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上半月传8省1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2004年6月17日】据统计,六月份上半月从中国大陆的安徽、河北、湖南、四川、吉林、辽宁、广东、海南等八个省份传出1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死难者包括七名女性五名男性,他们是:杨金英、王娟、李震、陈晓芹、何少怀、荆淑花、林犹辉、汪亚萍、韩俊清、李岩松、史月琴。死难者中有的是被酷刑折磨致死,有的不堪承受折磨被逼而死,有的是被强行注射精神病药物致精神失常死亡。所有的死难者在生前均被非法关押,遭到精神肉体折磨。

以下是上述12案例简述:

安徽杨金英2004年1月死于公安局酷刑

杨金英,女,53岁,家住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观堂镇周庄,是安份守己的农妇。2002年4月的一天,杨金英正在家干活,“6.10”和观堂派出所的警察闯入家中,非法抄了她的家,又把她绑架到公安局,進行刑讯,逼她供出别的法轮功学员。杨金英不屈服,被警察双手戴上铐子吊起来毒打,吊了一天一夜。据消息人士透露,亳州市政法委官员徐乃亮、亳州公安局政保科警察袁磊、王久山,参与对杨金英待酷刑迫害。

在非法关押的一年零八个月中,杨金英受尽警察的肉体折磨,最后折磨致全身瘫痪,大小便失禁,无法進食。直到杨金英已生命危在旦夕,当局还在非法宣布判她三年徒刑后,才通知家人办保外就医。杨金英立刻被送進亳州市恒康医院,医院第二天就下了病危通知。几天后杨金英离开人世。

谯城区政法委(558-5515746)一女性人员证实说杨金英于今年春节前后死亡。

河北王娟2004年4月死于满城监狱

王娟,女,37岁,因拒绝放弃法轮大法,于2004年4月24日被定州市610组织抓走,同时被抓的还有周建、张丽君、李冰寒、支翠琴、王红英,他们在狱中拒绝放弃信仰,坚持向政府、向狱中其他人讲真象,于2004年元月7日分别被判4-12年。2004年4月26日,王娟突然死于保定市满城县监狱中。

河北省太行监狱(0312-716-9999)一女警证实王娟在狱中突然死亡。

湖南李震2004年5月被国安局警察迫害致死

李震,男,52岁,原湖南省湘潭市科委器材公司经济师,家住雨湖工人新村社区,1997年修炼法轮大法。2002年2月因传递真象资料,被湘潭市国安局警察绑架。

2002年2月2日上午约9点,以开摩托车为生的李震在莲城书店前待客,一个约30岁左右的男子租乘去煤场,车还未停稳,7、8个国安局警察一拥而上将他绑架,警察将他的手机、驾驶证、行驶证、现金190元、钥匙两串搜去,除驾驶证、钥匙外,其余至今未还。随后国安局警察黄志、谭继刚带等强行将李震的女儿带回家,擅自开门進行非法抄家。临走时还对他女儿说:“你家有没有存折?”

李震先被关押在政法委,警察对他進行非法刑讯,不让睡觉,逼他交待真象资料来源。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大个警察一拳将李震的肋骨打凹塌。国安局一位姓张的局长还对李震说:“上面授予我们的权力,可以随时将你们在地球上消失。”

2002年2月10日,李震在湘潭市三角坪看守所,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咳嗽不止、心跳不稳、血压升高,很少進食。

3月28日,国安局非法判李震劳教两年,送湖南新开铺劳教所时,劳教所的人一看他被折磨得不像人样,不肯接受,要国安人员带李震去省脑科医院检查。省脑科医院诊断:心、脑均有异常。新开铺劳教所的人一看心、脑电图,再次拒收。国安局警察这才通知家属带4000元保证金,保外就医。家属好不容易凑到3000元,还外加200元检查费,恶警才肯放他回来。李震回家身体因伤害过重,一直无法恢复,于2004年5月26日含冤去世。

湘潭市国安局(732-2345980)一男警证实李震于5月26日因为心肌梗塞在家去世。

河北陈晓芹被保定劳教所迫害致死

陈晓芹,女,年龄不详,河北保定地区安国县南楼底乡八方村人。曾患癌症晚期,是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陈晓芹修炼法轮功不久,绝症消失。99年7月20日后,陈晓芹多次進京为法轮功上访,于2001年春,被抓進保定劳教所,后被迫害致死。

