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马河劳教所摧残、虐杀大法弟子的暴行


【明慧网2004年5月7日】我是吉林市大法弟子,自99年7.20以来,前后九次被抓。经历了各种磨难,2002年4月18日被非法判劳教,现把我在饮马河劳教所亲眼所见的事实公告天下。

進了劳教所,就是進了地狱。看一看饮马河劳教所吧,门楼象个庙,牌子是学校,院子是劳教。而正对着“庙门”的主楼就是残害大法弟子的铁老虎,活地狱。虎口大厅右侧列放着三架半人高的铁笼,人在里面,立不起,坐不下。楼上楼下是总共装七百多人的大铁笼,牢内各号房安装现代化监视器,昼夜不停监视。这里的一切,从物到人,都是专门用来残酷整治大法弟子的,没有自由,白天坐硬板,黑天睡夹板,不准说话不准闭眼,三餐盐水汤,苞米面。就连大小便也得批准。狱警和刑事犯是活地狱里的大鬼和小鬼,狱警各有非刑专长绝活:白龙棍,狼牙棒,柳条鞭,老虎凳,还有现代化的电棍,“唐朝酷吏周兴、来俊臣感愧不如。”大法弟子進劳教所,先过刑关。

自2002年2-3月间恶警打死一人,后4月19日又打死一人,刚抓不过一小时就被活活打死。

狱医当着众人的面对着一位骨瘦如柴,病情垂危的大法弟子,冰冷的说:死几个人算得了什么,小事一桩。草菅人命立着進来,横着出去。辽源大法弟子刘庆华惨受四天四夜酷刑:电棍,白龙棍,狼牙棒,老虎凳。恶徒用塑料管钻腋窝,直钻到骨头,然后塞進盐粉,靠墙脚尖站地,还用打火机烧脚后跟,烧得气泡发黑……,铮铮铁骨,一条硬汉,最后咬烂舌头才算罢休。大法弟子张京广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打掉牙齿,塞進臭袜子,勒上铁丝嚼子,被当作精神病人折磨了三、四个月。蛟河大法弟子吴德修,不屈从邪恶,被剥光衣服,关入铁笼,寒冬站立在风口上,冻掉二个脚趾。新吉林大法弟子王有富被打断胳膊。孟所长,张科长指挥恶警实行酷刑。中国当权者自称是法治国家,施给大法弟子却是野蛮十足的强权暴政。“打死不偿命”。另一手段是断绝经济来源、株连九族,洗脑麻醉。“电教洗脑”,把那些煞费苦心制造出来的攻击大法的材料翻印成录音带。让不“决裂”的大法弟子集中,整天没完没了,翻来覆去的硬灌,嗡嗡叫。干扰你的大脑,让你头昏脑胀、心烦。大法弟子不堪忍耐,就拉断电线抗议。

劳教所还利用犹大和不学无术的政治打手对大法进行诽谤,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受到大法弟子的正义抵制。

恶徒的机关算尽,诡计用绝。近五年的残酷镇压迫害无济于事。铁的事实证实了大法是坚不可摧的。

现在正法已经到了最后阶段,最后表面的空间,最后的因素,也是最后的考验。放松自己就会前功尽弃;被安逸心带动就会毁于一旦。作为大法一粒子的我,必须走好正法的最后一步。用师尊的话自勉:“不要再叫邪恶钻空子了,不要再被人的执著干扰了。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走好最后的路吧,正念正行。”(师父新经文《正念除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