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2004年6月21日】“退一步海阔天空”,我经常用这句话激励自己。在朋友和同学们的眼中,我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快乐宝贝,无论发生多大的事情,我都是宽容对待,一笑而过。面对我的善良和纯真他们不止一次的对我说:“这得谢谢你的父母,是他们把你保护得好,没有被这个社会肮脏的风气所污染,你的纯真太难得了,你生活的环境应该是非常美满和谐的。”对于他们的感叹我只是浅浅一笑。

说真的,当今的社会世风日下,为了所谓的利益得失,每个人活得都很自私、很累,思想也变得十分复杂。

有一次,同桌突然对我说:“我觉得你特别像莲花,那么纯洁、那么出淤泥而不染。”我停下手中的笔高兴的对他说:“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的就是莲花,也正是因为它的超俗的气质和高贵的品质。”他大笑道“你看吧,我很厉害的,你就是具有这些品质啊!”其实他们谁都不知道,我的这一切品质和宽容都是法轮大法赋予我的。我并没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也不是因为见识少不知道社会险恶,而是在不断的修炼法轮大法的同时,我懂得了如何去做一个好人,如何去宽容别人,如何去走正自己的路……

当我还是孩提时代就沉浸在修炼者的和谐与宽容时,当作为修炼者的妈妈对我无比关爱时,当自从妈妈因修炼法轮大法而无病一身轻、家庭幸福时,江氏集团发动的狂风暴雨般的黑色恐怖,降临到了我们的家庭。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什么1400例,什么不让吃药,什么自杀、自焚等等,让人觉得既荒唐又可笑。堂堂中央电视台居然如此造假、是非不分,更让人心痛的是,太多太多的中国人民都被造谣宣传所蒙蔽,甚至一听说法轮功就咬牙切齿。谁都是在不了解甚至没有听说过法轮功的情况下随意谩骂着。妈妈经过反复的思考,在地方上访无门的情况下,决定去北京说句真话,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功如何使人心向善,只是这一句真话而已。这一决定带来了家人的强烈反对,我们的家庭面临着空前的危机。在当时我知道妈妈很难,每天都是在泪水中度过。

失去亲人的痛苦曾让妈妈完全颓废,精神恍惚,身体极度虚弱,疾病又多,我差点就失去妈妈了。正是这个时候妈妈开始修炼了法轮功,开始懂得了人生的意义,谁知越炼越精神,原本不太和谐的婆媳矛盾消失了,身上的那些疾病也都消失了,对待别人越来越宽容,处处替别人着想,遇到事情都讲随其自然,妈妈的这一巨大变化让我打心底里高兴。想起妈妈的这些变化,我决定支持妈妈。

妈妈总是对我说,“知恩不忘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如果不是法轮功就没有妈妈的今天,我怎么能昧着良心装不知道呢?”突然,我能为有一个这样的母亲而感到骄傲,为了真理义无反顾,忠贞贤良——这不就是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形成的传统美德吗?尽管现在被叫做傻瓜。在漫长的你争我夺,唯利是图中人们早已淡忘了这些品德。人要活得堂堂正正,在肆意造假,无端欺骗百姓的一言堂的屋檐下,如果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社会将被谎言所笼罩,而灾难也会接踵而至、殃及百姓,吃亏的还是百姓啊!

在当时去北京上访是件非常冒险的事,因为很可能被北京的武警当场打死或是被捕后受尽折磨(这是我们地区的警察说的)。

妈妈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旅程。一个柔弱的妇女只是去说一句真话,可谁知还没進信访办的大门就被一帮警察围住。他们连老奶奶也不放过,拼了命的打,根本不分青红皂白。后来妈妈就被抓進去劳教一年,而爸爸也跟别人结了婚。失去妈妈疼爱的我,天天以泪洗面。在家中面对爸爸的不理解和时不时的教训,后母的伪装和假善,面对社会、学校中的压力和种种不顺心我都生不如死。每每回家我都捧着妈妈的照片大哭一场。这一切一切的压力我都挺过来了,因为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每当我伤心难过的时候我都会向内找,按照大法要求自己,想起修炼者应有的宽容和慈悲,再想起妈妈的作风,我就会振作起来,开始宽容对待爸爸和后母的怠慢。李老师要求我们要处处替别人着想,放下自我。遇到任何事,首先替别人考虑,渐渐的我发现我能平衡家庭和学校的关系。大法赋予了我强大的宽容、忍耐和巨大的智慧。无论遇到任何挫折或是别人的谩骂和侮辱我都会宽容对待,一笑而过。在班里我的成绩依然是名列前茅。

面对这一切我依然平静如止水,面对这史无前例的疯狂镇压我越来越成熟,在这场对法轮功的大迫害中,恶人表现出了各种各样的丑恶嘴脸。我决定一直坚定的走下去,用我的亲身经历去结束这场灾难,让更多的世人了解真象。让我们一起做出淤泥而不染的濯中莲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