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与大陆警察电话讲真象的互动经验


【明慧网2004年6月5日】打公安恶警我通常从「打压是非法的」直接切入,打民宅则从大法洪传切入,效果较佳。由于很多人听到「法轮功」会害怕或对立,因为他们受到江氏集团谎言的欺骗。第二次我就改口说:「我们中国这门功法」,以拉近双方的距离。

第一次若被挂断,我就酌情再打一次或两次(有时会不同人接),并用不同话题切入,也常取得不错的效果,以下举几个实例:

1、 有一次打给监狱,刚要讲大法洪传,就被挂掉,再打过去,接电话的人才听到江××被控告,又挂,第三次问对方,「被你们非法关押的某某怎么样了?」他惊讶的答说:「你怎么知道?」我就从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切入,结果对方听完了真象。

2、 有一次看同修留言,说某头目很邪恶,连挂断三次电话,我就打他手机,接通马上问他:「文革那些积极份子的下场你知道吗?上吊的上吊,被抓到云南枪毙的枪毙。」然后停住,以为对方已挂断,没想到对方竟说:「你讲啊。」我当然就尽情发挥。

3、 又有一次打去司法局,前两次被骂,第三次换另一人接,听一两句,说稍等一下,我要录音,并提醒我抓紧时间讲。

4、 打民宅对方一听法轮功挂断,重打时我改口说:「对不起!刚刚断讯,我打这电话是对中国人的一份关怀,电话费也是我这边付的,我们中国这门好功法洪传全世界的情况,我真的很希望国内朋友知道……」,有时对方也会听完。

有时电话主人外出,接电话的人还告诉我对方的手机号码。有一次一劳教大队长来接后说:「我不认识你啊?怎么他们说你是我的朋友?」我就答说:「我是以一个朋友的立场跟你打这个电话的……」后来对方听完真象。

对公安、恶警家属打电话,我通常用下列方式切入,效果还不错,我会对他说:「我是在一个网路上看到你先生的大名和电话,基于对中国人的一份关怀,我给您打这个电话,请您一定要转告他,对他会有好处……」。

有些公安虽听了真象,但一直辩驳,我会说:「因为你们消息被封锁,我好心把真象告诉你,至于相不相信,你自己理智的去判断,我只能告诉你,我讲的这些话,可以用我的生命做保证。」有时对方说打压是合法的,我就问对方:「你贵姓大名,如果你说打压是合法的,那就可以把打压的经过告诉我,我录个音,等平反后,我送请法院判定看是不是合法?」一般对方就马上静默下来,我就说:「请你去问法律人士看看,有没有人会说在公园锻练身体,打打坐就犯法了?」

有些洗脑班的人,了解法轮功,但故意硬拗,昧着良心说话并故意拖延时间,我也无意恋战,就跟他说:「我知道你对法轮功有相当的了解,今日有缘听到这个电话,请你把握住觉醒的机会,不要再被邪恶所控制,请记住善有善报。」然后结束对话。

很多情况,对方会问:「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如果是民宅,一般回答:「我是随意选号的。」以消除对方的不安。如果对方是迫害单位或人,就说:「这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公布的资料……。」

打电话讲真象是修炼,既然是修炼,那就要千锤百练,持续去做,用心去做。与同修共勉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