安国县公安政保(312-3523900)一男警证实陈晓芹死亡,但拒绝透露死亡时间。

四川何少怀2003年9月被看守所折磨致死

何少怀,男,53岁,家住四川省射洪县金华镇兴隆街水泥厂综合楼3单元四楼1号。做水面加工生意。何少怀从前一直体弱多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都不感觉累。

法轮功遭迫害后,何少怀不断的向世人讲法轮功真象。2001年春节,曾被金华派出所警察强行送進射洪县看守所,关押21天,被勒索了七千多元才被放出来。

2003年7月早上八点半钟,金华派出所范登朝、杨周两警察到何少怀家搜查出真象资料,当天把何少怀夫妇一起抓進射洪看守所。半个月后,何少怀的爱人被勒索一千元后释放出来。她走时还跟何少怀打了招呼,从此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了。

2003年9月15日,警察通知何少怀的妻子,称何少怀在人民医院,结果直接将她接到殡仪馆去了。尸检发现何少怀是被活活折磨死的,胃里一粒米都没有。法医称:这个人10天左右没吃东西了。为了掩盖事实,射洪县委官员组织“调查”死因,结果三个月后称死因是何少怀有病不治,自己造成死亡的。与医院的病情证明书完全不符。

吉林荆淑花2004年5月27日被迫害致死

荆淑花,女,56岁,吉林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2004年4月29日上午被龙井市公安局绑架。警察一直不让家人见面,家人听说荆淑花心脏病复发,就送去药品和衣物,警察拒收。5月25日,荆淑花被放回家,其时已奄奄一息,家人立即将她送医抢救,荆淑花于5月27日凌晨不治去世。

市610办公室副书记许正浩(0433-325-3446)拒绝对荆淑花的死因发表意见。

广东老人林犹辉2004年3月死于迫害

林犹辉,男,60多岁,家住广东揭阳市揭东县锡场镇鞭尾村。林犹辉曾患肺结核、心脏病等多种疾病。林犹辉自己是个医生,却医不好自己的病,后来病得起不了床,整月不能洗澡,只能用温开水擦身,门缝开大一点还嫌冷,用他自己的话讲:“比女人坐月子还严慎。”而林犹辉在修炼法轮功仅一、二个月后,他的病就全好了。他逢人就说:“李洪志老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后,当地派出所警察,治安员经常深夜上门骚扰、搜家,强迫林犹辉放弃修炼。因为林犹辉始终不肯配合,2001年秋被抓進揭东看守所监禁,直至被折磨得吐血,看守所才放他回家。

回家后,林犹辉经过一段时间的炼功学法,身体又恢复了健康,当地警察看他身体又好了,又要把他抓進洗脑班,当时4、5个警察把林犹辉拉拖得气喘呼呼,说不出话来,警察一看这样,只好把他放了。

2003年9月左右,当地派出所警察和610人员又把林犹辉强行绑架到洗脑班,抓捕过程中手段极其粗暴、野蛮。由于受到多次的骚扰、恐吓、拘禁等迫害,林犹辉老人身心遭受极度摧残,导致旧病复发,从洗脑班被放回家后的几个月后,于2004年3月4日(农历二月十四日)不幸去世。

河北汪亚萍2004年5月被高阳劳教所迫害致残死亡

汪亚萍,女,47岁,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法轮功学员,曾患骨癌、肝癌,95年修炼大法后痊愈。

1999年7月20日后,汪亚萍因坚持信仰曾两度被劫持進河北省保定高阳劳教所被非法劳教。她于2001年1月1日進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双桥分局国保大队长卢峰和刘明成送進保定高阳劳教所劳教两年,在那受尽了精神和肉体的摧残。电刑、体罚、奴役劳动不让休息且还不让睡觉。她绝食抗议,门牙被撬掉了两颗;体重由原来的180多斤,被迫害折磨的只剩下100斤。2002年10月放回后。

