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空间旧势显 正念去邪坏神败


【明慧网2004年6月14日】旧势力以及其指挥的黑手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才是使这场史无前例的邪恶迫害得以发生,以致维持至今的根本原因。对于这点,在未被绑架到劳教所之前,我只是在理性上认识到存在着这么一个因素。在劳教所里,我才真切地感受到这一点,而且还多次真切地感受到了旧势力及其黑手显现在表面空间的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直接迫害。下面我以几个具体例子来说明。

一、我到劳教所后,有相当一段时间里没有专做“转化”工作的警察来找我做所谓的“转化”工作。我想,你不找我,你去“转化”别人,这是害人又害己,我来救你。于是有一天,我约见了专做“转化”工作的一名警察。我主要是对他说明:大法好,我们师父好,大法弟子好,我们不是搞政治,是修炼。这场迫害是非法的,天理不容的,参与中做了坏事者要遭恶报的。此人是做所谓“转化”工作的老手了,他提了几个带陷阱的提问后,我都给予了正面的回答。这些问题的共同点就是诬陷我们搞政治。我正面批驳了这套谎言。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脸色变得非常凶狠,高声大叫道:“有多大的法就应该有多大的磨难”。看到这个情景,听到这句话,我意识到这不是人话,而是有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在支配这个人在狂叫。我立即静下心来发正念,他很快就停止了走动。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沉默了一会儿,又扯起关于“治病”的话题了,就象刚才他没有说什么话一样。事后我问他:第二次谈话时,说过“有多大的法就应该有多大的磨难”这句话没有,他说不记得,也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就把当时的情景描述给他听,并告诉他:参与迫害的常人都是在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的支配下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为了救这样的常人,大法弟子冒着生命的危险讲真象,是为了叫他们清醒,发正念是清除支配他们干坏事的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是为了他们好,都是为了救他们。他沉默了,以后的谈话中,他知道我当着他的面睁眼发正念也不吭声,还问过我发正念的具体内容。此后,此人参与迫害之事比以前有所收敛。

静下来,我回想起师尊在《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告诉我们:“这就是他们今天所敢于给我们带来这场灾难的原因,那就是更高的果位与这么大的法就得这么大的考验,……”。那个警察在说“有多大的法就应该有多大的磨难”时,岂不就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直接利用人在表述它们的意思吗?这也正是从反面证实了师父对我们所说的一切。要想战胜这场魔难,就应该更加坚定地照着师父的教导去做才行。从那以后,我背法、讲真象、发正念比以前做的更坚定了。也是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去分清常人嘴里说出来的话,哪些是人话,哪些不是人话,是鬼话还是旧势力说的话。

二、有个恶警,自称为佛教居士,表面上他很少参与直接对大法弟子的动手迫害,但他经常挑唆别的恶警来迫害大法弟子,多次阻止我向别的警察讲真象。有一次有位同修向一位警察讲真象时,他气呼呼地跑过去说:我对法轮功本身倒没有意见,我就是恨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人,恨得咬牙切齿。同修跟我说起这事,我说:这话不是人话,是旧势力说的,是旧势力的妒嫉心发作后,借助这个恶警说出来的。

我记得师父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有一个很邪恶的因素,就是旧的势力,它们认为有些学员圆满成为正法弟子它们心里过不去,它们觉得自己都当不上正法弟子,这些学员得得太便宜了,……”这个恶警的表现就是旧势力的妒嫉心在表面空间的直接显现之一。

三、劳教所要办“洗脑班”,派出了所谓的“洗脑”恶警来挑选第一批进洗脑班的学员。与我谈话的一位,据说转化了不少学员,我和她谈话时,根本就不谈什么转化的事,我就告诉她大法好、我们师父好、我和许多修炼人在修大法中所得到的许多好处和显现出来的许多可称之为神迹的事。三个多小时的谈话里,我用谈话来正这个场,基本上是我讲她听,她总共没说十分钟的话,说的也是几个提问,最后她提了这样一个问题:“你们中好多人都承认旧势力安排你们的一切,你的一切是不是旧势力的安排?”,我说:“不是”,她说:“为什么?”我说:“我们师父说过,旧势力安排的有序,我们师父安排的更有序,我不要旧势力的安排,我只听我师父的安排,任何其它的安排都不行。”她沉默了好一会儿,谈话即告结束。事后听有的警察说她到上级那里说:这个某某某(指我)不能去(指去洗脑班)。我觉得这个洗脑班实质上是旧势力办的,是旧势力在挑选、考验学员。旧势力在操纵着这场迫害。

