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潍坊市大柳树镇不法官吏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五月三十一日】潍坊市大柳树镇部分恶人张广孝(大柳树镇党委书记)、李广军、李茂亮、徐顺昌、王海清等积极追随邪恶江泽民集团、实施江泽民“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精神上搞垮”的邪恶政策,对本镇大法学员实行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非法绑架、半夜砸门私闯民宅、非法抄家、敲诈勒索、冬天强迫大法学员在外面冻、强制大法修炼者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和报纸、采用流氓手段毒打、折磨大法弟子、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非法关押、拘留、劳教。

99年7月20日,大法弟子吴成收、吴汝光、宇其富突然被镇政府绑架,不知去向,在全镇大法学员的强烈要求下,镇政府才不得不放人。但是恶人却在吴成收、吴汝光、宇其富家中各设一个蹲点监控,前后安上大灯泡,24小时轮流换班监视,晚上把大门口用铁丝拧起来,白天给拿开,在其家门口打扑克监视,不让出门,限制人身自由,弄得左邻右舍和亲朋好友不敢再去他们家,给他们造成很大的压力和精神伤害。

7月22日,派出所和镇政府出动了20几人,没有出具任何手续,非法对吴成收的家连翻了三遍,大法书、师父法像等被抢劫一空,其间因拒绝交大法书,吴成收被恶人打倒在地。吴成收的哥哥(不修炼)到他家探视,被柴家河原村支书吴敬建领着一伙歹徒把他毒打了一顿,摩托车也被恶人抢走了。

吴敬建在99年邪恶迫害大法期间出任柴家河村支书,每次迫害大法弟子,他都领头在先。他经常带领着邪恶之徒半夜砸门,还在他家私设公堂,把吴成收劫持到他家毒打。吴成收家里的电视被吴敬建强行搬走、土地被没收。恶有恶报,就在吴成收夫妇被迫流离失所不久,恶人吴敬建被村民联名上书被免职,种菜的大棚又被人家点了火。

7月22日晚上,大法弟子吴成收、王仙、吴汝光、宇其富、邢新兰等被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分别被关押在许家片、大柳树片、官庄片。因为不放弃修炼、坚持炼功,吴成收被大柳树镇武装部长刘友枝毒打。晚上不给床睡觉,天气很热,整天被关在屋子里不让出来,没有一点人身自由。后来又转到镇上,镇政府强迫他们劳动,看诬蔑大法的电视、报纸,非法关押9天9夜才放回家,还强迫一天两次到镇上报到。

大柳树镇采用各种办法敲诈大法学员的钱财。强迫订报纸,每人两份报纸:派出所一份60元;镇政府两份,人民日报367元,潍坊日报156元多。全镇的大法修炼者都被强行订报纸,连不识字的老太太也不放过,但报纸却没见到过。

2000年1月份,镇政府恶徒张广孝、李广军、李茂亮、徐顺昌等把镇上28名签字证实法的大法弟子非法绑架到镇政府,强制脱去棉衣、鞋袜,赤脚站在冰冷的雪地里,然后蒙上眼睛,对大法弟子一个个野蛮毒打、折磨。他们强制大法学员伸直胳膊、腿坐在雪地里,用小木棍、皮警棍、拧成的电线绳等专打大法学员的头、脚、小腿、脚踝骨、手背、胳膊等处,手被打肿、手心、手背呈紫黑,他们又对学员拳打脚踢,用脚使劲踩。有的大法弟子被碾得手、脚踝骨都没有皮了,全身紫黑,连脚趾缝都紫黑,一连7天7夜,白天晚上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最后,镇政法委书记李广军指使敲诈、勒索大法弟子钱财,多的3万元,少的600元,拿不上的就毒打,直到拿够数为止。镇政府恶人有时一天勒索钱财20多万元,然后吃喝嫖赌,购买手机,胡作非为。

张家官庄的大法弟子邢新兰、宇其富夫妇两次被官庄片的恶徒史学智、刘丰华毒打,敲诈钱财28000元,于2000年10月离家出走,流离失所至今;王红花夫妇也是遭到毒打后,被敲诈7800元钱,多次的骚扰迫害,被迫流离失所。

恶徒王道义、孙光勇主管潘家、平寿村,多次勒索、敲诈大法弟子钱财、从不给开条子,多的上万元,少的几百元,两人为分钱还翻了脸。王道义曾骑摩托车碰断了胳膊,但还不知悔改,调往符山镇上班,继续助纣为虐,迫害大法弟子。