2003年6月,汪亚萍在发放法轮功真象传单时,再次被国保大队长卢峰非法抓捕,送往鹿栅子沟610组织的洗脑班,随后又被送往保定高阳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两年。不到半年,她被迫害的下半身瘫痪,不能动,大小便失禁,一只眼睛失明……2004年1月,劳教所通知她家人将她接回。汪亚萍于2004年5月9日含冤去世。

悔悟者韩俊清2004年6月被房山看守所迫害致死

韩俊清,男,47岁。北京房山区法轮功学员。韩俊清从年轻时起不学无术,多少年来一直是当地一带的恶霸流氓。但自从他在1999年7.20前修炼法轮功后,去掉了一身坏毛病。

法轮功被迫害后,韩俊清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曾遭受折磨。然而在劳教所8个月后,韩俊清被洗脑“转化”,过去的暴虐凶残品性又暴露出来,他曾以怒骂、毒打、针刺、捆绑、浇开水等手段亲手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行为令人发指,一时成了迫害大法学员恶人榜上的知名“犹大”。

韩俊清期满被释放回家后,变化出乎很多人的预料,他在接触到真象后,立刻痛改前非,重新投入修炼,并努力向一些被洗脑“转化”的人讲真象。今年四月,韩俊清在给三名“犹大”送经文时,遭人举报被绑架。

据消息人士透露,2004年6月初,韩俊清在房山看守所被迫害致死。迫害详情有待進一步调查。

辽宁李岩松拒绝骂人2003年11月被迫害致死

李岩松,女,57岁,辽宁大连市沙河口区法轮功学员,2000年9月份去北京证实法,在大连汽车站时,警察逼她骂法轮功创始人,她不骂就被绑架,后被送到教养院非法关押。

在教养院,李岩松迫害致出现多种疾病症状,直到她的糖尿病检查达4个加号时,教养院才让她办了保外就医。李岩松2001年4月回家,2003年11月份去世。

海南史月琴被精神病院强制药物折磨,不幸身亡

史月琴,女,30多岁,原海南省粮食局职工。1997年,史月琴因身体不好而修炼法轮功,炼功后身体全好了。

1999年7月20日后,史月琴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警察多次非法抄家、绑架、关押、酷刑折磨。2000年,史月琴先后两次進京为法轮功上访后,被抓送進海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里,史月琴遭到非人折磨,狱警曾连续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史月琴被迫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三书”。几天后她声明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劳教所又重新开始日夜不停地对她進行洗脑,逼她重写“三书”。当史月琴再一次重重申继续修炼后,劳教所第二天就把她送進海南省精神病医院──安宁医院。

据消息人士透露,史月琴曾对朋友讲:“精神病医院对我什么恶劣手段都用过了,讲出来你们听了都会害怕的。”

在精神病医院,医生把史月琴当作精神病来对待。她说自己只是炼法轮功的,不是精神病。一医生说:“劳教所说你有精神病你就有精神病。”医生把她的手脚固定绑在床上强行打针,用的药水都是黑色的,并一直把她绑在床上连续几天几夜,连厕所都不给上。一医生竟说:“宁愿泡屎尿都不愿打针,不是精神病是什么?”

安宁医院对史月琴進行了一个多月的强行打针、灌药后,打电话叫史月琴的姐姐去接史月琴回家,并由史月琴的姐姐付了3800多元钱。

由于被海南省精神病院注射了大量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史月琴回家后,出现精神失常行为,于2003年3月6日早上跳楼身亡。

湖南罗巧红2001年12月被逼死

罗巧红,女,28岁,湖南郴州嘉禾县石桥贯人。嘉禾是一极贫穷、偏僻的山村。

2000年10月,罗巧红随全家進京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关押在桂阳看守所,她在绝食抗议7天,被转押到嘉禾看守所继续无限期关押,期间遭酷刑折磨。与此同时,罗巧红的母亲、妹妹也被无限期关押;父亲、丈夫被非法劳教,未满周岁的小女儿无人照顾。

消息人士说,亲人们为凑齐1万4千元罚款而东奔西借,最后连猪圈卖掉还不够。精神的压力,身体的折磨,经济的极度困境,使罗巧红无法承受,于释放后不久的2001年12月5日含冤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