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阳光迅速融化着残冰──记一次反迫害


【明慧网2004年6月15日】今年5月13日,天气很好。一天的生产工作刚刚开始,突然一群便衣约20人闯了進来,并出示了所谓的“工作证”“搜查证”,说是奉上级指示例行公务。(后来知道是省、市610组织策划已久的行动)。

开始我有点不知所措,马上正念就上来了。我坐在院中间对在场所有的官员、警察進行了义正词严的质询,抗议他们的暴行。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违背宪法、都是非法的,而且你们对法轮功这些善良的人迫害造成多少人间悲剧。我本人被你们劳教,在劳教所受尽折磨,差点死里头。你们都有父母兄妹,你们的亲人无辜被这样迫害,你愤怒吗?心痛吗?……一口气我说了二十多分钟,他们都被震慑住了,静静的在听,面色难堪,耷拉着脑袋。其中两人看到这些人被搞得这么难看,一个劲捂着嘴偷着在笑他们。

一个可能是省610的问院门口和屋门口的对联是不是我写的字,那是师父的新年问候和洪吟。我说是,她说字写得好。一个市610一直参与迫害的人一个劲在缓和气氛给我说好话。我看到一个满脸凶气很象打手的人,始终在卖力的搜,搬進搬出。我就正视着他,问他,你为什么这么凶,这么不怀好意。他喊着:你还说,你看看你这么这么多东西。指着搜出的几十本大法书、经文、几十张传单、几本周刊,还有电脑、打印机。我想师父说过修炼和救度众生旧势力也不敢反对。我告诉他,你不用这样,我是修炼人,没有干坏事。那个市局610的一个劲在旁边打圆场,怕弄僵了。后来他问我:你这儿平时都谁来?我告诉他我得正常生活和朋友交往。他一个劲说:理解理解。这时市610一个带队的官员又说:不是我们如何你们,是国家……,我马上打断他,不用说国家,这一切不代表国家,你们只是在追随江××,只有江××才这么蠢,封锁言论、封锁网络,不让人听到真话,镇压最善良的百姓。他说你应该面对现实,不要太理想化了。这是中国。我告诉他中国的法律也没有思想罪,所有学过法律的人都知道,信仰无罪。人要没有精神和思想就不是人,而且我们的理想一定会变成现实。

在整个搜查过程中,我们一直在全力发正念,铲除操纵他们的黑手与烂鬼,解体旧势力的安排,减少损失。

中午,他们搜查完毕要带我们其中几个去问讯,说两三个小时就回来。我想到哪儿也是讲真象、证实法,就上了车(后来想也许该抵制,自己可能是被人的观念、他们人多势众给束缚住了),结果被他们拉到区洗脑班关了進去。我们几个都没有怕,就是一直不停的发正念,彻底解体一切参与这次行动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我们一定要在下午回去继续我们正常的生活、工作、修炼。以强大的正念破除邪恶的安排。

下午2点我被叫去问话,那位610的官员问我被劳教的原因,我告诉他4-25真象。我告诉他就因为当时给朱总理、江××写上访信。不过那时是给江××机会才给他写。他说你写了很多东西我都看了,你很睿智。写的东西很有分量。他又说我没法跟你比,你们将来都要做佛、道、神飞开的,我们是要下地狱的、是垃圾。说着神色黯然的叹了口气,看得出他对大法弟子由衷的佩服,对自己的前途很悲观。当我要继续给他讲大法能使人心从坏变好的道理时,他打断了我,我知道是另外空间的黑手怕继续解体,在竭力的控制他,不让他听了,果然他马上换了副神情,眯虚着眼问我:你是什么血型?我说:不知道,也不在意。他说:我站在第三者的立场给你个忠告,你太要强,性格决定了你的命运。我知道是另外空间的黑手在干扰我,我一边直视着他的眼睛,用正念解体那背后的黑手,心里告诉黑手,无论你想用什么借口左右安排我都不行,你说了不算。我是大法弟子,不归你管。我对那人说:一个人修炼了大法就一切都改变了,不存在你说的什么命运了。他紧接着 :那么你如果如实回答我的问题,马上你就能回去,否则得呆一段时间。我说我们必须马上回去工作,但我有权不回答你的问题。他问:资料哪来的?我说你们这样插手炼功人的事本身就是非法的。你们无权这样干。我让他记下我的话。他不记。他又问平时和什么人来往。我说你们不可以干涉我的生活,干扰我的朋友。他说我知道。接着又问了几个问题都无法记录,结果笔录上显示空白。最后他说,既然经过这么多年你都是……他在纸上写了大大的四个字“矢志不渝”,我没什么好问的了,然后一边送我出来,一边赞叹的使劲拍着我的肩膀,我说坚持真理没错,真理也需要大家来坚持,不然人就完了。他说你真像×××。他举了个常人中的伟人。我想如果我有求名的心和证实自己的心就去掉它。但我看到宇宙中的生命,不管是正的还是坏的,其实都是从心里佩服大法造就的生命的,关键是我们自己要做正做好。

