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白银市一位大夫的真实经历 【明慧网】

甘肃省白银市一位大夫的真实经历

【明慧网2004年6月15日】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大陆甘肃省白银市,有一名大夫。在人生的旅途中,她经历过很多,许许多多人生的问题她百思不得其解,人为什么要得病?生命为什么而存在?人生的真谛到底是什么?她苦苦寻找着,寻找着……

到了1995年底,一位朋友来她家玩,给她送来了一本宝书《转法轮》,她半信半疑,是不是也跟以前的气功一样?于是她拿起书来看,看完书后,她哭了:这就是她真正寻找的净土,要找的真法真道!书中回答了她多年来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从此以后,她开始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以前各种各样的难受没有了,身体变的越来越好。从此,她走上了坚实的返本归真之路。

1999年江××政治流氓集团,开始造谣诬陷诽谤大法,疯狂镇压法轮功,她为了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于2000年7月進京上访,后被单位强行带回,关進白银市看守所。白银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张明才追随江××一伙,亲自带人抄了她的家,罚款3千元后她才被放回。2001年1月,她再次進京上访,被强行押送到东北某看守所,后被单位带回后,开除公职,被判劳教1年。在劳教所里,她受尽了各种残酷的折磨,24小时被严密监控,不许睡觉,不许炼功,不许上厕所,双手被手铐铐起吊挂起来等等。她的丈夫因为承受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抄家、拘留、关押、劳教等迫害,被迫与她离婚。

2002年7月,她因向人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真象,被再次判劳教两年,至今,仍在劳教所内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以下是这位大夫的一段自述。在面对非法的关押、拘禁、殴打、高压洗脑、精神摧残等疯狂迫害的过程中,法轮功学员一直是理性的,采用和平的方式与暴力抗争。乌云遮日终有时,通过法轮功学员不懈的向世人讲真象的共同努力,法轮功真象必将大白于天下,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记住这场迫害,记住“法轮大法好”这句真言。

用我的亲身经历揭露邪恶迫害

文/甘肃一位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

我从小体弱多病,经常感冒发烧,全身风湿关节痛,走不动路,干不动活。高血压、风湿病、鼻窦炎、妇科病等多种疾病缠身,煎熬痛苦,度日如年,工资收入不够支付药费,生活越来越艰难,病情也越来越重,真是有生不如死的感觉,心中充满了失望与无奈,觉得人生乏味,苦不堪言。

一九九七年底,我有幸看到了《转法轮》。看后惊呼这就是我要找的真理,我心中的迷惑顿时豁然开朗,如获至宝,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生命为什么存在的真正意义。

学法、炼功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的身体渐渐发生了变化,血压不高了,关节不疼了,黄脓的鼻涕不见了,困扰我多年的疾病不治而愈,一扫而光,奇迹般的全好了。七年来我也不用再吃一粒药,整个人如脱胎换骨,轻飘飘的感觉,真是无病一身轻。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给了我新生,使我真正的体会到了生活是这样美好。

风云突变天欲坠,排山捣海翻恶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政治流氓集团,出于妒嫉心的一己之私,开始了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我为了向国家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于2000年12月依法去北京上访。可是上访部门已经成了非法抓捕,关押人的地方,不许上访,不许说真话。于是我就去了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广场我亲眼目睹了警察把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横幅的学员打的头破血流,担架抬着的,胳膊被打断的,头被摁在地上脚踩在身上的。我被揪住头发塞進警车,抓到天安门派出所;人多关不下,后又被关進昌平派出所。

在昌平区派出所恶警不让坐凳子,不让睡觉,让24小时站着。站着要站军姿,站不好就打我耳光,用脚踢手背。有个男恶警还让我当着他的面把衣服脱光,当时,我告诉他:法轮大法祛病健身,强身健体,我们师父是教人向善,教人做好人的,你不要这样对待我,你不知道男女有别吗?你没有父母、兄弟、姐妹亲朋吗?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不要这样助纣为虐。听我说完后,他就给我留了一件衬衣。我被冻的发高烧,咳嗽不止。第二天有一个好心的警察看我发烧、咳嗽的严重,就把衣服还给我穿上。

第三天,提审我。问我是什么地方来的,叫什么名字,我为了不牵连更多的人,没有告诉他们,恶警4个人就用电棍电我全身,嘴被电起一个大泡,肉都被电糊了。还用胶皮警棍打我,打得我腿、屁股,青紫青紫的,不能坐着,只能趴着。

他们还让我两腿向两边分开,不停地摔在地上,就是这样我还是不说姓名,住址。心里牢记《转法轮》里教的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以平和的大忍之心宽容对方。最后他们把我押到昌平区看守所关押。

在昌平区看守所我和其她他十多位大法弟子一起绝食,抗议对大法、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3天后,恶警们开始了野蛮插管灌食,每天我们都被犯人连拖带拉,连打带骂的拖到医务室去灌食,有的被插的血都从鼻子喷出来,有的被插的大口吐血,有的被折磨的头痛、胸痛、发烧、咳嗽、昏迷。晚上三四个大法弟子挤坐在潮湿、阴凉的水池边的水泥地上,恶警说只要是炼法轮功的就不让和犯人一起睡地板,就让她们睡潮湿的水泥地。(因为水池漏水,满地都是脏水)。

就是这样恶警和犯人还经常殴打、谩骂我们,把一个穿红衣服的同修拳打脚踢,扒光衣服,浇凉水,光着脚站在放风门外边雪地上冻。到了第15天,恶警们说接到罗干的命令,要连夜突击审问,我们被关到看守所通道后面的黑屋子里,不让睡觉,威逼,利诱,哄骗,我们说出姓名,住址。不说就推到门外边雪地上冻。我们十几位大法弟子,为了不牵连居委会、派出所、工作单位、家人等,坚持到最后一个都没说。经过半个多月的绝食和残酷的折磨,十几个大法弟子的身体都不行了,恶警开始放人了。恶警买了18元钱的火车票,拉到一个终点站的偏僻小站,半夜扔我下车就不管了。

我也被释放了,这只是我长期受迫害中的一次。我要用这铁的事实,告诉善良的人们:快快擦亮眼睛,不要再轻信镇压者邪恶的谎言,它们最真实的目地,是要把人类最起码的道德良知从人们的灵魂深处抹掉,要把好人赶尽杀绝。但是我们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邪不压正。法轮大法是正法。亲人们啊!记住“法轮大法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