吴学萍被勒索12000元;潘立金8900元;吴桂花7000元;潘爱玲多次被勒索30000元;王来贵1000元;潘敬花5800元。

刘兰英、孙三占夫妇生活本来就困难,却被恶徒勒索2000元钱,给他们的生活更造成巨大困难,恶人持续的骚扰迫害,使他们被逼变卖了房产,领着孩子背井离乡,去了西北。

许家片被恶徒刘友枝、蔡继岩、丁洪前、刘永亮勒索的大法弟子有:吴成收20000元,又被强行订报纸523元;吴成喜三次被勒索10000元;孙明德多次被勒索22000元;孙全仁22000元;孙华军多次被勒索30000元。

2000年5月份,大柳树镇派出所候××带领一伙人闯入大法弟子吴成收的家,非法到处乱翻,最后抄走了一本《转法轮(卷二)》和炼功带一盘。第二天,他们强行把大法弟子吴成收、王仙、王来贵绑架到派出所,镇政府不法人员对他们進行毒打,后又转到镇上,大法弟子给它们讲真象,他们不听,把三名大法弟子送到司法所。恶人张广孝、李广军指使徐顺昌、李茂亮、丁洪前、蔡继岩、潘学耀等用皮警棍毒打、折磨他们达4、5个小时,皮警棍都打断了两根,直至把他们打得呕吐、打昏了,出现生命危险了才住手。三人被打得全身疼痛难忍,只好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躺了一夜,自己都起不来了。第二天,潘学耀又领着一伙歹徒毒打、折磨他们,本来头一天被打得疼痛难忍,又接着毒打,更是难以忍受,全身发黑,其中一个女大法弟子被打得两腿和脚肿得很硬,大小便都蹲不下,一个月后硬块和淤血还没有褪去。

恶人蔡继岩叫嚣“把你们打死,浇上点汽油,把你们烧死,就说你们炼功自焚”。
恶人李茂亮狂言“你这个××,把你砸死,挖个窝子埋了你,煨了树,要不就水葬了你”。
恶人刘友枝扬言“你炼功就叫你倾家荡产,过不得”。

就是这样,恶人毫无人性的折磨,使大法弟子及其家庭都生活在不安之中,被逼无奈,吴成收夫妇离开了家,在外流离失所。但是,其家属仍受邪恶之徒的骚扰和恐吓,电话被监听,在他们家周围蹲坑、监控,常常半夜砸门,不给开门就爬墙,把吴成收的孩子和80岁的母亲吓得哭。恶人曾扬言“有知道吴成收夫妇下落的,举报者可得奖金2000元”。

流离失所期间,吴成收被抓两次,四次送看守所,潍坊、昌乐各两次。

第一次是在2000年年底,在昌乐县发放真象资料被抓,昌乐县恶徒为了追查资料来源,毒打他三天三夜,后来由昌乐转到潍坊看守所,然后转到潍坊市大柳树镇,大柳树镇的恶人不让他回家,妄图劳教他,但他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堂堂正正的从镇政府大门走了出来。

第二次是在2001年夏天,吴成收被抓后,在昌乐县公安局又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后被送昌乐县看守所。后转回符山镇(大柳树镇解体,归为符山镇和军埠口镇)派出所,因为他不放弃修炼,邪恶之徒想劳教他三年,由于吴成收身体被迫害的很严重,劳教所拒收,符山镇派出所把他拉回后,又折磨了三天三夜。后来吴成收绝食绝水,有生命危险才放回家,由80岁的老母亲照顾他(爱人流离失所)。刚到家三天,身体还没有痊愈,人还躺在炕上,恶人王道义就闯到他家,把他母亲撵出去,关上门又把他毒打一顿。被逼无奈,吴成收又一次离开了家。

相关恶人名单:
张广孝:男,主凶,原大柳树镇(已解体,归为符山镇和军埠口镇)党委书记。
李广军:男,主凶,原大柳树镇政法委书记。
李茂亮:男,主凶,原大柳树镇镇长,现在军埠口镇上班。
徐顺昌:男,主凶,原大柳树镇镇委书记,他母亲家电话:0536——8139229
王海清:男,原大柳树镇党委书记。
刘友枝:男,主凶,原大柳树镇武装部长。
齐良增:男,主凶,原大柳树镇大柳树片片长。
史学智:男,主凶,原大柳树镇官庄片片长。
王道义:男,主凶,调到符山镇上班。
季文德:男,主凶,原大柳树镇派出所所长,其妻子车祸死亡。
刘丰华:男,打人凶手,宅电0536——8159358办公电话0536——8129356
丁洪前:男,打人凶手。
蔡继岩:男,打人凶手。
刘永亮:男,打人凶手。
潘学耀:男,打人凶手。
孙光勇:男。打人凶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