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张家口市洗脑班(图)


【明慧网2004年6月13日】张家口市“法制学校”(洗脑班)地址在张家口市宣化区西河子乡样台村(俗称片地)。是由市司法局主管和610、政法委、公安局直接参与的看守所、劳教所之外的,又一个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监狱外的监狱,只不过换了“法制”学校的牌子,更具有欺骗性。院墙上布满电铁丝网,室内安装监控器。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是市内和各县那些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这里对大法弟子实行24小时监控,连上厕所、吃饭、打水都有陪教(监管)跟着,不准出屋,没有一点人身自由。这不是非法关押又是什么?这里可以无限期非法关押大法弟子,而不受任何时间限制。

大法弟子单独被关在小屋里(实际是监狱的小号)不能和其他同修接触。洗脑班恶徒们对大法弟子除打、电击、强行灌食外,还利用犹大长时间围攻强行洗脑,進行精神摧残。例如它们利用席春锦、张秀琴这两个犹大轮番围攻大法弟子,为了让犹大给它们卖命,出卖灵魂,还给犹大开工资。它们还丧尽天良的偷偷在大法弟子的饮食中加入不明药物,迫使大法弟子生理上发生异常,卑鄙至极。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有的生命垂危,有的精神失常,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下面仅是2004年5月份发生在张家口市洗脑班的部分血的事实。

一、张家口市大法弟子张玉珍被迫害致死(图)

张家口市大法弟子张玉珍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屡遭迫害。2004年2月17日晚,张家口市桥西分局、桥西大境门派出所恶警将资料点破坏,张玉珍与几名同修又一次遭绑架,关押在张家口市十三里看守所。张玉珍再次绝食抗议迫害,人已瘦弱不堪。在看守所拒收的情况下,桥西政法委、桥西公安分局不但不放人,反而又把张玉珍转到张家口市洗脑班,继续迫害。洗脑班的恶人们,不顾张玉珍的身体状况,而是变本加厉的迫害,强化洗脑、轮番围攻、野蛮灌食,直到2004年5月4日被迫害致死,年仅48岁。

在张玉珍生命垂危时,恶人们既没有把她及时送往大医院抢救,也没有及早让家属采取措施,人死后也没给家属任何说法。张玉珍,是被张家口市桥西区政法委、桥西区公安分局、桥西区大境门派出所、张家口市洗脑班合谋迫害致死的。必须把迫害大法弟子张玉珍致死的凶手绳之以法,否则天理不容。

二、张家口市赤城县18岁女中学生张聪慧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大法弟子张聪慧原是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一中高二学生,品学兼优。因在学校讲法轮功真象被开除,她被逼走上了天安门上访、证实大法,后被非法关押在张家口市洗脑班。

有一次,她看到黑板上写着骂师父的话,就用手擦。结果被歹徒们用绳子捆绑、打、电棍击;还有一次,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她几次都昏倒在地。至今她的身上手上还满是伤痕。后来她被单独一个人关起来,完全剥夺了她人身自由。历经两个多月的身心摧残,于2004年5月13日左右结束非法关押。但她已不再是昔日的那个聪慧了,如今目光呆滞、言行失常,精神错乱,记忆象两三岁的孩子,她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了!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竟被迫害至此!

三、崔新香被不明药物毒害致全身浮肿,生命垂危(图)



大法弟子崔新香(音名)多次進京和平上访,多次遭绑架、关押,甚至非法劳教。2003年12月下旬。她在张家口市蔚县发真象资料时,再一次遭到绑架,在张家口市拘留所关押2~3天后,被转送到张家口市洗脑班,单独关押(实际是小号),强行洗脑。号内安装监控器,24小时监控,连上厕所、吃饭、打水都得陪教(监管)跟着,不能出号,没有一点人身自由。陪教是由洗脑班雇的。同时洗脑班利用犹大席春锦、张秀琴轮番围攻洗脑。崔新香一直绝食抗议。在绝食期间,她遭到两次野蛮灌食;结束绝食后,洗脑班恶人丧尽天良的偷偷在她饮食中加入不明药物,致使她生理上出现异常。同时全身浮肿,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垂危。洗脑班怕担责任,于2004年5月29日,勒索了钱财,才放她回家。

四、张家口市洗脑班现在至少还非法关押着4名大法弟子

截至2004年5月30日,张家口市洗脑班至少还非法关押着4名大法弟子。其中包括:

陈爱忠的母亲:王连荣。陈爱忠全家修炼。原本幸福的家庭,在邪恶镇压中,就是因为他们不放弃修炼,陈爱忠和妹妹陈洪平,先后被迫害致死(明慧网有报道)。他年迈的母亲王连荣,在连失爱子、爱女的悲痛之下,不向恶人妥协,坚持修炼。最近陈爱忠的母亲、姐姐和弟弟又遭抓捕,姐姐陈淑兰被关押在北京市大兴县天堂河女子监狱;母亲王连荣被非法关押在张家口市洗脑班,继续迫害。

刘朝红的父亲:刘××。刘朝红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遭非法判刑5年,关押在保定满城监狱(太行监狱),她坚持自己的信仰,又被转到石家庄监狱非法关押。

此外还有张家口市涿鹿县大法弟子许忠祥(音名)和张家口市张北县大法弟子崔友(音名)等也长期非法关押在这里。

五、张家口市洗脑班经费来源

洗脑班又雇犹大,又雇监管,那么哪来的经费呢?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采用的是:“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人性的手段。在肉体是它们采用集历史上古今中外一切残酷手段之大全;经济上它们采用开除工职、扣发工资、罚款、抄家、掠夺。张家口市洗脑班也不例外。仅举两个例子:

大法弟子崔新香:每月被勒索800元,其中负责监管每月工资400元,饭费200元,牙膏费100元,其它100元。

大法弟子王连荣:每月被勒索900元,其中负责监管每月工资700元,饭费200元。

以上只是张家口市洗脑班在2004年5月份迫害大法弟子的部分事实。这就是当今中国大陆所宣扬的人权“最好时期”,连洗脑班对大法弟子都可以滥用酷刑,草菅人命,那么它们的监狱、看守所、拘留所就更可想而知了。

此外,张家口市桥东区也有一个洗脑班,大法弟子王忠等,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长期被非法关押在那个洗脑班里面。

希望大法弟子发正念,彻底清除洗脑班——这一非法的残害善良修炼人的机构。必须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