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故事:堂堂正正证实法,心怀慈悲救世人


【明慧网2004年6月18日】我的同修明思(化名)在过去的五年中,从1999年“4.25“就被监控,后遭非法绑架,超期非法关押1年3个月后,又被非法判刑3年。在这期间,她曾遭野蛮灌食,被戴背铐、脚镣,在遭70天围攻、罚站的情况下,恶徒又连续5天5夜不让她睡觉,继续围攻、罚站。因她不转化,三伏天被关進小号,恶徒不让她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不让换衣服,不让和别人说话,房间无窗户,门被关得死死的,恶徒简直想把人活活闷死在里边。这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之一 ——满城监狱(又叫太行监狱)的野蛮迫害手段。

然而明思在残酷迫害面前,心里坦然,她总是说:无论我到哪里,都要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要堂堂正正证实法,都要救度世人。她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下面我讲几个小故事。

那是2001年明思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时候。看守所一直把明思作为重点,给她戴背铐、脚镣,她不配合,还告诉给她戴脚镣的警察:“你们这样对待大法弟子在犯罪,可是我们师父慈悲,还让我们给你们讲真象,救度你们。多么慈悲的师父,多么好的法,多么好的人呢!”其中一个警察落泪走了。大法是慈悲的,也是威严的。对恶人和一般警察是有区别的。一个恶警给明思开背铐、脚镣时,非得让明思吃饭或背监规或向他道歉,才给打开。明思义正辞严的说:“你们给我戴背铐、脚镣本身就是错的,饭不能吃,我绝食抗议迫害;我没错,你应该向我道歉;监规是给你们的,我不背。我什么都不会配合你们的,”同时警告恶警:“你这样对待大法弟子是要遭报的。”在她的威严斥责下,恶警什么也没说,就给她打开了,并且边开边说“对不起”。

看守所一年一度的评比开始了,有的同修不要恶警拿来的笔和已经写好东西的纸。明思告诉大家:“这不是证实法的好机会吗!”于是在背面写上“法轮大法好”、 “今后不许打骂大法弟子,不许野蛮灌食”,写完后都交上去了。从此开创了在看守所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环境。有的犯人还给大法弟子传递经文。对大法弟子最凶的恶警也下了岗。

电视台播出“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第二天,该市610和电台、电视台、报社记者来看守所叫明思谈看法。她不紧不慢的说:我们师父告诉我们,不准杀生,也告诉我们自杀是有罪的。你们把《转法轮》第七讲“杀生问题”一字不差的播放,老百姓不就明白真象了吗?她接着说:“今天在这里的人都算政府工作人员吧,咱们机关哪个人下去不是又吃又拿又要?我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把下边送给我的东西按市场价折合成钱,如数退还。请问你们哪个能做得到?!”没有一个人敢说,灰溜溜的收场。这时大法弟子,还有犯人,连警察都跑过来说:“你讲的太好了!”

有一次,看守所所长问明思:“你们一定很恨我们,是不是把我们当成敌人了?”明思微笑的说:“你又错了,我们不恨你们,也不怨你们,我们大法弟子没有敌人。因为你们是被欺骗利用的,你们也是受害的。只要你们今后不再干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事情并弥补过错, 我们师父同样会救度你们的。但是,对首恶江泽民及其主要帮凶就是要绳之以法,否则天理不容。”所长听后,把全所警察召集起来说:“大家听她讲法轮功吧”。明思想,这是师父给她安排的救度世人的好机会啊。她讲了大法给她治愈了癌症,使她做好人,做更好的好人,也讲了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整整讲了半个多小时,明白真象的警察还为她鼓掌。

2002年6月明思被非法判刑3年转送满城监狱(又叫太行监狱),明思刚到这里时,看到在残酷迫害下同修被转化,心里非常难受。她想我就得显示出大法弟子的风貌。于是她利用在院子里的机会高唱“登归途”。监管人员问她:你是来服刑的还是来旅游的?她说:“我是来证实法的,来救度世人的。”她这一唱,被“转化”的人流下了泪水,犯人喊“法轮功来了!法轮功好样的”。当监狱向上面汇报说达到100%的转化时,她当面质问:“至少我没有转化,怎么达到100%?”邪恶只好不提转化率了。

