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师父这样说我,我能不能接受?


【明慧网2004年6月19日】学了《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后,颇有感触,讲出来与大家交流。

为了证实法、讲清真象,我们需要相互配合,我们是大法弟子,应该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而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同时我们是一个整体,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代表着大法的形象。因此,同修出现较严重的问题时,我们尽快指出。有时,确实出现较严重的心性关。现以自己为例谈两次被同修当面指责的情况。

一次,我给一流离失所的同修租了一套房子,我们希望她在房子中印资料。但她老外出喷字。我挺担心,于是我与另一同修去其房中,因她又出去了,我们就在房间等她。她回来时,由于我们谨慎(实际是怕心所致)反将门开不开了,她在外面很着急。后来我们都调整心态后,门打开了。她進门后的第一句话就说:“你们的怕心也太重了。”我耿耿于怀,她坐下后,我们又谈到她别老外出。她反而说我胆小,怕心重!我说:如果我怕,我就不会给你租房,她说:“你就该给流离失所的同修租房,再说你给我租房,并不能说明你不怕……。”虽然,我当时没有脸红脖子粗,但回家后心里不平:本来你做得不好,被迫流离失所,现在我冒这么大的风险给你租了房,你不仅不感谢,反而不听我们的劝告,还指责别人。

但师父讲过,遇事向内找,心不平怎么找,怎么找都是自己对,别人错。于是我静下心学法,一直学了四、五讲。心终于平静下来,同时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劝同修别老出去的同时,隐藏了自己的一颗怕心,怕同修出事自己受牵连。而且自己平时确实怕心较重。只是同修的态度和语气不好,不想找自己,不想改。这时想到:如果是师父这样说我,我能不能听,能不能改?当然能。记得师父讲过,过去有的老道还打徒弟呢。而且同修的指责也可能是师父借用同修的口点化自己。想到这后,我的心更平静了,不仅如此,我还得去掉自己的怕心和不纯的念头,完全为同修好。后来这位同修不再责怪我了,也不出去喷了。

还有一次,我与一同修商量贴真象资料。我为了争取同修采纳我的建议,说话时比比划划的。同修不耐烦的说:“你别指手划脚的,我最看不惯你这样……”我的心很难受,但马上调整过来,如果师父这样说我,我能不能接受?能。我知道:这是我的显示心总不去,同修直到现在才指出来。

珍惜同修的批评,无条件找自己,提高上来。只有提高上来,才无愧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才能做好救度众生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