四、洗脑班使有的学员违心做了妥协的事,这使得有些恶警邪恶的行径有所加剧。有一天晚上,已经十点多了,有个恶警喝过酒后,窜到我所在住地,谈起洗脑的事。此人十几岁进劳教所干警察,文化素质很低,平时说话,三句话出口不带脏字那是希奇。可那天他象是换了个人似的,和我们当中一个法轮功学员谈起“洗脑”的事,基本不带脏字,很有条理,其中有一段话我印象较深。他说:我们也知道有些人写“三书”是假的,假的也要。只要你写了,就说明你动了这个心,就不象修炼人,你们师父就不承认有你这个弟子,你怎么修?退一步说,即使你师父还要你,你还好意思吗?这哪象一个恶警在说话,典型的旧势力“语言”。他的这段话使我当时惊讶不已,我又看见了旧势力的幽灵在表面空间的显现。

五、有个恶警,在强制性的连续十几天高压做我的“转化”工作无效后,气狠狠的说:“转化你们便宜你们了!枪毙你们,浪费了XX党的子弹。”边说这话边跑,一点也没留给我反驳的时间。我当时的感觉是:这也不是人话,是旧势力说的,看来这些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对大法弟子真是恨之入骨了。更感到如果没有师尊对我们大法弟子的慈悲、付出、承受和保护,我们根本上就无法修。更感到了修炼的严肃性。

六、有一个牢头,从十六岁开始因偷盗被送进劳教所起,二十多年时间六次进出于劳教、劳改场所,思想变异得基本没有人性。我一进所谓的“严管”班,就觉得他特别的阴险。他一开始不是牢头,后来以经常向恶警报告大法弟子的动向而谋取了牢头的位置。我经常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他有时还假惺惺地向我表示要帮我们的忙,甚至愿意向别的班的法轮功学员传递信息,我知道他是别有用心,拒绝了。他看到软的不行,就公开行恶。他当着我的面说法轮功不好,我就说他做强盗才是真正的不好,我举例说明了许多他的不好之处,说明大法弟子如何好如何好,把他气得够呛,我也懒得理他。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对我说:你跟我睡了半年(我的床跟他的床仅隔一尺多宽),你都没有整死我(我当时听到这话非常惊讶,我干吗要整死他),你知道为什么?(我还在惊讶中没有吭声)我派了象山一样的白骨精和毒蛇把你包围起来了,你够不着我。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又加了一句:我派的那些白骨精都是长了尾巴的。说完,他就跑了。

他的这番话,不仅我感到惊讶,全班的同修和其它常人也惊讶的很。当时整个房间里鸦雀无声,异乎寻常的安静。我回过神来说,你们都听到了吧,我说迫害法轮功有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支持,你们还不信,今天应该看到、听到了吧。这就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借他的口在说话。很简单,我又没有和他谈《西游记》,怎么突然钻出一些白骨精、毒蛇出来了,白骨精还是长尾巴的,真是闻所未闻的奇事。人说不出这种话,这只能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附在他身上说话。这些邪恶生命都是要被清除的。

以后我又多次对着那个牢头发正念,他再也不敢在我面前说法轮功的坏话了。我对别人讲真象也更容易了。周围的环境有了进一步的改善。

以上简述了几件旧势力在表面空间的事例,实际上远不止这些。在劳教所内,经常有不修炼的说出一些不应该出自其口的话。而且这些话多半是我们学员言行有漏时,他们用以攻击的话。静心分析就知道这是旧势力借常人之口来表达它们之意,不可以掉以轻心。去掉旧势力的干扰、迫害最好的办法就是做好师父要我们做好的三件事。我一直努力去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就一直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所以,虽然这场迫害是由坏神一手操纵,而我们的许多功能又不能在表面空间显现,但丝毫也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不动的金刚志。当我看到旧势力在表面空间的各种表现时,我就想师父说的都是真理,师父才是最伟大的正神,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这条修炼路是选对了,一定要义无反顾地坚定走下去,这样才对得起师尊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层次所限,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注:我是2001年下半年被绑架到劳教所的,在这之前,学过了师父《导航》一书的四部讲法,知道有旧势力操纵这场迫害,但不知到具体干事的是黑手。现在可以这样认为,上文中提到是旧势力在表面空间的显现,应该说是黑手所为。但根本上它们是同一性质,都是干扰正法、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坏神,所以文中还是以旧势力一词来指代黑手,以便于真实地表述当时的情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