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如何做好媒体工作的一些想法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两三年前,为了能够更有力的揭露和抑制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一些大法弟子成立了媒体公司。起初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朴实,旧势力对媒体的控制,使大法弟子被迫害和反迫害的消息不能够为人们知道,所以就需要我们自己来把真象通过公正的媒体传播出去。这个简单的想法,今天看来是实现了,媒体确实在传播大法真象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然而,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我们已开始从反迫害逐渐的在转入了全面的救度世人。那么,在新的正法形势下,媒体如何才能够更好的起到深入的讲清真象、大面积救度众生的作用呢?

在参与做媒体的两年多来,工作决定了我们有机会接触到社会各个阶层的人们,每一个人群,都有着他们自己所追求的、所关心的、所执著的,也都在这个末劫末法的人世间,被许许多多变异的观念所污染着,在自己的“梦境”中奋斗着、痛苦着、寻找着。对于与他们切身利益无关的事很少有精力去关注。

作为做媒体的弟子,往往忙完上班忙出报,还要学法炼功,时间上很难去了解社会上的人们真正正在想的是什么、执著什么,也就更难谈得上怎么样去顺着他们的执著讲清真象了。这样就使我们的媒体始终停留在了一个,针对常人社会的事只是单纯的报新闻(其实只能算是消息),其中加上一些我们希望人们了解的有关大法的活动、事件等。一些新闻方面的专业人士评价我们媒体的整体状态时,直言不讳的指出我们是在应付,在交差,在填版面、填时间,而我们做在其中的弟子心里非常明白,他们说的没有错。

这就造成了弟子办的媒体与社会脱节的问题。可能有很多同修不同意这样的说法,我们不都在报道世界各地的新闻吗?这只是我们表面上做到了一个媒体的外形,但由于我们的媒体没有对一切事件的视角导向,即如何引导人们去看待当今世界上发生的每一件大事,如何把人应有的正的观念,借着这些人们关注的事件,每天一点一滴的,如同一条清澈的泉水,流进干涸的土地(人间),使这里能够获得新生。

一位大陆同修刚刚发来的信上说:观念不破除,讲迫害就起不到好的效果,他会说政治斗争就是残酷的,六四、文革都死了那么多人,你们受点折磨算什么,他根本不当回事。顶多了承认司法部门素质差,个别不法案例也是存在的,但还要加一句,现在中国在这方面已经改善很多了嘛,要看发展……,又進了他的思维圈子里面去了。所以讲真象须要有对付“病去如抽丝”的毅力和耐心,以及外科手术一样的细心才或许能挽救一个人,所以任重而道远啊!

这里讲到的观念问题,真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转法轮》的“论语”中,师父三次用到“观念”这个词,对于修炼的人来讲,不破除观念就看不到真理,那么对人来说呢?目前他们看一切事的观念可以说都变异了,只给他们讲大法受迫害的真象显然是不够的。只有就着人追求自身利益、关心个人得失的观念入手,在他们关心的一切问题上把他们的观念引向真正人应有的人的观念,每时每刻为他们的善心正念复苏而努力,那么他们就是在一天天的离大法近了。当有一天我们告诉他们大法的真象,他们立刻就能明白是什么时,那是我们持久的慈悲和关怀终于在人间孕育出了新生机。

说到这里就还是要回到媒体,一个好的媒体的影响面是巨大的。媒体的头条每天报道的都是世界的大事、热点,是不同行业和阶层的人关注的事件,而今天的事哪一件不是“万古事为法来”呢?我们的媒体曾经在对SARS的追踪报道中,努力告诉人们谎言的危害,以及当权者的草菅人命等,我们借着报道23条,引导人们理解什么是独裁与专制,什么是大众的力量,然而这都是我们觉得与自己有关的事,而对于我们觉得“无关”的事就很少关心和借机引导人们的正念。可是那些事却是很多人关心的,他们的观念在那一件件事中形成,他们的本性也在那纷杂的假相中迷失。作为我们现在有世界最大媒体架子的正法弟子,我们该怎么办?

