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许州官说假话 不许百姓说真话


【明慧网2004年5月30日】我叫田祥凤,于七年前春天幸得法轮大法,从那时起我的生命获得了崭新的开始。

我在年仅34岁就患上腰痛不能直、偏头痛、附件炎、胃痛、膀胱炎等顽症,病魔缠身生不如死。越有病性情更暴躁,一个女人家不但不温存,反而性烈如火,骂丈夫、打孩子,搅得全家不安,自己便觉得活而无昧。加上丈夫突然得了急病:晕倒在床上起不来,一起就晕倒,连续几天。吓得他也哭我也嚎,又穷得无钱住医院……正在难处幸得大法,不几天我的病不医而愈。丈夫虽没炼功,却也神奇地好了。一家人对师父、对大法千恩万谢,从此家中吵闹变成了欢笑、夫妻争斗变成了和睦。我的身体好了,心性也提高了,我们沐浴着佛恩浩荡,浸润着“真、善、忍”的法光。

1999年7.20后,一双魔爪笼罩了天地,诬陷攻击大法和师父的广播宣传象一枝毒箭穿向我们大法弟子的心。我们的心在流血,这么好的大法这么好的师父怎能受到这样诬陷与攻击?而且全都是谎言、都是伪造的,我们想去北京上访,为大法为师父讨公道。

1999年的秋天,我到了北京,被扣押在北京一个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派出所(因我没出过门,不知什么地方)。几天后被押回胶州。警察除了恐吓就是威逼,目地就是叫我放弃修炼,经过几十天的折磨,不但没使我屈服,反而我修炼的决心更坚定。劝说他们不要听信污蔑宣传。由于被人揭发举报(举报者有奖),我被中云派出所绑架去吊铐在铁笼子里(专门为关押大法弟子做的)三天三夜,不准吃、喝、大小便。又转到拘留所关押五天。因拘留所关押大法弟子多得关不了把我送到张应镇。后来转到张家屯洗脑班。同时也抄了我的家,惊吓得老人、孩子一齐哭。

在关押期间,恶人打骂恐吓什么办法都用,企图逼我放弃修炼。我的命就是大法是师父给的,我怎能背叛呢?我痛苦极了,钻心地痛。经过丈夫要求恶人允许我到医院检查,查出了是胃病,又去中心医院检查……我觉得我修的是佛法,是做好人,是人间最纯真高尚的事,不能被关押被折磨,正念脱离了邪恶的控制,开始了一段流浪生活。

我说一句真话就受到这样的迫害。江泽民信口雌黄任意造谣,却不允许老百姓说一句真话,真是“只许州官说假话 不许百姓说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