为了使被转化的人归正到大法上来,她利用洗碗、干活回来的路上等一切机会给她们背经文、切磋。先后有29位同修声明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作废。明思却因此而被一再加刑。

她先遭受连续70天的围攻、谩骂、罚站(每天只能睡3、4个小时的觉)后,又连续5天5夜遭围攻、罚站,不让睡觉。更有甚者三伏天她被关進小号,4、5平米,没有窗户,门关得死死的。不让说话,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不让换洗衣服。简直想把人活活闷死。明思心里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在,有法在,什么都不怕。”明思想,师父告诉我们,今天的人都是为法来的,也得让这些监管明白真象。于是她开始帮助她们写家信,逐渐的给她们讲真象,教她们念《洪吟》。监管明白了真象后,帮助明思给其他同修传递经文,为她学法、炼功放哨。有个监管因此而遭到犹大的毒打。过后问这个监管时,她却说,“为大法值得。”监管换了一批又一批,每换一批,监狱都告诉她们不要被明思所影响,结果每批监管都爱听明思讲真象。

有一个怎么劝也不听的犯人,经常打大法弟子,明思告诉队长不许×××再打人。队长反说要给明思加刑。明思说:“我修炼大法后,在单位工作是出色的;在家作女儿是出色的,作家长是出色的;在社会上道德高尚。你们关押我就是错的,还要给我加刑,你没有资格。”

有一次监狱给大法弟子集体办洗脑班,预计办20多天,而且要录音,拿其它地区放。明思想,发正念,不让它们录成。结果一再停电,没有录成,草草收场。

明思的正念正行,感动一些老干部,主动给监狱打电话不要迫害她。有一次队长找她谈话,告诉她,你真了不起,你们市×××领导还给我们打电话,不让我们迫害你。明思说:“那是我们师父在保护我,是大法的威力。谁为大法弟子说好话,谁就会有福报。”

“明思要出狱了”的消息传开了。监狱再次威胁她,你在这不转化,到期让你们市的610或监狱的警车把你送到你们那的洗脑班,继续转化。明思告诉它们:“你们没有任何权力安排我,否则我去法庭告你们。我就得堂堂正正回家。”

犯人听说明思要走了,有的送来好吃的,有的让她抄《洪吟》,有的送来自己节省下来的热水(每人每天只给一小暖瓶热水),让她洗澡,多得放不下。一般只能在厕所洗澡(800、900人只有两个厕所),明思坚持在小号洗澡。犯人还借来队长的大洗衣盆,帮明思洗澡、倒水。洗完澡后,监管惊奇的大喊“你真漂亮!”很多人都跑过来看她,都说太神奇了。一个犯人拿出一面小镜子让她看。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么漂亮。但她立刻明白这是师父让她向世人再次展现出大法的美好,谢谢师父。

监狱怕明思影响太大,出狱那天,一直等到都出去干活,才让她出来。可是不知一下从哪出来那么多人送她。她当时说:“她们都是为法而来的。”明思站在台阶上,挥动着手,高喊:“大家好!”、“大家多保重!”、“走好以后的路!”这时人群中有的喊“以后经常来看我们”,有的喊“记住下次来一定给我们带经文来”,有的说,“我出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你炼法轮功”…,十分感人。

明思就这样堂堂正正走出魔窟。明思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以前迫害过她的人讲真象。所以她先后找到市委、人大、公安局、610、政法委、看守所等有关单位的负责人,向他们讲述了自己几年来所遭受的迫害,希望他们今后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使自己及家人有个好的未来。

可能有的同修要问明思摔过跤吗?也摔过。那是在满城监狱,她遭70天围攻、罚站后,又连续5天5夜不让睡觉,围攻、罚站,被监管按着手写的,写完后才让她睡觉。她刚一睡,一个声音,使她惊醒,当监管告诉她已经写了不练的四书时,她立刻声明:“四书是大法弟子的最大耻辱,现声明全部作废。”队长威胁她说:“你今天不转,明天转,明天不转,后天转,死也得转,我们有的是办法。”。明思回答:“我不死,也不转。我站着進来,就得站出去!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才算,我自己说了才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