一个常人在一篇评论新闻的文章中说:“像《纽约时报》的财经部有110多个记者和编辑,每个人都有自己固定跟踪的行业和企业,平时他们的主要工作是搜集信息,做调查研究。一旦某个行业或企业出了新闻,他们就必须拿出一流的稿件。有位编辑说:‘在这里工作,你即便是写一条短短的消息,也必须是专家。’我在美国常驻时还去《读者文摘》编辑部采访过,有关编辑告诉我,他们在选取了别的报刊上的真实的故事之后往往还要再作核对。编辑或是要与原作者联系,或是与文中涉及到的人联系,确认事实没有出入后才能采用。而更值得我们借鉴的是,美国媒体有着一整套相当严格的自我审查机制,特别是对一些重大新闻,如何报道,在什么时候发表,用多少篇幅,怎样评论等等,各媒体都会根据各自的报道风格和理念做周密的计划。这种自我审查已经成了行业规范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内容。”

与其相比,我们的媒体在人中这一面的差距真的是太远太远。当然表面上我们有无限多的难题需要解决,做媒体的同修为了维持这么巨大的工程,已经是全力以赴了,对于看到的许许多多问题和漏洞感到很是无奈;我们没有多少专业人士;我们没有钱招聘专职记者;我们没有时间等等等等。但如果办媒体的弟子都更注重提高职业水准,情况是否会不同呢?

师父在济南讲法中要求我们在常人中要尽量的丰富知识。大法弟子中,各行各业的人才都有,有研究政治的、搞经济的、搞工业的、搞商业的、有研究历史的等等等等,每一个人,能不能都把自己当做媒体中的一个编辑、记者、自由新闻工作人员,关注自己行业中发生的一切大事,及时的结合相关事件,采访相关的人士,把人间的正的理讲出来呢?

举个今天发生的例子,一家社会机构是致力于帮助贫困和失业者重新走上自立之路的,他们第一次召开表彰会,表彰那些在一万多名受援助者中,成功建立自己企业的五名人士。一般媒体的报道思路会是什么呢:这是一件好事,鼓励年轻人要自强自立,贫穷通过努力和奋斗是可以改变的。这听起来好象很对,其实这本身就是人类变异的观念,在师父的《富而有德》经文中,已经讲出了君、臣、富贵的本质在于积德,鼓励人的奋斗其实是在加速人的败坏。如果我们自己不能意识到这种报道角度的变异,我们的媒体报出的东西就不但不能纠正人的观念,反而会促进人的变异。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对社会的影响都是很大的,其实要想救度世人,最首要的还是我们自己的观念要正。那么我们应该怎样报道呢?比如我们可以深挖一下素材,该组织投资了多少,援助了多少人,有多少人成功了,成功人士有什么特质?再通过采访成功者,要其谈谈成功的心理素质是什么,其实一个人能够成功必有其符合宇宙理的部分在其中,那是我们需要挖掘的,这样通过事件本身全面、深入的报道,就在向人们传递出这样的正念:外因是可遇不可求的,成功的本质还是在于我们的心,拥有符合真、善、忍特质的人其实更容易成功。

再如,南韩人质的被斩首,这是震惊世界的事件,人们的无奈、愤怒和悲观不知该向那个方向去疏导,其实这个时候,如果有对历史很有研究的弟子,可以结合历史,写出文章,表达出世间自来就有正邪之间的交锋,正义的力量是无法回避邪恶的挑战的,但神也曾经说过,天欲其亡,必使其狂,恶人其实是从来没有好下场的,从而激励人们维护正义的勇气和决心等。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修炼的形式虽然是多种多样的,但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和力量应该怎样更好运用,也是每一个正法弟子应该思考的问题。师父在《致加拿大蒙特利尔法会》指出“在证实法中、在大法弟子修炼方式实践中,还存在着不足。”我理解很多事情我们只是搭了架子,却远远没有达到应有的气势和影响力。大法弟子是人类方方面面开智开悟的专家学者,如果都能把同修办的媒体,作为自己发挥专长,媒体的影响就会有本质的突破,我们救度世人的脚步也才更有可能跟得上正法的进程。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