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归途


【明慧网2004年6月7日】我家住山东省惠民县,是97年10月正式走入修炼的,学法后最大的感受是原本多病的身体彻底康复了。母亲修炼法轮功后多年的高血压和心脏病也痊愈了。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7月22日晚,乡派出所所长祖键领着一帮恶警闯入我家威胁和骚扰家人,弄得一家人不得安宁。

2000年6月份,我和几名同修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前被当地派出所拘留,两天后被我们乡派出所所长祖键接回,回来的路上还向我索要钱财,被我拒绝了(当时我们当地各县的恶警从北京往回接大法弟子时都把大法弟子的钱全部搜刮去据为己有)。回到当地派出所后,气急败坏的恶警小邢把我带到一间屋子里,从地上拿起一只拖鞋照脸上就打,嘴里还诬蔑大法和师父。我当时也不觉得疼,反而增加了我坚定的信念,心里想不管你怎么对我我就是学法修炼,坚定的跟师父走。无奈它们又把我押到惠民县监狱(这里是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所长是王和平,负责看管女大法弟子的恶警杨芳特别邪恶),在那里我又呆了十二天,后由家里的弟弟花了一千圆钱将我保释出来。

2000年7月份我的母亲(大法弟子)進京上访,恶警祖键领着一伙人又来骚扰,询问母亲去向,我说不知道,他们就把我和我两岁的孩子一起关起来,家里只剩下一个不能自理的老父亲(现已去世)。随后他们又抓来几名大法弟子,五个人关押在一间小屋里不让出来(当时正值盛夏,山东省气温高达30多度),孩子热的在屋里爬来爬去弄得浑身是土。

几天以后,母亲被恶警从北京接回,关在另一间屋里,何坊乡乡长王道仁(现已下岗)、所长祖键(现已调离)及一姓蒙的妇联主任(现已下岗)安排计生办人员一天24小时轮流看着我们,每顿饭只给一个小馒头和一杯水。住在乡里的家属到窗前劝我们,我们就趁机向他们洪法、讲清真象。晚上我们就在屋里炼功,白天背《洪吟》。王道仁、祖键等人见我们不放弃修炼,晚上就让我们坐在水泥地板上,每天中午让我们站在烈日下,一站就六、七个小时。当时正值三伏天,烈日炎炎,然而我们没有怨恨,在太阳下背《洪吟》,恶人一看不起作用,下午就一个个叫去问练不练,说练就又是一顿毒打。有一个姓冯的乡长扬言:我今天值班看谁敢炼功。我想起《洪吟》中的《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于是我和同修商量,他不让炼,我们就坚持要炼,就开始炼第二套“法轮桩法”。冯乡长气急败坏的命人把我们从屋里拖出来,我和同修又举起手,恶警小邢用棍子打我们的手和胳膊,我和同修仍然举着手,他就用脚踢我们,接着就象押犯人一样把我们拖到一间没人住的屋子,照着脸就是一顿毒打,打完后又让我们站在太阳底下晒了半天(当时正值中午)。

在乡政府关了二十多天,见我们都不放弃修炼,他们就通知家人来逼我们,我没有动心,丈夫就逼着我在由别人写的保证上签字,我对他说:“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坚修大法,谁也别想动了我这颗修炼的心”,后来恶人让家属签字后将我和母亲放回。回家后,我继续修炼,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而恶人们每逢节日就到我家骚扰(现在乡长和恶警全部调换),我和母亲只好四处躲避。村里人因害怕被恶人迫害而不敢和我们说话,一见我们就匆匆躲开。

2003年3月,惠民县公安局的几名恶警到我家询问与一大法弟子是否有往来,我不理他们,心中默念正法口诀,恶警一会儿就走了。5月份我被一人揭发,被恶人带到县里的鸿岩宾馆,这里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本地区的610办公室就设在这里,我来时这里已经关押有两名大法弟子和一个两岁的孩子。当天晚上,他们伪善的和我谈话,还诬蔑师父和大法,让我们看电视,我不看,它们就用三个人看着我,逼着我一个人在屋子里面看犹大的演讲、看栽赃的焦点访谈录象,我没有理会并时时提醒自己要排除它。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这期间恶人派来两个妥协了的人张金玲、王秀婷来“转化”我,随后又派来了我认识的吴惠云和另外两名人员帮助两个“帮教”干扰我。就这样成天看洗脑录象,外面的消息一点也听不到,再加上学不上法、炼不了功,看管我的赵志燕和赵丰芹一天24小时看着我,不许我走动,在这间闷热的屋子里,心里觉得有一种压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当时,“帮教”逼我写“三书”,我大哭了一场。610办公室的头子俞涛、刘青海、姓林的恶警、姓李的主任和姓赵的主任不但不放人反而加倍给我洗脑,还用欺骗和威胁的手段逼我写三书。几个犹大一起围攻我,最后又用判刑来逼迫我。我心里苦闷,脑海里空荡荡的,就感觉身上有一种黑色物质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在那间小黑屋里又闷又热,到处都是黑的,苦闷和孤独一齐向我袭来,我心里萌发了尽快离开这里的念头,我动摇了……

回家的路上,我觉得自己没有在里边那样对家的渴望,自己好像是在风中飘荡的空壳,摇摇摆摆的没有思想。到家后我无精打采,母亲告诉我:师父来经文了,并鼓励我重新振作起来,按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讲法》告诉我们的“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去做。晚上,我看着师父在《2003年在大纽约地区讲法与解法》我心里好像有一把刀子扎,羞愧难当、无地自容,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心里感受到了师恩浩荡,师父没有因为我做错了而扔下我。我决心重新振作起来,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我在家躺了两天,好像大病了一场,浑身无力。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我的一切又走入了正常。家庭矛盾通过努力缓和了许多,我也从法上去约束自己、提高自己,我的身体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背着家里的常人我也去做一些讲真象的事。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我感到炼功时身上什么感觉也没有、手脚冰凉、身体发沉,我悟到应该写严正声明,归正我的一切不正,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内心深处经过了一场正邪较量后我郑重的写完声明,我的手出汗了,我的身上不冷了,我心里的石头扔掉了,我的头不那么疼了,我浑身轻松。我感受到了师父的亲切,认识到珍惜大法比珍惜生命还重要,我感到自己非常幸运,我又回到正法洪流中来了,我感受到自己曾走了一条多么危险的路。

今天,我把我的遭遇写出来,呼吁那些曾经走错路的学员,赶快清醒吧,机缘难得,时间不等人啊!慈悲的师父在急切的等你们返回来,同修在盼望着你们返回来,你们世界的众生在焦急的盼望你们返回来。

在这里,我想向伟大、慈悲的师父双手合十,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