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念闯出劳教所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6月9日】我是大陆南方大法弟子,2002年底被西北某市610邪恶人员从家里绑架,指证我往它们当地寄了真象资料,并带我到西北去对质,我全盘否定这一切,绝食抗议它们对我的迫害,多次提审都没有结果,3个月后它们说这件事与我无关,怎样把我接来,怎样送我回去,劝我進食。由于自己有漏,被它们的伪善所迷惑,就配合了邪恶。待我身体恢复了一些时,它们就把我送進了劳教所,非法判我3年劳教。在劳教所的这段时间,是对我在修炼过程中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的一次选择,到那里我所面临的第一件事就是所谓的“转化”。邪恶用尽各种办法叫我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强迫我看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录像和书籍。我不看,它们就把我的腿和手捆绑起来,面墙而站,并在我耳边大声读污蔑、诽谤师父的书籍。长时间不让我睡觉,在身体,精神极度疲劳的情况下,对我進行精神折磨。无论它们怎么打我骂我,我守住心性就挺过来了,唯有不让睡觉,我觉得承受很大。我曾经和一个从劳教所出来的同修交流,他说在劳教所有一段日子他简直想自杀,当时我还指责他说师父在讲法中讲得很明白,自杀是犯罪,你怎么会有那种想法呢?他说当时承受不住,宁死也不被“转化”。此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了他当时的心情,但我知道大法弟子是金刚不动的,决不会去做违背大法的事。

邪恶还疯狂的叫道:“站不住了吧(由于每天白天晚上面壁站立,从脚一直到腰都浮肿),快投降吧!写了‘三书’就可以分到组里和其他人一样正常的睡觉了。”邪恶采用恐吓、威胁、欺骗、伪善来动摇你,说你先写一个不炼功的保证书,本来劳教所就不能炼功,你写一个也没有关系。以后你认为不能写,我们就还给你,你把它撕了。这样你就可以進组里睡觉了。只要当时正念不强,邪恶就抓住这个漏洞不会放过,就会在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遗憾。就这样一批一批的换犹大来“转化”我,它们使尽了招术都达不到目地,两个月后把我分到组里去了。

在强制洗脑的两个月中,我看到了自己在很多方面有漏。比如:有一次几个犹大把我带到一个僻静的房间,其中一个说,你想喊叫“法轮大法好”就在这里喊,如果你在众人面前喊,警戒队的听见了他们就会用电警棒电你,由于当时未悟到,在邪恶迫害我们的场所高喊“法轮大法好”威力是多么的大,邪恶是非常害怕的。同时自己也存在着怕心,以至于我每天在大厅面壁站立时都是消极的承受,没有用本性的一面证实大法。对于绝食的问题自己也有漏。由于精神与身体上的承受,担心因绝食身体虚弱会给自己修炼的路上带来损失。在面临犹大的“转化”过程中,被它们的伪善所迷惑。认为绝食会给常人带来很多麻烦,这是不善。又开始進食,增加了自己的磨难。

分下组后,我所面临的是另一种迫害的形式,恶人不准我与任何人说话,我每走一步包括上卫生间都有人跟着,当时我身体虚弱,又没有钱买日用品,恶人也不允许我向功友借钱,610把我送到劳教所也不通知我家人,直到我写信给家里,他们才知道我的下落,并给我寄了钱,可是队长把钱扣下不给我,又不准我向功友借日用品及衣物。此时我常思考,我们的修炼是和正法联系在一起的,难道就这样消极的承受吗?当我悟到修炼法轮功无罪,我不能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劳教人员,必须正法。要跨出这一步也是很难的。于是开始了第三次绝食,同时不喊报告,不报数,不参加劳教所组织的任何所谓学习、劳动等。由于我不配合邪恶,恶警指使吸毒人员迫害我,在给我灌食时,用勺子把将我的口腔戳出血,牙齿戳松动,脸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等。起初绝食的一个多月,邪恶的队长强迫我每天与他们一起到食堂陪着他们吃饭,后来我悟到,我不能去。队长威胁包夹说,如果我不去食堂全组人不准吃饭,都去站大厅。于是它们就由四个人把我抬着去,我一路上喊口号,吃完饭它们又把我抬回来,抬不动就拖着走,几条裤子都磨破了,抬回房间就开始打我,就这样一天三顿饭,抬去,抬回,有个吸毒人员劝我自己走,我不配合,她说她来背我,想用这种常人的情来动摇我让我妥协。三天过后,她们就说还是报告队长,今天中午我们全组去站大厅吧!

这时我真正体悟到,念一正,恶就垮。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整个人都变形了,皮包骨,肌肉萎缩,视力下降,除了上卫生间一天24小时躺在床上,邪恶不准我与任何人接触,只要我在卫生间,其他组都不能進去,有时在上卫生间的路上遇见同修,有的给我竖大拇指支持我的行为。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不能呆在劳教所,我要出去证实大法。时常也感到非常的孤独、寂寞,我就背经文,来对照自己的行为是否有漏。一天我想起经文中有这么一句话,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我悟到必须开创修炼环境。修炼人在哪里都要炼功,于是开始打坐,刚把腿拿起来,邪恶就过来打我,有一个吸毒人员很同情我,她悄悄告诉我说晚上她值班时,她放哨,让我炼功。在炼功时我心里胆胆突突的,不踏实,总担心被发现。我突然又想起师父讲法,于是我悟到我要堂堂正正的炼功,可是每次刚把腿盘上,邪恶就打我,并把我捆在床上,同时我喊口号,它们就用封口胶带把我嘴封住,天天如此。每天查房报数,轮到我,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来人参观以及上卫生间在过道里也喊口号,它们就用毛巾把我的嘴堵上。以至后来干警不進我们房间。报数时,在门外隔着玻璃点人数,它们害怕正义的口号。

有一天劳教所长派一人来问我家里的电话号码,我也不告诉它们,接着管教科长来找我谈话,说所长已与我家人联系,让我吃饭,我给她讲真象并希望她能理解我。第二天把我调到另一个队。到了那里,炼功,发正念,喊口号,就没有人管了。可还有人来劝我進食。没过几天我家乡办事处主任和我单位两工作人员以及我爱人将我从劳教所接回家乡。我爱人来接我的机票由办事处和单位各出一半,我和我爱人回来的路费由劳教所承担。就象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讲的“有个学员一路讲着大法真象、喊着“大法好”,不管带到哪儿,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你打我骂我再狠,我也就是这样。那个劳教所吓得赶快退回去:我们不要。因为它们想:我转化不了她,还影响一大片,(众笑)它们还拿不到奖金。(鼓掌)没有办法,那派出所那往哪儿留啊?没有办法,送回家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