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风雨雨虽很苦 有缘人得法我心甜


【明慧网2004年6月12日】我是一个四年来深受迫害的众多的大法弟子之一。四年来,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拘留所和流离失所中度过,在随师正法修炼这条路上经历了许许多多。一直有一个愿望想把自己的修炼经历写出来,但由于人的观念干扰,怕写得不好,一提笔思想中各种干扰就上来了,当我看到明慧网上刊登的一篇篇鼓励同修把自己受迫害的经历写出来的文章时,深受感触。我想不能再拖了,不能再用人的观念去想问题了,破除一切干扰,作为正法弟子,就应该证实法,揭露邪恶。

九九年十月我和六个同修一起到北京证实法,当时我丈夫身体有病,刚出院,母亲又八十多岁了,需要人照顾,当时对我来说是一种考验。我想大法遭到迫害,师父受到谎言的攻击,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就应该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到北京之后,由于我们没有身份证,旅店住不進去,就和外地大法弟子住在一起。第二天晚上,房东接到派出所通知,不许没身份证的人租房,房东不让我们住了,当时已是晚上了,往哪去啊?我问房东附近有没有山,她告诉了我们附近有座洪山并简单地说了路线和方向,我们对北京的地形不熟悉,又是晚上,几经周折才找到,这晚我们在洪山上度过了一夜,谁也睡不着,明天怎么办?在这之前,我认识了一个大法弟子,她说他们就住在香山上,当时北京市内和郊区都住了许多大法弟子,我们商量着去找她结果没找到,就又在香山住了一宿。之后我们切磋:“我们来北京的目地是什么?不是为了证实大法吗?怎么能找地方住下来呢?(当时许多弟子都在等大家一起走出来)我们经过学法、明确了我们来北京的目地,上午我们六人来到天安门广场,迎面走来几个武警问:“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一齐回答:“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在当时的认识是能够走出来,承认自己是学大法的,就是在证实大法)然后,我就对他洪法告诉他我在大法修炼中所受的益,其中一名武警说对师父不敬的话,我说:“请你不要说……。”我本来想说“不要说我师父”,但说了一半眼泪夺眶而出,说不下去了,他当时目瞪口呆,后来我们被关在北京丰台体育场,里面关押了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我被老家派出所抓回,非法关押十五天。

2001年七月下旬我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到国家信访办时,已经下班了,我和同修商量不能白来,于是返回到天安门广场上,面对天安门正门前约五十米的警车开始炼功,当时心里丝毫没有怕心,这时恶警从车上跳下来,朝我们跑过来,不让我们炼功,把我们拽上车,拉到分局,和我们老家派出所联系,我们被送到了办事处所在的宾馆,送我们的警察,我边走边和他讲真象,他当时对我盯得不是太紧,完全有机会走脱的,可是一想来证实法为什么要走掉呢?现在看来是配合了邪恶。之后我被带回当地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这次丈夫在派出所对我提出了离婚,我说:“我没有做对不起你和家庭的事,所以我不会同意离婚。”表面上看没有被情所动,其实内心已经很乱,已经被情所动,没有在法上认识,根本的执著被掩盖着。

2001年6月我去邻居的一名大法弟子家拿经文,被恶人举报,由于大意没有将门插上,毫不提防恶警闯了進来,发现了我们面前的经文,他们以这个为由把我和同修刑事拘留,期满那天狱警到监室领我出去,在门口他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炼!”他说:“炼就回去。”我说:“回去就回去。”他无可奈何的说:“回来!”我明白这是对我的考验,谁也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

2001年国庆节,我再次去了北京。当时走的时间,家人不知道我去了哪里,我哥哥以为我又被恶警找去,就去问街道负责监视我的居委要人,被恶警知道我一天两宿不在家,便问我:“这两天你上哪去了?是不是上北京了?”我说:“到哪去,是我做人的自由,你们无权过问。”当时我正在上班时间,我说:“如果你们没有其它事,我要回去上班了,我就走了。”下午我在单位干活,他们打电话叫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想他们可能有了新的阴谋,不能去。从那天开始我就被迫流离失所。他们找不到我就去学校找我女儿(也是大法弟子),教导主任找到我女儿叫她放弃修炼,她坚决没有答应,被学校非法开除,我就带着女儿和另外一位大法弟子,一起流离失所,做着证实大法,讲真象的工作。