接下来就是等待,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机会,众神在看着我的心,时间点点滴滴在走,电视上在演一个参加国际大赛的提琴手当他心里对自己父亲充满了强烈的感恩之时拉出了最感人的曲子。我知道今天是世界法轮大法日,师父的生日。我之所以被挟持到了这个魔窟,是因为我没有做好,没有学好法、象师父要求的理智、清醒、成熟。我的心性在这段时间被世间的东西干扰得很厉害,不象个修炼人。我深深的忏悔着自己,心里跟师父保证今后一定做好,不辜负慈悲伟大的师父。请师父加持我破除迫害,请正神帮助我解体黑手。我们都在默默的发正念。旁边的公安说,在发正念吧。但没有恶意。电视上正在演一个神用功能让坏人自己打自己。到下午快5点了,另一个同修站起来说,我们要回去。我开始站起来出来進去找他们领导放我们回去。他们回话说在研究。但我们都更明确了,必须回去。决不允许有其它结果。继续发正念。一直到晚上8点半,那个区政保大队长笑容满面的说来找你们俩谈谈。把我和我爱人叫去,说:你肯定知道我们在监视你。别集体发正念、开法会,你们自己怎么炼、怎么学、发正念都没关系,我没有转化你们的任务。另一个市610警察说:那些搜来的资料想看就看看,看过我们就处理了。另一个说知道我们监视,你们还摆那么多书、资料,害得我们还得给你们压着不往上报,知道吗?三张传单就够劳教。我心里知道这是自己注意不够,在法上不严谨不圆容带来的损失。

就这样9点多钟,他们开车把我们又送回来。家里两个同修告诉我们一个区610的告诉他,你们爱怎么开法会、发正念也没人管你们,就是别跟那些不三不四、不入流的人来往,搞得我们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我心里替那些为610做事的犹大感到惋惜和心痛。他们哪里知道连610的人都不拿正眼看他们,生命到这一步多可悲呀!

从这次经历我看到邪恶势力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知道大法坚不可摧,只是在拼命的想破坏上网下载、传单、光盘,这些最有力的反迫害讲真象的行为了。大法弟子整体心性的升华,大法资料点的遍地开花,大法弟子正念的强大,讲真象反迫害的强大,使形势已经潜移默化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春天的阳光迅速融化着残冰。在这个时候,希望没走出来的,没做好的同修放下人心突破出来,更好的救度世人,证实法。环境已经形成了,同时我也体会到法的要求也是极严格的,偏一点都会带来麻烦。得珍惜同修这几年用生命换来的经验和教训,不让邪恶的破坏得逞。最关键的是天天静心学法,然后才能发好正念,讲好真象,保持修炼人清醒的状态。

另外在这次发正念的过程中,一个同修看到一团黑灰色的物质压向了我们,当我们全力解体铲除黑手,将那物质彻底解体之后,我们的这一难就结束了。可见在反迫害中发正念是极其关键的,是师父给我们的金钥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