼叫来,他告诉恶警:“她烈的很,我没办法,我要出去。”男犯被放出去了。我绝食抗议,恶警用铐子把我吊铐起来,半天后恶警打开铐子,由于吊的时间长,腿麻木站不住,突然下来腰部墩伤不能直立。有两个年轻警察用竹棍敲着我的头,用竹棍在脚心上钻,说:“好玩。”我一直给他们讲真象,你们还年轻,你们要善待修炼人,迫害修炼人是有罪的!

几天后恶警拉我出去说要打针,我抱着栏杆不走,恶警用铁棍砸开我双手,硬把我拉上人力车到医院,医生威胁说:“你不说你是哪里人,这针打上,你就会自动说出来的。”我发正念求师父保护,让他们打针不起作用,结果没给我打针,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几天后的晚上,我和一位同修被送往火车站,这位同修被打的遍体鳞伤,穿着短袖,只看见两个胳膊肿的青一块、紫一块,我把身上的长袖衣服给同修穿上,一个扶着一个往前走,路上行人看到我俩有气无力的走,便问怎么成这样啦?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是邪恶打成这样了。”把同修送上车,我坐车到西安下车后,在西安火车站盘腿打坐,坐了一个多小时,人又精神了,我找到同修家住下。

我看到还有很多人被谎言蒙蔽着,我尽自己的能力给人们讲真象,散发真象传单,有一次散发完真象传单刚到家里,有几个公安闯進来,我说:“我是炼大法的,不是坏人。”他们说:“我们就是找学大法的。”一个公安从我手中夺去《转法轮》,围住我问:“你是哪里人?这么多资料从哪来儿的?”我什么都没说,公安打伤了我的腿。公安偷着拍了像,然后叫当地公安认人带回,我被宝鸡市陈仓区看守所接去,在看守所里我见到儿子、媳妇、一岁的小孙子,才知道全家被抓(儿子、媳妇没修炼)。恶警找不见我,便把我们全家拘留,在看守所媳妇断奶,孩子没奶吃,可怜的孩子连哭带叫,亲戚看到此情景把娃抱出去喂养,回去后孩子离开爹娘,没奶吃,哭着成天站在门口喊妈妈,弱小的孩子经不起折磨,发高烧40度以上昏迷,亲戚担惊受怕,给娃看病,操尽了心。

我在看守所绝食抗议,抵制迫害,一位干警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儿子、媳妇没有学法修炼,你们关押他们没有道理,你把他们放了。人心都是肉长的,一岁的娃离不开妈呀。”这位干警看到我们家的惨状,生起了同情心,把媳妇放回去了,给我判了两年劳教,邪恶强行把我送進劳教所。

在劳教所,我坚持炼功,吸毒犯打我、骂我。我不屈从邪恶,不点名、不报数,绝食抵制迫害,邪恶之徒强行给我灌食,又進行注射迫害,我一直正念不停。绝食二十天。下午干警叫我收拾东西,我问:“干什么?”他们说:“把你送到别处去。”他们给我插上氧气,在半路上我才听到叫家里接人。

回家后,我坚持炼功、发正念,身体很快恢复。我继续抓紧印发资料,在同修的帮助下买了复印机,我晚上经常印制真象资料,忽视了学法,有时与同修发生争执,被邪恶钻了空子,时间不长,宝鸡市陈仓公安闯進家,把同修张宝旺抓走了。我离家出走,邪恶悬赏一万元到处找我,我离家后一路上要饭,风餐露宿,走路脚磨的流着血,六月太阳晒的人嘴里冒火,口渴难耐,荒郊野外找不到一点水,这时路上有一块西瓜皮,我捡起来就啃,白天饥渴,晚上找歇脚处更难,到处防非典,没有落脚处,就躺在路旁,小孩见了用石头打我,就这样要饭走到甘肃、走到宁夏、走到四川,无家可归、漂流在外。听说儿子被邪恶抓進牢房,媳妇一人带着孩子度日。

大法弟子的每一分钟承受与付出都是为了使大家明白真象,请不要听信电视上对法轮大法的诽谤宣传。希望各位父老乡亲能明白法轮大法真象,正确对待大法,你对大法的理解与善念将使你的生命有个美好的未来。善待大法弟子,记住“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