我母亲去世火化那天,邪恶之徒以为我会回家,便派人跟踪,而且伪善的说是派出所对我的关心,我识破了他们的险恶用心,让他们的计谋落空。

在流离失所这段期间整天忙着做证实法和讲真象的工作忽视了学法,被邪恶钻了空子。和我一起的大法弟子的传呼被恶警查到,知道了我的确切住址,其实出事前,师父的几次点化都没在意。那天晚上我们刚想睡,突然有一个女的急促敲门,说:“你们下水道漏水了。”(当时大意了,没有确认一下就开了门)一看是一帮恶警,我知道上了当,他们利用房管员所演的这场骗局。当时手里没有发下去的经文和真象材料还有大法书籍都落入邪恶手中,我们在被抓去派出所的路上不停的发正念,到派出所之后,他们轮流换班,不让我睡觉,让我说出资料的来源,虽然我没有配合邪恶但用了人的方法应付他们,以为这样可以不使其他大法弟子暴露,其实是掩盖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怕心,没有用大法弟子金刚不动的表现震慑邪恶,给大法带来了损失,我一直为这件事感到痛悔和自责。

第三天,公安分局来人,在三楼开会,研究下一步迫害我的计划,我乘这个机会,从派出所二楼跳了下去,跑了没有多远又跳了一个近二米的大墙,这时后面的保安已经追上来了拽着我回去,我对他说:“我们都是好人,放了我你会功德无量的。”他恶狠狠的说:“放了你我怎么办?”然后用力拖我,我不从,他就握住我的双臂用我的后背往墙上撞,他当时已经知道我的腰摔坏了,就这样又被邪恶抓回来了(第二天,那个保安就被开除了,这就是报应吧!)回到派出所,他们用手铐把我铐在暖气上。晚上他们怕我腰一躺下起不来,就叫我坐在禁闭室犯人用的铁椅上,我说我的腰摔成这样还这样对待我,值班警察说:“那就躺到值班室的床上吧。”第二天,已准备好车子将我送進看守所,临走前,送我到对面的医院检查一下,结果腰椎第五节骨头骨折,他们拿到结果和看守所联系,看守所怕担责任,拒收。无奈他们叫我在派出所养伤,我开始绝食,他们二十四小时三班倒二人一班的看着我,我在痛苦中躺在床上没有忘记大法赋予我的神圣使命,我给他们每个人讲了真象,其中一个保安明白真象后立刻看《转法轮》,我为这个生命得救而感到高兴。绝食以后,我白天晚上都在不停的发正念,我想我一定要离开这里。到第十四天,我突然出现了虚脱症状,保安急忙去叫片警,他们把大夫叫来,看完之后对警察说:“是长时间不進食,缺钾造成,如果继续下去会死人。”所长听后非常紧张,怕担责任。最后决定让我回家,但必须要家人做担保,因为他们已经给我办好手续送劳教怕我跑了。回家后,他们三天两头去我家,所谓的关心,我知道他们不会放过我的。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我被关在一房子里,摆了好几串黑色的葡萄,我和同修切磋,同修说:“这个梦是点化应该走。”他们并没有放过我,保安24小时巡逻监视,我不能让他们迫害我的阴谋得逞,我必须离开这里,我带着女儿,在师父的呵护下,又投到正法的洪流中。

据说我走后、邪恶势力以三万元现金悬赏抓我。我现在流离失所已经三年多了。因为没有固定的住处和工作,正好利用这个条件,一边打工一边讲真象救度世人。经我引导的学习大法的有老板、老板娘、房东和工友等约十多人。风风雨雨虽然很苦,但想到引导了这些有缘人得法也很甜,心里也很踏实。在所剩不多的时光里,我要更加精進,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