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参与迫害者打电话讲真象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在法理上,我们体悟到师父心系苍穹众生,师父要慈悲救度一切生命。对于那些自己选择了淘汰的生命,还有被转化后还在帮着邪恶迫害其他大法弟子的人,师父仍然慈悲的给予机会。因此我们也应该向这些迫害者打电话、讲真象,希望他们清醒,停止迫害,挽回损失。

在我们过往的人生中,有无数藉由电话和朋友谈心交流的美好经验,那么现在明白了人生真正意义和看清了未来的我们,是本着一颗要慈悲救度人的心来和人接触,因此哪怕形式不同,也一定会让人本性的一面感到震撼和冲击。在中国大陆,那些把学员抓進看守所、劳教所的公安恶警、协助洗脑的所谓「犹大」,是邪恶操纵直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恶人,在打电话和他们接触时,他们或温和、或冲动、沉默的、害怕的。哪怕接触的时间再短,似乎都有一个过程,被赋予了意义。一切有缘众生的善念善心,都被我们一通通的电话触及,都在醒转。以下谨举几个例子:

辽宁省人民政府的刘先生接到电话,我们谈了约莫半个小时。他没有那种咄咄逼人之势,他听我谈了许许多多的真象,但是他基本上认为反对政府就是违法的,这种观念根深蒂固。就这方面,我谈了很多,希望他再深思。看来似乎我有我的立场、他有他的立场,但我相信有一些东西微妙的在变化着,这也就是我们要讲真象的原因。

向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接话者说:「听到噩耗,白教师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资历这么好,她的死对国家会是多么大的损失。究竟修炼法轮功犯了什么罪?」他似乎很惊讶,结结巴巴说不清楚话语。我说那我再说一遍,他赶忙放下电话。

刘书记办,她仔细的听,我也诚恳的讲。一边讲,一边发正念。「善良的生命啊!你们本来有机会来得法,别再做错,别失去这机会。修炼人在生死面前,仍在证实法,不放弃修炼,他们成就威德,而你们别仅成为成就别人的一根棒子。迫害善良有罪,迫害修炼人罪更大。我们不是听说过“白铁无辜铸佞臣”吗?秦桧夫妇迫害岳飞成为千古罪人」。她默默听完,放下电话。

和恶人打电话毕竟不同于向一般人打电话。过去我总会有让人听到会不会认为我们怪怪的顾虑和执著。在家里,尽管先生也是修炼人,还是怕被对方摔电话、怕说话不能服人。总之,开始时我总觉得最好没有旁人。逐渐我发觉了自己的执著心,怕这怕那的。我决定改变这情况,开始我和孩子们打个招呼「妈妈现在要打个电话,待一会儿可能会投入些、声音大些,希望不要打搅到你们。」孩子们忙不迭的说:「不会,不会,妈妈您请便吧!」

养成习惯,看到需要就打。打过后,我还让一旁的先生说出他的看法,指出我的不足。有一回,我请对方等一下,我让先生也和他谈谈。没想到一举三得,要说的真象说明白了;先生改变了原来的观念,发现帮助人可以这么快乐、回馈这么大;对对方而言,效果也是比较好的。

在打电话中,我们也学到很多;我们常感到唏嘘、感慨良多!为对方惋惜之余,也更珍惜自己能修炼的机缘,同时祝愿对方能重新走回正路。我们发觉,被转化的人很大的问题出于对时间的执著。

魏先生认真的听过真象后说:他是九六年得法的,在劳教所待过两年,这两年才被转化的,一直到现在都还认定最开始所认定的,只是环境不同,每个人一生中所要碰到的事情不同。对他讲过真象后,他说他明白我意思,他也很谢谢我的好意,过去他看到大法弟子出现什么情况,他也是非常着急的。我把师父慈悲仍在等待转告他,他说他会慎重考虑的。

这些被转化的人,过去他们曾在劳教黑窝的险恶环境中表现得很好,但在尚且看不到迫害的尽头、圆满的彼岸时,他们中辍了对真理的信仰和坚持。曾经有转化者在电话中问到:「要等多久?百年、千年、万年?」我说千万年也要坚持下去,一个神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的!我也因此悟到师父为什么不止一次就时间讲法,原来那是人们内心深处不放的执著、最难过的死关啊!

师父还在给我们、给众生机会。我们应该把握好这亘古不遇的证实法的机缘,让自己尽量做得堂堂正正。我们的用心和付出就是在奠定大法觉者威德的基础。

以上一点向还在执迷中人打电话的心得,提出和同修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